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秘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果仁君 书名:校园灵异诡话
    吴檬住院了,脑袋撞到桌子角引发了脑震荡,呕吐,心神不宁,需要留院观察几天。

    高源跟她同桌李晓悦带着水果,晚饭过来看她,吴檬正拿着手机玩消消乐打发时间,见他们来了还抱怨,“医院的无线坏了,无聊的我呀快发霉了。”抬下巴问道,“给我带的什么好吃的?”

    “粗粮馆买的粥,还有玉米面馒头,还有青菜。”李晓悦一样一样的拿出来摆在简易的桌子上面,每放一种吴檬的脸色就难看几分。

    吴檬的内心顿时升出生无可恋之感,“我是轻微脑震荡,不是胃溃疡,没有辣椒的人生简直不要太难熬。”

    高源问她,“你是不是跟周婧有什么过节,我看她有点怕你。”

    吴檬扒了两口饭说,“不是我太过分,脾气不好什么的,有些事我不想说,太多人知道挺难堪的,而且显得我特别八卦。”

    “我跟周婧是小学同学,初中同学,她刚转学过来那会儿特老实,文文静静的一姑娘,说话是真的轻言细语的,我俩之间的关系一般般吧。”吴檬陷入回忆,“我哪知道她为什么会对我有敌意呀?我记得是初二他喜欢一个男生,不巧的那个人喜欢我,我那时候缺心眼吧,口无遮拦的说那个男生的坏话。”说到这里吴檬燃起八卦之魂,“你知道当初的谣言扭曲到什么地步了吗?他们都说我跟周婧抢男人,还说这男的是给周婧写的情书,是放错地方了让我给收到了,我就被塑造成自恋,欺负人的恶女形象。”

    吴檬还记得初二的夏天,周婧可怜兮兮的红着眼睛来找她谈话。

    “吴檬,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些话你别放在心上,我知道那都不是真的。”低头不敢看人,偷偷的瞧一眼又赶快的看向别处,在外人看来这一幕像是吴檬在欺负周婧,还把人惹哭了。

    听到周婧假好人的说这话,吴檬懒得理会,她只是没有想到自己莫名其妙的中了招。

    “周婧,她这个人看起来很开朗呀,跟谁都能聊的来,我有时候挺羡慕她的。”

    “她这样的人天生会伪装,戴着一层假面也不嫌累。”吴檬还有最后一句话没说出来,周婧最大的秘密是她妈妈,小三上位。

    高源和李晓悦还要回去上自习,只呆了一会儿就走了。

    吴檬望向窗外,窗户关的死死的,突如其来一阵阴风,淡蓝色的窗帘动了动,米白色的抛釉砖上留下一串沾着水迹的脚印。

    “呃。”吴檬的手在空中乱抓,脸色憋的发紫,眼睛瞪的浑圆,似乎被人狠狠的掐住了脖子,几秒后如释重负的大口大口的喘息,刚吃下去没多少的饭统统吐了出来,脖子跟手腕上布满细细的红痕,眼神中的难以置信渐渐的被木然取代。

    唐娇娇的死对她有一定的压力,她曾对唐娇娇恶语相向过,说的话很恶毒,她不是好人,她是帮凶之一。

    中午,徐晚照回宿舍拿东西,路过宿管阿姨的房间,门开了一条缝隙,隐约有火苗乱窜,鼻间的味道很熟悉,清明上坟时经常闻到。

    这栋宿舍楼的楼道即使是在白天也是黑黝黝的,再加上这么诡异的气氛,徐晚照撒腿跑了,她可不想窥探别人的秘密,知道的越少越安全,这个道理她还是懂的。除了内心害怕还有另外一个原因,这个时间段是不允许回宿舍的,悄悄摸摸的回来总不能大摇大摆着被人发现。

    一段钢琴曲平白无故的响彻耳边,找不到声音的来源,不知以哪里为中心扩散。

    徐晚照是音盲,对音乐没兴趣没研究,她听不出来这欢快的旋律是四只小天鹅,只觉得有点耳熟。

    突然有什么东西被掀翻了,像是以前常用的那种洗脸盆掉地上,还在原地旋转几下才安稳的停住。学生们都不在宿舍楼内,此时空荡荡的,这让人牙痒痒的声音才会更加的突出,连楼道里的回声都听的一清二楚。窗外的大风震的窗户直响,其实今天的天气是不错的,天气预报也没有发布大风天气预警,明明上午还是风和日丽的,怎么忽然间起风了呢?

    徐晚照拿着笔记本走出门,锁门的瞬间后背有一道凉气袭来,扭头一看,穿着白色演出服的女生走过,徐晚照还观察了一下她的走路方式,踮着脚尖,双臂垂下,手不动肩不晃。倒吸一口冷气捂住嘴,她分辨不出自己遇见的到底是不是活生生的人。

    此时的舞蹈教室,所有的门窗都关死,似乎进入了一个外人无法进入的结界里,刚刚放着的清扬曲目停了,音箱里传来嗞啦嗞啦的声音,刺耳,尖锐,耳内嗡鸣,仿佛下一秒就要失去听觉。

    “唐娇娇,不是我害死你的,是你自己想不明白才决定死掉的,你死都死了,别来找我啊。”周婧没有穿足尖鞋也没有穿软芭蕾舞鞋,光着脚在镜子前走来走去,不时展示几个动作,换着角度欣赏,音乐停了也不甚在意,她不觉得一个死去的人还能跟她耍什么心眼儿,还能跟她抢什么。

    室内的灯明晃晃的,投射到镜面上,一切那么清晰透彻,一切又是那么的不真实。

    周婧好像看到当初跟唐娇娇一起练习舞蹈的场景,两个人真的曾亲密无间过,无话不说的好友最终还是因为各种原因起了隔阂。

    唐娇娇确实是练舞蹈的好料子,专业老师也特别的看好她,还推荐她去参加比赛,周婧嘴上说着恭喜,心里却嫉妒的要死。

    在她看来,唐娇娇就该是丑小鸭,就应该活在她的光环之下,脱变成白天鹅掩盖住她的光芒就是有罪!

    没什么钱,长的也不是特别出色,人缘不好,如果不是自己可怜她跟她做朋友,唐娇娇至今都还会一个人孤零零的没有理睬。

    可是这个人跟从前的她一样,演技太好了,表面上对她很好暗地里也存了小心思,周婧原本交好的朋友逐渐跟她自己疏远了,却跟唐娇娇玩的很好,周婧知道自己被小团体排除在外,始作俑者就是唐娇娇。

    周婧从来不是什么好心肠的人,她见过人情冷暖,她尝过被人看不起的滋味,如今还要重蹈覆辙她忍受不了。

    于是她偷偷的在唐娇娇的鞋里放了一枚钉子,那种不用系鞋带一脚就能踩进去的鞋,鞋底被血染红了,慌里慌张的赶去医务室,接着又送到医院,无论结果如何唐娇娇都是会错过这次的比赛。

    周婧清楚唐娇娇的家庭,极度的重男轻女吧,原本就不想让她学舞蹈,怕烧钱,怕工作不好找,还想让她早点出来工作减轻家里的负担。周婧这一击正是最后一根稻草,家人的不理解反对,老师的惋惜,朋友的暗算让她原本就不平静的心态瞬间崩溃。

    这次的检查还发现了其他的问题,说她不适合继续练习舞蹈。

    唐娇娇的天空塌陷了,她找不到活着的意义,她讨厌这死水般的人生,她羡慕同学优渥的家境,绝望铺天盖地的包裹着她。长时间的消沉,唐娇娇选择了一条绝路,从桥上跳下去的时候满脑子叫嚣着不甘心,所以今天她回来了。

    “啊!”周婧的脚底踩到一个硬物,脚心扎进一枚图钉,支撑不住身体接连往后退了几步惨叫不断,没一会儿两只脚都血淋淋的,舞蹈教室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铺满了图钉,根本没有落脚之处。

    熟悉的旋律奏响,镜前出现一道白色身影,旋转跳跃着完成所有动作,最后弯下腰倒着观察周婧的表情,嘴角僵硬的扯出一个微笑。

    “吴檬,你不是去医院了吗?你怎么会在这儿?还穿着娇娇的衣服。”周婧慌张的想要夺门而出,顾不得脚底传来钻心的疼痛,哐哐哐的拍打着门,门把手像是粘在门框上无论如何都打不开。

    吴檬站在镜子前,透过镜面看到这具身体里有两个灵魂,其中一个正在沉睡,趁着她昏迷的时候解决了她,自己就能回来了。吴檬家有钱有势,自己一定会过的很好,比之前好千倍万倍,梦想似乎触手可及。

    周婧嚎啕大哭,脸上的妆都花了,眼线液融化成两道黑水儿滑落,身子发抖,狼狈的不能再狼狈。

    吴檬慢慢的吵她走过来,说话不是很流畅,“周婧,那边太单调了,我一个人走很孤单的,你去陪陪我吧。”

    “不不!!”周婧拒绝,“我不想死,我才十八,我还有好多愿望没实现呢,你滚啊,你滚啊,不要来烦我。”

    “可是你活的一点都不开心啊。”吴檬踮着脚尖转了一圈说,“你忘记了自己的童年吗?孩子们都不愿意跟你玩,因为你是小三的女儿啊,原配还曾经去找过你的妈妈,街坊邻居都来围观,你一直在哭,要爸爸,然后就挨了一巴掌。那家的男主人抛弃了自己的妻子,他忘记了自己是凭借妻子家里的势力才逐渐发展成今天的模样,妻子家里破产了没有威胁了,你们母女两个就光明正大的登堂入室了,你对你的哥哥做了什么呢?”吴檬居高临下看着她,“太可耻了,为了争夺家产,这种手段都能用上,你那哥哥以不堪的形象登上报纸,名声毁了,即使出来也会带着阴影生活一辈子,周婧,你怎么那么心狠呢?”

    “别说了,别说了!!!!”周婧抓住自己的头发蹲在门前,这是她最不堪的记忆。那个时候的她大概是疯了,嫉妒,愤怒,占据了她的身心,促使她用极端的手段犯下不可饶恕的过错。她毁了别人的一生,让那个天之骄子从高处跌落,可惜,她不开心,她还是在泥潭中不可自拔。

    水漫过脚踝,漫过膝盖,最终盖过头顶,长发如海草漂浮缠住脖子,缠在脸上。发丝变得很有韧性,逐渐抽紧,割开她的皮肤,血珠不间断的往外冒,不一会儿就汇聚成一小股。

    咕嘟咕嘟灌下好几口水,眼睛睁不开,手脚用不上力气,吴檬扯住她的脚腕不让她游上去。

    盛情邀请,“来吧,跳下来,像我一样跳下来。”

    不不,周婧蹬腿挣扎,意识陷入黑暗。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校园灵异诡话》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校园灵异诡话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