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熊孩子王贵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魔冥王 书名:风起天水朝
    姜德顿时又松了口气,才十年,自己还有不少的时间呢,谁都知道,这徽宗虽然是个昏君,但却也坐了皇帝二十多年,要不是后来金兵南下,他还不知道要继续坐几年天下呢。看来自己还有时间,不过现在自己也是一个小孩的样子,也不知道**力量还剩下多少了,这老爹说什么技术失误,八成是故意剥夺了自己的**力量。

    “姜家小哥,你说你是从天上来的,那么有什么神仙手段吗?”王贵却是一个好奇宝宝一般的问道。

    姜德看了看自己的数据,此时积分7,大概是救了自己的这些人表达的善意。但这些积分根本无法启动系统,要最快速度启动系统最好的办法就是利用以物易物的功能了,姜德笑着说道“神仙手段说不上,不过一些小手段还是会的,哥哥给你变个仙法吧。”

    王明也好奇的看着姜德,姜德看了看四周,看到个椅子,便走过去,用手拿着,想了想又对王明说道“王员外,我的手段会让这椅子消失,不介意吧?”

    王明连忙说道“无事,无事,小哥自便便好。”说着,也瞪大了眼睛盯着姜德,看他会做出什么样的惊人之举。

    姜德微微一笑,心中默念“兑换此物!”

    “兑换宋式鸡翅木圈椅,是否确认?”

    “确认!”

    “获得积分1点,兑换完毕!”

    在王明的眼中,只感觉自己的眼睛一花,那椅子就不翼而飞了,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王明和王贵不禁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感觉不敢相信自己眼中看到的一切。

    姜德却不禁摇摇头,他刚刚还抱着万一的希望,觉得这个东西好歹是宋代的家具,说不定可以算是古董,但现在看来,兑换系统中根本没有什么古董的概念,或者说此时的东西不能当做古董兑换,本就是普通老百姓的家具,哪里值得什么钱,就一个积分,真的是...太抠了。

    王贵走上前,在空无一物的原椅子的地方挥挥手,惊讶的说道“真的没了啊!”

    王明看姜德的眼神顿时多了几分敬畏的说道“天人果然是神仙手段啊。”

    姜德挥挥手笑道“这个是雕虫小技,而且我只能变走,没学全,变不回来了。说了别叫我天人了,这个事情也别对外面说,万一被有心人说我是妖怪可就不好了。”

    王明点点头,对王贵也叮嘱了一番后,似乎想起什么一样说道“这倒是我失礼了,姜家小哥躺了数日,肚中必定饥渴,待老夫安排一下,贵儿,你也嬉闹了许久了,还不快去学堂上课!”

    王贵吐了吐舌头,连忙一路小跑的溜走了,王明也对姜德施了一礼后离开,姜德坐在房间里,开始检查其自己的身体起来,跳了跳,才一米多高,用力一拳打到桌子上,只感到自己的手生疼,完了,身体和普通人类一样了。

    姜德叹了口气坐到床上,摸了摸床,却也是生硬的让他一阵难受,刚刚还没感觉,现在想想,自己以后都要生活在没有电脑,没有动漫,没有小说,没有灯红酒绿,出个门还得骑马的时代...这可这么熬啊,姜德不禁抓了抓脑袋,只觉得人生...好像趣味不多了。

    “不行,得想办法多搞点积分,早点回去,穿越古代说的好听,真的生活哪里活的下去啊,也不知道老爹那些日子都是怎么过来的,对了..老爹穿越的时候什么都可以带,哪里像自己这么苦逼,听说二娘就是被一块巧克力搞定的。”姜德自言自语的说道。

    在另外一个时空正在和赢天麟喝酒的姜诚不禁打了一个喷嚏。

    “姜家小哥,饭食已好了,快趁热用吧,等用完,我带你去村子里看看。”王明进来对姜德说道,一个侍女打扮的人端了一碗面进来。

    姜德应了一声,便拿起筷子吃了起来,面是白面,汤喝起来没有多少油,上面有些青菜叶子和一个剥好了的鸡蛋,却也不错。

    王明笑着说道“我听人说,这人久饿后不能吃的太多油腥之物,故只让上了些清水寡面,待小哥身体恢复了,再请你用一些我们当地的美食。”

    姜德笑着拿着旁边的布巾擦了擦嘴巴说道“这倒是有些道理的,王员外,我们出去看看吧。”

    王明点点头,带着姜德出门,姜德长期在后世科技时代生活,却是对这充满了古风的村落充满了好奇。却看到古树高低屋,斜阳远近山,林梢烟似带,村外水如环,好一派田园风光。

    “这一片都是我们三家村的田地,现在正是春天,大伙都在耕耘,希望今年也能有个好收成啊。”王明站在一个小山坡上,指着下面对姜德笑道。

    “王员外,你们这里为什么是你们三家啊?我以前听到的村子都是大部分一姓的。”姜德擦了擦汗说道,这走了一路,却也有些累了。

    王明微微一笑,眼目中陷入回忆的说道“我们三家倒大都不是本地人士,我们这三家村共有三个员外,都是结义兄弟,我们三人年轻时也凭着一把子力气在西军与那西夏为敌,那一场好厮杀,杀的西夏贼人不得不遣使谢罪,请命乞和。官家当时身体已有不适,便没有继续追杀,边境平复,我兄弟三人也得了不少赏金,回到家中,尽取家眷,在此落户,故此地大都是我们三家,但也有一些落难至此的我们也收留了。”

    姜德没想到这个看上去温文尔雅的王员外原来还是个厮杀汉,敬重的拱手说道“没想到王员外之前还是卫国勇士,倒是我失敬了。”

    王明奇道“姜家小哥难道不会瞧不起我们这些厮杀汉吗?”

    姜德自然知道王明在想什么,回想历史,不禁哈哈大笑的说道“仗义每从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文人是很伟大,他们传承着我们的文化、历史、思想、艺术,如果没有他们,我们连我们的祖宗是谁都不会知道,但是并不能因为这些而鄙夷武人,如果没有武人对国家民族的保护,哪里会有百姓安居乐业,文人吟诗作对的日子呢?他日异族入侵,让那些文人用笔杆子能退敌吗?就算是李白重生,杜甫在世,也没法用几句诗词退兵吧?”

    王明惊喜的问道“难道说在天...在小哥那边,文武的地位是一样的吗?”

    姜德点点头说道“那是当然了,甚至在很多时候,军事是优于行政的。”

    王明还想再问,一个家丁急急忙忙的跑上来说道“不好了,老爷,不好了,公子下课回来和王安下棋,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发火,正在追打王安呢。”

    “啊?这还了得?”王明顿时火道“王安当年也是和老夫在西夏厮杀过的兄弟,这小子越来越无法无天了!”说着对姜德拱手说道“小哥,这倒是打搅了你的雅兴。”

    姜德摇摇头说道“我们快去吧,不要出了什么事情才好。”

    村子本来就不大,几人快步往回走,正好看到王贵拿着一个棋盘追打一个抱着头的中年男子,那男子手上还有鲜血,看的王明顿时火冒三丈,大吼道“畜生!!”说着,眼睛转了一圈,也没找到什么趁手的东西,便干脆上前抓住王贵就打道“你这畜生,小小年纪,居然敢如何无礼,再过几年,还不得害人性命,我还是今日便把你打杀了,省的他日受你牵连!”说着就要打王贵脑袋。

    姜德连忙拉住说道“王员外息怒,这脑袋可不能乱打,会出事的。”

    王贵吓得脸色发白,趁着这空挡一个抽身就跑了,倒是让姜德看的连连点头,这身手,是个练武的材料啊,不愧是王明的儿子。

    王明跺跺脚说道“今日不教训他,他日还不知道会做出何事呢!”说着对王安拱手说道“老弟莫要见怪,我今日必定为你报仇!”

    王安哪里愿意王明真的打王贵,他也是厮杀汉出身,要不是舍不得伤到王贵,一个七岁的少年,哪里是他的对手,连连劝道“少爷还年少,他日好好教导就是。”

    王明气的吹着胡子说道“还不好好教导?都请了几个先生了?你们都不要拦我!”

    姜德看着这一出大戏,也觉得有趣,但看到王安头上的血,本就不喜熊孩子的他也希望能给王贵一个教训,便笑着说道“要教训打个屁股就好,那里肉多,别打脑子,真的会出事。”

    王明犹豫了一下说道“那就打屁股。”说着进屋,找到个木棍,甩了甩,直有呜呜风响,看着那棍子,姜德差点晕倒,那棍子足有腕口粗细,这王明是把军队里的那一套学来了。这一棍下去,那王贵还不知道以后能不能正常出恭了。

    王明快步往里走,这时王贵已经跑到了后院,一边哭一边喊道“娘,爹爹要打死孩儿了,快救孩儿啊。”

    一个妇人走出来抱住王贵,一边心疼一边劝慰道“不要哭,有我在此,你入屋躲避一会。”又让丫环拿些果子给王贵吃,正说着,王明怒气冲冲的走了过来,妇人连忙出门,关上门后走上前拦住说道“你这杀才,这是要做什么?”

    王明看了看四周吼道“这小畜生做的好事,他在何处?今天我非得给他个教训不可!”

    妇人也不回,先是用力一推王明,然后大哭起来“你这个老杀才,前几年今日说无子,明日言少儿,好不容易才有了贵儿一个独苗,为着什么大事就要打杀他?这粉嫩的骨头哪里禁得住你的打...还拿着这样吓人的棍子,罢罢罢,今日不如我就先和你拼了,你先打杀了我,也省的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煎熬难受。”说着就一头向王明撞了过去。

    王明是推也不是,打也不是,周围的丫环连忙上来拉的拉,拖得拖,姜德、王安这时也赶来,看到这一幕,哪里还猜不到是怎么回事,姜德开口说道“王员外,先别打了,王安的伤要紧。”

    妇人看到王安还在冒血的头和手上的鲜血,顿时惊道“这是谁伤了王安?”

    王明跺着脚哼道“还能是谁?你的贵儿!”

    一句话又让妇人不开心了,叫道“就是我的,不是你的?你个杀才?难道还怀疑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不成?”说着又要上前拼命。

    王明气的无奈,姜德拉着说道“王员外莫要再说,此事还是罢了吧,等以后好好先和夫人说清楚,在想他法教令公子。”

    王明不敢用力,生怕伤到姜德,只说道“罢罢罢,你如此纵容于他,只怕误了他的终生啊。”说着棍子一丢,背着手往回走了。

    妇人听得这句,看着王安头上的血,也不禁陷入沉思,王安也在几个丫环的帮助下退了下去,只等有郎中前来。

    王贵大概是听到外面吵闹声停了下来,打开门刚好看到姜德,顿时喜道“姜家小哥?你怎么在这里?我爹爹不在了吧?”

    妇人听到王贵的话,看向姜德,感觉有些眼熟,但又一下想不起来,问道“姜家?何处的姜家?”

    王贵连忙说道“就是几天前,我和几个小哥拉回来的从天而降的小哥,他还会仙术呢,哦,爹爹不让我说的。”说着,便捂住嘴巴,瞪大了眼睛看了看四周。

    姜德翻了一下白眼,让小孩守住嘴巴的确是难啊。

    妇人顿时打量起姜德起来,姜德此时还是短发,在妇人眼中感觉极为怪异,她疑惑的问道“仙人?不知道有何仙术?”

    姜德挥挥手说道“没什么仙术,夫人不用当真,倒是王贵,你为什么要打王安啊?还下那么重的手,你可知头部是人的重要器官,一旦受到重击,很可能一命呜呼?”

    大概是觉得的确要说说王贵了,妇人也说道“姜家小哥说的极是,万一你把人打杀了,惹上官司,让我和你老父亲如何是好啊?”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风起天水朝》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风起天水朝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