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阴险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正月初四 书名:美人持刀
    

    庄柔把压在身上的人翻过来,一看果然是陈沐风,他现在被人打的是惨不忍睹,脸都肿成了猪头。马德正能一眼就认出来,真是神人了。

    他的手搭挂着,有个地方很不自然的扭曲,断了。

    “姐儿…我给你丢人了。”陈沐风挣扎着挤出句话,便昏死过去。

    庄柔赶快摸他的颈部,脉象还有,但她不是大夫,也不知道情况到底严不严重。

    酒楼中依旧传来打砸声,倒是有几名一直跟着陈沐风的衙役,从楼中带伤逃了出来。

    他们看到庄柔后,顿时连滚带爬的扑了过来,“大人!陈公子让卫所千户的人打了!”

    “卫所!”马德正赶快回头,表情惊恐的看着庄柔,他们这些应捕哪里会是那些人的对手。

    庄柔也抬头,却很冷静的说道:“马上把沐风送到最近的医所,找个大夫给他先救治。再派个跑得快的回去禀报大人,如果他死了,洪州州府谁也别想再当官了!”

    “是!”马德正也不敢耽搁,在庄柔和陈沐风之间,他果断的选择了陈沐风,立马派了名腿脚好的衙役回去报信。

    然后把路边店铺的门板抢过来,叫两人把陈沐风搬上门板,抬着就向最近的医所狂奔而去。

    庄柔没进酒楼,楼上已经没了声响,看了看逃出来的应捕,只是些皮肉伤,便问道:“对方有多少人,现在我们的人还有几个在里面?”

    “大人,卫所的人有五个,我们有九人,现在还有四人没逃出来。不过卫所的人就打陈公子一人,我们是去救他是被打的。”衙役们气愤的说道,陈公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大家都得完蛋了!

    这时,二楼破损窗口处,有个人站在那晃了晃,似乎是往下瞧了瞧,便又消失掉。

    庄柔便吩咐道:“上面的人要下来了,你们靠边站着,等人下来后你们就上去看看兄弟们的情况。如果伤的重了,就马上去就医,医药费有我出。”

    她看了一眼,刁一和吴仁药都没逃下来,应该是深知京城权贵的手段。陈沐风被踢下楼,他们死也得死在楼上,逃下来可就麻烦了。

    “多谢大人。”衙役们赶快退后,站在了酒楼外不显眼的地方。

    街上百姓比谁都机灵,酒楼周边的街道上除了他们这些官差,其它人早就跑光了,全远远的在街那边看着。

    趁着人还没下来,庄柔低头想了想,拿出手套戴了起来,然后手一背抬头面对酒楼等着。

    “哈哈哈,你们看他那废物样,被老大一脚就踢下来了。”

    “还敢吓唬人,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性,带几个衙门的狗腿子就狂起来了。”

    “再来多少帮手都没用,全是些酒囊饭袋!”酒楼中传来喧哗声,一群人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

    那是五名健壮的男子,五人都身着常服,只是领头那名三十多岁的男子,腰间挂了个腰牌,上有千户两字。

    庄柔带的人不多,这时一半多都被派了出去,剩下的那些伤者还要等着救上面的兄弟。乍一看,她就向是孤身一人来寻仇似的。

    走出酒楼的五人停了下来,后面四人瞧着她就笑起来,“这州府是没人了,连女人都叫出来做应捕,全是一群软蛋!”

    “回家嫁人生孩子去吧,学人当什么应捕,笑话。”

    “你爹怎么没打断你的腿,任你出来抛头露面,还有没有妇德。”

    那千户一摆手,嘲笑声便落下,他也哼了声不屑的说:“你们州府还管不到我们卫所,别以为你是荫德郡王的人,就可以在洪州翻天,我们可不吃这套。”

    “这么说,你是故意来给我们下马威的?”庄柔看着他问道,“身为洪州卫所的千户,消息如此灵通,不可能不知道刚才所打之人是吏部尚书家的公子。”

    她冷笑了一下,“看来洪州指挥使这是想插手朝廷的任命,对吏部指派官员到此很不服,所以寻机重伤陈家公子,以此来表示不满。”

    “我就要奇怪了,如果是兵部往你们这里插人,不满还说得过去。这吏部派来的人又不管军事,你们卫所急巴巴的来得罪人干嘛?”庄柔最擅长的就是思路广,反正什么事先往罪大里说,以后再慢慢的减。

    韩千户皱了皱眉头,阴冷着脸喝道:“胡说八道,这只是寻常斗殴而已,和朝中六部有何关系!”

    庄柔挑了挑眉,“那你给我一个,在明知道对方是吏部尚书儿子的情况下,你还把他的骨头打断,从楼上扔下来要杀死他的理由?”

    “那只是打斗中的意外,大家都是热血男儿,这有了争执就动手,技不如人就诬陷,果然是文官之后,狡猾无比。”韩千户发现这个女人有些纠缠,要是直接派人过来抓他们,还正好可以打倒他们离开。

    现在她就一个人站在那,也不肯动手只动嘴皮子,口口声声中似乎想把事情闹大。

    听了他的话,庄柔便笑了笑,抬头看着他说道:“文官之后?陈家九公子刚才掉下来,已经断气了。”

    “死了!”韩千户等人一愣,那小子长的如此壮实,怎么这样就死了!

    庄柔露出一张阴险的笑容,奸计得逞般的说道:“下手干净利落,不留半丝生机,可见对方从一开始就抱着置人于死地的想法。”

    “朝廷斗争波及到此地,也是让我万万想不到。不过既然你们听了上面的命令,刺杀了吏部尚书的公子,想必已经有满门抄斩的准备了。”

    “所以,现在就按你们计划的那般,跟我到州府衙门做个死士吧。”她伸出满是倒勾闪着寒光的手,对着他们做了个请的手势。

    韩千户从未见过如此卑鄙无耻的人,往前大跨一步,怒不可遏的喝道:“好一张颠倒黑白的嘴,不去拱卫亲军中做鹰爪真是可惜你了!”

    庄柔直视着他的眼睛,毫不示弱的应道:“你怎么就知道我不是呢?就算在此杀我灭口,此事我已经派人通知知州大人,你们只有三条路可以走。”

    “要么跟我回洪州衙门,或是杀掉我扔下家人送命后逃亡天涯,最后还有一条路,叫上你的指挥使兵变。”

    “你有病啊!”韩千户怒不可遏的喝道,那四人也懵得一头雾水,事情怎么和他们想的不一样啊!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美人持刀》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美人持刀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