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章 我有婚约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钟聚祥瑞 书名:逆清
    在草草的打扫了现场之后,李克清便带着秀才张元松一起清点损失,除了手下的伙计一死一伤外,装载银子的马车并未受到波及,三辆马车也完好无损,另外还缴获了七匹马和几把腰刀。

    李克清吩咐张元松做好记录后,便下令将死伤伙计的遗体送还给其家属,抚恤金按照当下惯例的三倍给予。

    继续上路后,李克清并没有选择乘坐马车,而是从缴获的几匹马中选了一匹品相较好的马当做坐骑,并要求刘信跟黄兴汉也要骑马不许乘坐马车,虽然不明白李克清为什么要这么做,不过想来肯定有他的道理,刘信和黄兴汉只好弃了马车,各自牵来一匹马尝试骑了上去,三人包括李克清在内都是农民出身,最多骑过骡子,哪里骑过马,废了好大一会儿功夫,马没骑上,洋相可出了不少。

    幸好有会骑马的朱兴在一旁耐心教导,李克清等人才慢慢的掌握了要领,虽然还不到游刃有余的境地,但总算会骑马了不是。

    李克清主动学习骑马的原因主要还是考虑到以后行军打仗需要骑马,并且就算要逃跑,骑马也更方便,哪会像今天这样轻易而的就被几个马匪围住,差点丢了性命。

    路上,李克清与朱兴并排而行,期间自然谈及了朱兴忽然前来的原因,朱兴也不避讳直接了当的说道:“实不相瞒,这次我来找你是想把我的两个徒弟托付给你,让他们在你手下做事,还请李兄一定要答应我。”

    言罢,朱兴便扭头将跟在后面的两个年轻后生唤到了身前,并将二人引荐给李克清,对于比自己年长不了多少的李克清,两个后生并没有想象中的倨傲,下马对李克清恭恭敬敬的行了大礼,李克清见状也连忙下马扶起二人。

    经过朱兴的介绍得知,身材较高的那个少年叫做齐林,矮些的那个名叫文启荣,二人都是自幼加入混元教,且是朱兴一手带大的孤儿,乃是朱兴的爱徒。

    听朱兴说要将他的两个徒弟托付给自己,并听从自己的调遣,李克清难免有些疑惑,便笑嘻嘻的问道:“朱兄,我看你这两个徒弟气度不凡,而且身手都挺不错,跟着我这个‘掌教元帅’岂不是大材小用了。”

    “是不是大材小用,当然要看李兄你怎么用。”

    朱兴似有深意的看了看李克清,然后压低声音道:“李兄,不怕告诉你,其实我觉得我的这两个徒弟如果在你的手下干会比在混元教更有前途也更安全,所以,这次我来带他们来的目的就是想让他们在你手下做事。”

    末了,朱兴还来了一句:“李兄,我很看好你哟!”

    “看好我?”

    李克清差点从马上摔了下来,心里嘀咕,虽然我承认我比混元教更会赚钱,也比混元教更会和官府打交道,同时也是个坚定的反清拥护者,可是你哪只眼睛看出来呆在我手下比混元教更有前途更安全?刚刚的前车之鉴不就是有人花钱要我的命吗?要不是你们来的及时,小爷我早就一命呜呼了,这前途更是无从谈起啊!

    李克清轻咳一声,尴尬道:“咳...朱兄,让你的爱徒在我手底下做事,你可考虑清楚了,我李克清朋友不多,可敌人倒是不少,比如今天就有人要我的性命,要是哪一天护不到爱徒的周全,要我怎么跟朱兄你交待啊!”

    朱兴仿佛对这些话早有准备,满脸堆笑道:“嘿嘿!我这两个徒弟的身手在混元教也算的上是好手,你要是信得过,大可以让他们保护你的周全,要是他们因为保护你出现什么意外,那也是他们学艺不精,怪不到李兄你的头上。”

    “......既然如此,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虽然李克清不知道朱兴到底打的是什么算盘,所说的话到底有几分真实,不过按理说朱兴应该不存在谋害自己的心思,李克清心想身边多两个懂武功的好手也不错,至少以后遇到危险不必像今天这般狼狈。

    一路平安回到了刘湾村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朱兴并没有进村,而是婉拒了李克清热情的相邀,在交待了齐林和文启荣两名徒弟一些事情之后便离开了刘湾村。

    带着几名手下刚走到自家门口,院里就传来了一阵女子的哭闹声。

    “爹爹,爹爹,我不走嘛!我要留在这里给克清哥哥做媳妇。”

    “什么?给我做媳妇。”

    就这样,李克清刚准备踏进家门的一只脚就吓得收了回来。

    “人家李克清都有婚约了,你还在这里丢人现眼作甚,快跟我回去。”

    紧接着的是一个男子粗犷的教训声,似乎对女子刚才的话表现的非常生气。

    “咦?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思虑再三,李克清决定进门一探究竟。

    面对院子里忽然多出来的李克清等一群人,院中的人仿佛都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女子也停止了哭喊。

    “李克清?”

    “高屠夫?”

    怪不得刚才的声音有点耳熟,原来是高屠夫上自己家来了,此时,高屠夫的手正拉拽着一个高大健壮的女子,鳝鱼眼睛蒜头鼻,厚厚的嘴唇黑黑的脸,胖乎乎的,给人一种特别踏实的感觉,正是高屠夫的女儿高兰英。

    “爹爹,他就是你所说的我的未婚夫李克清吗?”

    高兰英扑闪扑闪他那双小眼睛紧紧的盯着李克清,就像老虎盯着猎物一般,忽然对着高屠夫大声叫道:“爹爹,我就喜欢李克清这种类型的,今天我不走了,就住这儿了。”

    “胡闹,快跟我回去!”

    说罢,高屠夫又用力扯着高兰英往门外走,可高兰英硬是拉住门栓,一动也不动,嘴里拼命哭喊。

    我擦,原来之前大哥给我说媳妇就是她?高屠夫的女儿?这模样也太...太与众不同了吧!

    看着频频对自己暗送秋波的高兰英,李克清心中不免异常庆幸,幸好之前高屠夫过来跟自己家退了婚,要不然这一生可就毁了...。

    最终,不屈的高兰英还是被自己的父亲高屠夫给强行带走,直到高兰英的哭闹声隐隐从耳中消失,李克清才回过神来。

    “大哥,高屠夫怎么会来我们家?”

    “高屠夫今天一大早就带着他的女儿高兰英到了咱们家,向咱们家赔礼道歉,说之前退婚全是因为被贾安、陆三等人给逼的,现在想和咱们家恢复婚约,不过我没答应。”

    李克清点点头,心里嘀咕,没答应就对了,咱们家可不是菜园子门,任谁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那高屠夫定是见我做了保正,有些后悔当初轻易退婚,上门来求亲来者,像是想起了什么,李克清疑惑道:“刚才高屠夫说我已经有婚约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看了一眼满脸不解的李克清,李克元缓缓说道:“前几日你不在家的时候,我已经代你向杨德财家的闺女杨秀娘提亲了,聘礼已经下了,成亲的日子也已经选好了,就在下月二十八。”

    “什么?下月二十八我就要成亲了,对象是杨铁的妹妹杨秀娘?”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婚事,李克清当场愣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自处。

    当听到李克清和杨铁的妹妹杨秀娘定了亲,刘信跟黄兴汉还有新近加入的齐林、文启荣不明就里,以为李克清被突然的好消息给高兴傻了,愣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于是,纷纷上前对李克清表示祝贺,此时,李克清才反应过来,立马向李克元表示了反对,弄得刚刚才上前祝贺新婚的刘信等人一脸的尴尬,马屁拍在了马腿上,打脸!

    “我不娶,我的婚事应该由我自己做主,大哥你怎么能不经过我的同意就随便给我定亲呢?”

    看着一脸不情愿的李克清,李克元哼哼说道:“婚姻大事,父母之命,父母不在自当由我这个当大哥的做主,再说这聘礼都已经下了,成亲的日子也选好了,整个刘湾村都已经知道了,别以为你做了保正就可以不认我这个大哥,在婚姻大事上可由不得你使性子,那杨家的二闺女长的又水灵,人也乖巧懂事,哪里不好了?”

    “不是说秀娘不好,只是请大哥你尊重一下我的意见好不好,不要趁我不在家就胡乱帮我做决定。”

    李克清此刻也认清了现实,这婚肯定是结定了,只是作为后世穿越而来的新时代青年,习惯了自由恋爱,对传统的包办婚姻有些抵触罢了,仔细一想,杨秀娘那姑娘其实也挺好,模样长的也挺周正,人又乖巧懂事,确实是属于贤妻良母型的,也是李克清比较喜欢的那种类型。

    这时,一直没开口说话的大嫂刘陈氏劝慰道:“清儿,你大哥也是为了你好,你可知道这秀娘的贤惠之名在十里八乡都是出了名的,不知道有多少青年小伙儿上杨家提亲,你大哥为了帮你娶个好媳妇,这才帮你定下的亲事。”

    刘陈氏的一席话使得李克清自知有些理屈,想通了其中的缘由之后,随即向李克元拱手抱歉道:“是我误会大哥了。”

    “二哥要是娶了秀娘姐,那就太好了,以后我无聊的时候,就有人陪我一起说话啦!”

    三妹李夏荷此刻倒没有考虑那么多,只是想到以后多了一个同龄的嫂子,不会像以前那样寂寞了。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逆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逆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