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天下商城(三)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奈何妖 书名:凤栖
    龙游天下客栈内景布局简单,几颗参天大树,小池碧荷,但却又非常奢侈,玉裹的栋梁石柱,陶瓷器物,这里每一样东西都价值不菲,走过小桥,便看见里面站着的小官,小官面容冷峻,十分谨慎。可能是因为太子劉祁的到来,表情才稍微有了一点生气。而今邀约前来的客人,都是非富即贵,非官即商身份显赫的大人物。进入内殿后九儿便被一名少年男子招待到二楼大客厅内,进入房间后,九儿便闻见扑鼻而来的香味,内屋更是香气弥漫,映入眼前的是一道牡丹屏风,里面偶尔会有细小的水流声,细瞧,就可以看见里面有一个人影。虽然隔着屏风,但依稀可见男子纤细的身子。九儿无奈的走到一旁坐下。男子低声道:“司徒公子,今日冒味请你前来,是想请你帮我救一个人……”

    九儿倒上一杯茶,放在鼻子前闻了闻,满意的泯了一口道:“凭我一个无名小辈?”

    “我知道你是谁?”苏青起身,披上一件紫衣外套,从屏风后面走出来,神情悲伤的看着九儿。九儿放下手里的杯子,抬眸看向他,苏青道:“大国宰相第四子。如果是你出手相助,他们必不敢拿你怎么样。毕竟,大国是天下第一强国!”

    “哼!”九儿表情缓和的看着苏青,面前的人虽然美丽,却眉头紧皱,眼中没有丝毫朝气,这模样男人看了都于心不忍,更何况她一个女的!问道:“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只见苏青赤脚向九儿走来,九儿微微仰头,嘴角上扬,看着楚楚可怜的苏青,一步一步向自己逼近。下一个瞬间苏青便伸出芊芊玉手抚上九儿的小脸,闭眸向她嘴唇吻去,九儿见他眼中的泪芒,冷漠道:“可以了!”

    苏青身体僵硬的瞧着九儿,难道是他做的还不够?明明他把书中所描绘的都细看了……九儿语气冷漠道:“你还是另寻他人吧。”

    “您可是在怪我那夜……”苏青见九儿一脸冷漠,一下子像泄气的皮球一样瘫软在地,只恨他出生平凡,不是身在官宦之家!如今流落红尘,成为一个卑微的伶人,苏青语气平淡的说:“我会派人送您回客栈。”

    “不用。”九儿瞥了一眼坐在地上的男子,冷漠道:“是我太高看你了。”

    苏青依然苦涩一笑:“高看?呵呵……,不过是一个红尘戏子罢了。”

    “你好自为之吧。”九儿伸手拉下帘子后走出房间。而房间门外早已经有人恭候多时。洵看见九儿出来,立马上前咧嘴笑道:“这么快?”

    “有什么事?”九儿直接向三楼走去,闻着肉味,应该是在三楼。她可是半天都没吃东西!饿死了。洵看九儿急匆匆的向三楼走去,默默的跟在身后!八卦道:“你知道那屋内的人是谁吗?”

    “他可是太子的客人,如今你一来便虏获了美人芳心。”洵跑到九儿前面,一边跟九儿说话,一边倒后上楼梯。九儿没心思理会,直接略过他向烤肉区走去。洵看着走远的人,邪魅一笑。跟着刚刚上来的司徒慕云向宴会大厅走去。司徒慕云见嬉皮笑脸的洵没有多说什么。宴会大厅内坐满了人,慕云寻到一个稍微安静的地方坐下,不一会儿小官便呈上佳肴,丰富而美味。太子与众人举杯道:“各位今日前来,本太子非常高兴!先干为敬。”

    a说:“哈哈哈!应该的……”

    c说:“哈哈哈哈哈!”b说:“说的那里的话!哈哈哈……”

    “本太子在边境抓到一头雄狮,此恶狮十分凶狠,今日想让能者代本太子驯服这只野兽。”太子把自己桌子上的金银珠宝推泄在地上,不屑一顾的说:“这些便是奖品!还有……”两个侍卫抬进来一个大笼子,笼子里关了一个女子,女子虽然蓬头垢面,但身材十分丰满,收拾干净后这女子活脱脱的大美人一个。在场的男人都跃跃欲试,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洵冷漠的瞥了一眼笼子中衣不蔽体的女人,拳头微握。司徒慕云便是自顾自的喝酒,此行真是失策。

    一番食饱酒足后,太子便带领众人向四楼走去,四楼呈环形,一共有六层,最低层便是作战场,众人入坐后,侍卫放出狮子,狮子出笼便咬死了一个侍卫,另一个侍卫惊吓晕倒在地,但依然狮子咬断了他的骨头!这一幕把围观者的兴致点燃,另一个侍卫把女人悬挂在角斗场半空中……狮子不停的向笼子撞去,朝她厮吼!以示威严!!!

    女人害怕得瑟瑟发抖,甚至手背被自己咬出血都没发觉。然后一群手持长枪的男子走到狮子背后,领头的是一个中年男人,狮子速度迅猛,三两下就把他们击溃……九儿坐在第三层中间位置,笼中女子背对着九儿,九儿却紧盯着牢笼中的女子背上的纹身,一条长有翅膀的黑蟒。九儿手指抚过红润的嘴唇,翘起二郎腿痞气十足的道:“罗刹!”

    突然五层入口处出现一个绿衣男子,男子一脸茫然无措的跑到司徒暮云身边,焦急的附在慕云耳边细语,司徒慕云脸色变了变与洵对视一眼二人便跟着叶成语走了出去……九儿瞥了一眼他们的背影便从位置上站起来,心里想道:这件事情,司徒慕云还是不要牵扯进来为好!九儿看了眼笼子里的可怜女子,跨上横栏,从腰间取出匕首向笼子飞去,立于牢笼上,众人纷纷侧目,劉祁看着那抹身影,嘴角上扬。九儿打开铁笼子的门,女子一脸疑惑的看着向自己伸出手的如玉少年。九儿冷漠的看着她问:“跟我走,如何?”

    女子点头:“…嗯…”

    九儿看了眼下面发狂的狮子,匕首一转在女子手腕上割了一刀,女子疼得呲牙……血液滴落在地上,狮子警惕的跑过来闻了闻,九儿眼中的笑意看得女子心底一惊。匕首一转割断绳子铁笼直接砸在狮子背上。然后拉着女子向出口跑去……这一举动让在场的人都傻了眼!只有角落里的白衣男子笑道:“精彩。”“王爷,你可别说……”一旁的随从思索着道:“瞧着便觉得像宰相家的四子?可能是小的眼花了!”

    “哦?”男子倒上一杯酒,饮了一口。宰相的四子他倒是早有所耳闻,名闻大国的第一病态美男子,但,这人瞧着却武功了得,胆识过人!一点没有病殃殃的样子!随从顺着白衣男子的眼神向角斗场出口看去,人早已经走了!说道:“王爷,小的立马去查。”

    “不用。”白衣男子打开折扇,狐狸眸子微凝,大步流星的向门外走去。他既然敢夺太子的东西,那么一定会名声大震,到时候自然就会知道他是谁。不过,希望下一次见面他还活着!

    “不好了……不好了……”一个蓝甲白衣的小官找到白衣男子后焦急道:“王爷,云将军之子昨夜失踪了!”

    “哦?”白衣男子不紧不慢的应声,眼眸却十分冷酷的俯视着跪在地上的男人,声音低沉道:“可有线索?”

    “小的昨夜派人四处找了,什么都没有找到。”男人一脸惊恐的回答。低头继续道:“小的……被…被人打晕了……”白衣男子冷厉的看着跪在地上不停发抖的男人,只听他继续说:“醒来时衣服被脱光了,并没有看清那人模样。”

    “喲,这不是大忙人,劉…哦不…顾子衿,顾王爷吗?”一黄甲白衣五官俊朗的长发男子走到顾邪身旁,眼中流露出嘲讽之意,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男人,道:“今儿怎么有空啊?”

    顾子衿素手一挥,随从把跪在地上的男人扶了起来,他虽然一向以公务在身回绝别人的邀约,但谁都知道他一个南国质子不过是个摆设。顾子衿眼眸微凝,语气十分冷漠的道:“三皇子,本王有要事在身,先告辞。”

    “哦?”三皇子挑了挑眉,一脸打趣的笑道:“顾大忙人,这么快就急着走啊?”

    “再会。”顾子衿走了几步道。而身后的人脸上虽然笑得灿烂,却早已经把手里的折扇折成了两段!一脸气愤的回到角斗场内……顾子衿等人回到客栈后,立即派人前往花满楼查探消息。虽然他可以置身事外,但,大国皇帝,以及上层官员都知道他来到天下商

    城的事。更何况云武宁是立功无数,云将军之子!一旁的随从看见顾子衿一脸严肃,思索道:“王爷,仅凭一面之词很难相信他是真失踪还是假失踪。”

    “主人,这是在花满楼露台找到的一把折扇。”这时候一个蒙面黑衣的男子从门外走进来,把手里的扇子交到顾子衿手里,顾邪拿起扇子,看着扇子上锋利的冷兵器问:“人呢?”

    蒙面男子低头回答道:“尚未找到。”

    “退下。”顾子衿把扇子放在桌子上,闭上眼睛,手指不停的敲击桌子,在心里想道:“若他没死,又怎么会从天下商城消失得无影无踪……”顾子衿缓缓睁开眼睛,道:“有趣。”

    随从看了眼窗台上的银勺,提醒说:“王爷,太子正在等您用膳。”

    顾子衿嫌弃的拍了拍自己衣袖,说:“给本王换件衣服。”

    “是。”

    外面,烈日炎炎,全城都被烤得奄奄一息,大街上几乎没有几个人。花满楼却十分热闹,店里店外围满了人。九儿坐在第一层最里面的一间隔楼里,喝着茶,时不时抬眸看一眼面前一个劲吃东西的女子,女子不似先前乞丐模样,换了一身干净的青衣,杂乱的头发也被梳理干净,肌肤白皙,明眸皓齿十分漂亮。赤芍低头一脸疑惑的靠着墙上,外面传闻罗刹早已经被大国皇帝给乱箭射死……赤芍抬眸看着不停吃东西的女子,眼中杀意流露,女子查觉到,放下手里的鸡腿“扑通”一声跪在九儿面前,声音酥软的说:“公子救命之恩小女子无以为报,甘愿当牛做马服侍公子左右!还请公子成全!”说着便硬磕了一个响头。九儿不屑一笑,倒上一杯热茶,吹了吹问:“不知姑娘芳名?”

    女子抬头泪眼汪汪的看着九儿回答:“小女子穆妤。”

    “哦?”九儿佯装惊讶,看着可怜兮兮的女子继续道:“穆妤姑娘,好名字啊!”九儿喝了一口茶:“本公子有个不情之请,看在这救命之恩,不知道姑娘愿不愿意帮忙……。”

    穆妤擦了擦眼泪,一脸认真的说:“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爽快!”九儿瞄了穆妤一眼,眼中带笑道:“那就麻烦穆姑娘去皎阁夺得花魁之位!”“……”穆妤愣了一下,立马赔笑道:“公子……小女子……”

    “怎么?”九儿脸上再没有笑意,冷漠的问:“不愿意吗。”

    “……”穆妤低头,眼中再没有可怜兮兮的样子,要不是跟太子约法三章,她怎么会向这种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下跪!待太子完成大业,一定让你生不如死!哼!“公子,小女子愿意……”

    “是么。”九儿恢复一脸和善的表情,说:“既然愿意,那就出去吧。马车在门口候着呢。”

    “是。”穆云起身,低头走了出去。赤芍不解的问:“公主,为何不把青衣收为己用?”

    “我们各取所需。”九儿打了一个哈欠,伸了伸懒腰。从怀里取出一封信,道:“把这个交给慕云哥哥。”

    赤芍接过信回答:“是。”

    “折腾一天,好好睡一觉!”九儿走到软榻旁浅浅睡去。赤芍为她盖上被子后消失在房间里。

    花满楼依然很热闹,天下商城繁荣富足,这里的一切在烈日炎炎之下却又像静止了一般,每个人都一脸闲适的坐落在茶馆,酒楼…等地方聊天,游戏。司徒慕云与洵,叶成语三人坐在湖亭内,司徒慕云一脸疑惑的看着焦急万分的叶成语问:“他有没有向你交代去了那里?”

    叶成语小心翼翼的回答“没有……”

    洵笑着说:“这天下商城,谁来都会消失一段时间,然后再出现!”

    “不会……”叶成语支支吾吾的说:“他说他是去见大哥你的弟弟……”

    “放肆!”司徒慕云气愤的拍一掌桌子,吓得叶成语赶紧抱着头,浑身颤抖。

    “司徒少爷,您的急信!”一个小官顶着烈日小跑到湖亭,却只敢站在门口,司徒慕云接过信,拆开看了一眼,严肃的对洵说:“家父病重,此事便交给城主了!”

    洵难得听见司徒慕云叫声城主,开心道:“小事。”

    “告辞。”司徒慕云道别后,急急忙忙的赶了出去,刚出店门口,一辆马车就停在了他面前,九儿拉开窗帘,阴沉着脸叫了声:“三哥……”

    “九弟,走吧。”司徒慕云坐上马车后便沉默不语。把身旁的九儿抱在怀里,胡思乱想道:这个家里,他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他……如今父亲病重,唉……

    九儿把头埋进他怀里,闭上眼睛,嘴角一抹阴谋得逞的笑意。三哥,有些事,你还是当个旁观者吧!

    宰相府中,一个中年男子躺在床上不停哀嚎,痛苦的叫道:“兮儿,怎么还不回来?”

    “老爷,兮儿后天就到了!”一位穿着华贵,面若桃花的妇女坐在床上神情悲伤的回答,看着床上的男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想起那日的情形,妇女抱怨道:“若不是你执意要去兮儿的妄园,也不至于会从树上掉下来!”

    “闭嘴!”司徒薄幸摸了摸自己的屁股,痛苦的咧嘴道:“嘶!兮儿回来让他第一个来见我!”

    妇女起身,一脸认真的看着床上的司徒薄幸,说:“老爷,不能再罚兮儿了啊,要不然我可跟你没完!”

    司徒薄幸趴在床上,看了眼自己的夫人,欲言又止的叹了口气。他想不通,为何兮儿会养那么多的动物,最让人在意的是袖珍鸟!这种鸟在大国皇帝是严令禁止的。兮儿,你到底想做什么?若是被外人发现,是会杀头的啊!!!唉……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凤栖》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凤栖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