第0679章 得了便宜还卖乖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念响 书名:阴阳鬼咒
    珠子随后,纸符中传来一阵阵嘈杂的鬼哭之声,有男有女,简直就是悲惨大合唱!

    秦广王耳朵好使,立刻在其中辨认出了黑白无常的声音,大叫着扑上来:“是黑白无常吗?是朕的爱卿黑白无常吗!?”

    这是好基友吧?张天赐微微一笑,示意大家安静。

    不多久,鬼叫声渐渐停止,但是纸符还在微微颤抖。

    张天赐缓缓展开纸符,那颗珠子,已经碎成了粉末,金黄灿灿的。

    将这些粉末聚拢,张天赐一口吞了下去,这才开始辨认纸符。

    辨认一番之后,张天赐将其中三张纸符,交给了秦广王,说道:“这是黑无常,这是白无常,这是都市王……三个都受了一点伤,要修养两天。”

    秦广王大喜过问,捧着纸符,颤抖着问道:“爱卿,你们还好吧?听到寡人在说话吗?”

    “陛下……我们兄弟还没死……”黑无常的声音细弱蚊蝇。

    秦广王几欲滴泪,急忙将纸符贴身收好,给黑白无常贴身的温暖。

    这一幕,差点把张天赐给看吐了,急忙收起其他的纸符,来到素素这边,说道:“素素,先找个安静的地方,安置思羽。”

    素素点头,和龙虎山兵团的人,一起撤离。

    秦广王大叫:“大真人你别走啊,我还有很多事问你!”

    “陛下先跟黑白无常说说相思之苦吧,我稍后再来,哈哈!”张天赐大笑而去。

    冥界的事,可以慢慢来。但是龙虎山兵团这边,张天赐要做解释。

    大家来到稍微安静点的地方,各自散开,围住张天赐。

    张天赐抬起手,说道:“知道大家有很多话要问,我先简单说一下……我没有入魔,全部是这颗算珠的作用。这颗珠子也很魔性,它吸收了化魔池里的所有负面情绪,而我本身,则吸收了魔力。就是说,这颗珠子让我吸收到的魔力,变得很纯净。

    而且,这颗珠子有强大的聚魂作用。当日在神农架,我挨了蚩尤一掌,如果不是这颗珠子,当时我也会魂飞魄散。都市王和黑白无常,被我镇狱刀劈碎之时,碎魂就顺着镇狱刀,进入了我的体力,凝聚在珠子里。

    我在鬼王鼎里,第一个斩杀的是江城大学的女鬼夏梦瑶,第二个是一个老鬼婆。这两个女鬼的魂魄被收,我才确定了珠子的聚魂能力,所以才敢对黑白无常和都市王动刀……”

    众人听得是目瞪口呆,个个无语。

    张天赐想了想,说道:“大家都知道,这颗珠子来自茅山派。所以……茅山法术,深不可测。茅山派对我张天赐,也有再造之大恩。以后,大家对茅山派的人,还是要尊重一些。”

    大光头不甘心地摇摇头,扫了一眼远处的陈旭。

    张天赐看着素素,说道:“这次回天师府闹了一出,和老张过了手。伏魔殿老张的身份,我已经知道了。老家伙很厉害,也很能装。”

    “他究竟是谁?”素素急忙问道。

    “现在不方便说,回去以后,我会告诉大家的。”张天赐一笑,又道:

    “鬼面人……就是我爹张道玄的魂魄,也被珠子凝聚了,目前在我的纸符里。思羽的魂魄也回来了,只等以后洗去舍得仙的记忆,她还是原来的天师夫人。这次来罗酆山,我们的收获很大。大家都振作一点,开心一点吧。”

    众人欢呼,个个笑容洋溢。

    素素喜极而泣,说道:“表哥,我们什么时候,带着表嫂回去?”

    “我希望尽早回去,去冥界借一点孟婆汤,洗去舍得仙的记忆,让思羽恢复过来。我和思羽在一起呆了几天,发现人的身体,也是有部分记忆的。舍得仙的记忆还在,拖得时间越久,对思羽的恢复越不利。另外,我带着思羽回天师府大闹了一场,龙虎山,也急需安抚一下。”张天赐说道。

    现在的龙虎山,估计也乱套了,人心惶惶是不用说的。所以,张天赐必须回去,让自己的大本营安定下来。

    “那我们这就动身啊!”文倩说道。

    张天赐点点头,说道:“还要和秦广王商量,看这老鬼什么意思。”

    众人商量了一番,张天赐带着大光头和彭晓森,去找秦广王。

    张天赐刚刚动身,恰好遇见陈旭走了过来。

    不用说,陈旭也有很多话要问,这是实在憋不住了,主动找来。

    张天赐点头打招呼,说道:“陈掌门辛苦了。”

    “辛苦倒是无所谓,就是越来越糊涂!”陈旭一摆手,说道:“这到底都是怎么回事啊大真人,我到现在,还云里雾里的!”

    “你问我?我还没问你呢!”张天赐一笑,伸手搂住陈旭的肩膀,和陈旭一起,并肩走向秦广王的军帐,说道:“这都是你们茅山派做的好事,我被你们茅山前辈算计了。”

    陈旭一脸不服,斜眼道:“大真人,别得了便宜还卖乖,这叫算计吗?求你像这样算计我一下,把我算计得跟你一样厉害,求求你了,行不?”

    张天赐哈哈一笑,说道:“关于算珠这件事,我有了一些猜测和推断,等眼下的事告一段落,我还会去茅山,就细节方面,跟陈掌门和老观主印证的。”

    “什么猜测,先说给我听听。”陈旭心痒,问道。

    张天赐偏偏卖关子,摇头道:“现在不能说,天机不可泄露。”

    “这不是吊人胃口吗?”陈旭气得直翻白眼。

    说话间,已经到了秦广王的军帐前。

    鬼兵通报,秦广王和包阎罗亲自来迎接。

    张天赐走进军帐,开门见山地问道:“几位陛下,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大真人恢复了正常,又道行大增,浑身都是神通。接下来,我们肯定是趁热打铁,一举拿下罗酆山,剿灭五方鬼帝和太阴天君啊!”秦广王说道。

    包阎罗点头:“我也是这个意思。”

    张天赐摇摇头,说道:“我觉得,目前应该撤兵才对。久战不下,军心厌战,这时候需要调整。而且,我自己有些私事,非常重要,要立刻去办。”

    ——今天跟大家说几句。

    写作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每天绞尽脑汁,点灯熬油,一天也不敢断更,还经常被读者们埋怨更新慢。

    付费读者的抱怨,我也就忍了,都是我的衣食父母,都在用真金白银捧场嘛。

    但是有些读者,很欺负人!我写了六百多章,他一分钱不订阅,一章不购买,或者付费订阅几章、几十章,也敢抱怨我更新慢!看见这一类读者,我就瞬间不想写字了!我拼死去写,图您什么?

    我就是大街上翻跟头给您逗乐的猴儿,您老也该给我丢几颗花生果吧!

    您一个大子儿都不施舍,还拿着鞭子死抽那只可怜的猴子:“给老子翻跟头,使劲翻!”真的忍心啊!

    写作三年多,我的电脑桌上,常年摆着几个小物件,香烟,红花油,风油精,一杯茶。

    风油精是用来提神的,红花油,是用来揉擦指关节的。三年来不间断的写作,颈椎病和腰椎病,都有了。阴雨天,手指也痛。

    电脑桌上面的白墙,三年下来,被香烟熏成了黃色。为这个,不知道被老婆骂了多少次,就差没让我净身出户了。

    老母亲七十多岁了,身上有些慢性病,和大哥大嫂,在乡下老家生活。我在城里,和家乡距离也不远,五十公里而已。但是春节以后,我只回家看望过一次老人家,还是这次清明,顺便看望的。

    各种辛苦和心酸,我很少提起。

    说了这么几句,只希望大家支持正版,每天三毛钱,我觉得不多。

    当然,您不花钱,我也没意见。但是,请您不要催更和吐槽。对于这些非付费读者,我想说,我真的不欠您的。

    最后,鞠躬感谢各位付费读者,没有大家每天几毛小钱的支持,这本书就写不下去!

    另外,支持作者的最佳方式,是下载QQ阅读app,在上面付费阅读。

    谢谢大家。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阴阳鬼咒》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阴阳鬼咒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