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不速之客的到来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木玺莫花 书名:你已被拆穿
    接近晌午,车水马龙的街道开始变得宁静,太阳高高悬在人们的头顶上,一切的美好,都被言梓轩的爸爸打碎。

    “臭小子!快给我起来。”言和明大声嚷嚷道。拉着梓轩的脚使劲往外拖,“你姐姐今天就要回来了,还不快去接她!这太阳都晒屁股了,你还好意思睡觉。”

    “知道啊,爸,你要嚷嚷到什么时候啊。”言梓轩懒洋洋地起了身,面对窗外强烈的光,睁不开眼睛。

    “知道就好。”言和明刚要转身离去,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爸,我回来了。”苏姝拎着几个箱子走过来,露出一丝微笑。

    言和明见了,赶紧跑过去接待她,却不像父女那样的从容。

    7#更$新d最快)上酷,t匠g网◇

    说起苏姝和言梓轩,看似姐弟情深,私底里,谁也不愿放过谁,各种较真都用上了。虽说是同父异母的关系,但梓轩才是至亲,可爸爸言和明总偏袒着苏姝。

    “爸,既然姐回来了,你就多陪陪她,我去事务所看看。”梓轩拿着衣服就往外跑。

    苏姝向梓轩撇去,说道:“爸,那混小子成绩这么差,大学都没念吧。你还敢把事务所交给他?”

    “你可别说,他虽然成绩差,却帮了我不少忙,还破了许多案子呢。”言和明说着,得意地笑起来。

    “就凭他,母猪都可以上树了。”苏姝一脸质疑与不满。

    “谁说的,我记得他还天天吵着说自己是个侦探,以后要像福尔摩斯那样。”

    “我看啊,爸,他就是做白日梦。这样吧,以后这个侦探事务所我帮你打理,怎么样?”苏姝坏笑道,感觉一切都可以归他所有。

    “以后的事吧,以后再说。你先收拾收拾,待会儿我去给事务所的朋友们介绍一下你。”言和明小心的接过行李箱,向苏姝的房间走去。

    下午六点左右,一对夫妇走进事务所,那女的像是刚哭过,显得分外憔悴。

    “请问?有人在吗?”那个男人问到。声音有些颤抖,小到只有自己能听见。

    “有。请问这位先生…;…;”言梓轩端着一杯咖啡走过来,看到这对夫妻无比苍白的脸,受到惊吓。

    那女的眼圈红肿,像是哭了一夜,男的也看上去十分疲惫,说话时总结结巴巴,生怕说错一句,一旁的女人就会痛哭不止。

    “请,请问,是发生了什么事吗?”言梓轩小心的问。

    “对,我,我…;…;”那男人话未说完,女的就大哭起来。

    “先生请继续说。”

    “我,我们家孩子,孩子丢了,怎么也找不着…;…;”男人擦了擦忍不住掉下的眼泪,捂着嘴,强忍着。

    “是,先生,我大概知道了,能说一下你们的姓名和丢失孩子的姓名吗?”言梓轩拿出事务所的记录本,翻开新的一面。

    “我叫陆,陆海圳,她是我妻子,叫陈春荣,孩子叫,叫陆丰,是个五岁不到的男孩。”

    “很明显,是一起儿童失踪案。你们知道孩子从什么时候不见的吗?”

    “上午,应该是昨天上午。”陆海圳急切地说。

    “大概时间呢,或者,你为什么认为是昨天上午。”

    “大,大概时间吗?”陆海圳陷入沉思,“大概时间我不确定,但我记得,昨天早上八点半,小丰的闹钟响了,我怕打扰他睡觉,就关掉了闹钟。后来…;…;后来十点左右,小丰就自己起床了,我说要去给他弄早饭,才,才发现家里鸡蛋没了,就去了楼下商店买鸡蛋。做好饭后就发现小丰不见了。”

    “你们孩子经常早起吗?”梓轩疑问道。

    “除了周末,平时很早就起了。”

    “是吗…;…;”梓轩思索着,“既然你们很关心自己的孩子,怕他睡眠不足,周末应该会关掉闹钟才对吧。”

    “哦,对了,前一天的晚上,小丰吵着闹着要和妈妈去a地进货,怕自己不能按时起床,就没有关闹钟。”

    “这么说,他是因为要按时起床才没关闹钟,但最后你为了让孩子多睡会儿就关了闹钟,大概十点,他才起床,对吗?”

    “对,是这样。”

    “那…;…;昨天上午,陈春荣女士是要去a地进货,对吗?”

    “对。”

    “她什么时候离开家的呢?”

    “应该是十点半吧,那时我和她一起下楼的。”

    “你下楼是为了买鸡蛋,她下楼是为了去进货,对吗?”

    “对。”陆海圳再次肯定地回答。

    此时,苏姝来到了事务所,她从容不迫地走过来,拿起梓轩记录的本子翻了又翻,氛围再次被凝固到了极致。

    “姐,你来干嘛啊?”言梓轩说道。

    “我就来看看这个混蛋弟弟是怎么破案的,难道不行吗?”

    苏姝端起桌上的的咖啡,泯了一小口,又翻了翻记录本,接着说,“看样子你也不过如此,那这个案子就由我来处理吧。”

    言梓轩瞪大了眼睛看她:“为什么?”

    “就凭你没有本事。”苏姝绕过桌台,坐在言梓轩的旁边,拿过他手里的笔,开始记录。

    “两位,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梓轩话未说完,苏姝插嘴道:“已经很明显了,孩子是在两位走后失踪的。那么接下来,我们能去两位家看看吗?”

    “当,当然可以。”陆海圳赶紧起身,扶起一旁抽噎的妻子,向外走去。

    风太大了,落叶飘散着从街头吹向街尾,毫不留情。

    “上车吧。”陆海圳打开车门,进入了驾驶座。

    “还是我来开吧。”陈春荣小声地恳求着他,“我,我只是看他一夜没睡了,让他休息休息。”她赶忙解释道。

    言梓轩打开了车门,坐在后面靠右窗的位置,他一把拉过车门,仿佛看到了什么,却又似乎没有。

    他们的家离事务所不远,却总饶着几条路来回不停地转。大概过了二十几分钟,才来到这座小区。

    刚一下车,言梓轩就走到陈春荣面前,问道:“你们车是刚洗过吗?”

    “对,对啊,进货回来的途中发现车有些脏了,就顺便洗了洗。”陈春荣

    双手搭在前面,来回地摸索着。

    “洗车很正常啊,要是发现车脏了,我也会洗的。弟,都说了你没有当侦探的天分,连女生的心思都不懂。”苏姝随声符合道。

    “好了,上楼吧。”陆海圳扶着陈春荣,走在他们的前面,一步又一步看似艰难地往上走。

    “就是这里吗?”苏姝很着急地挤进房间,以为很快就可以知道一切。

    “对,就是这里了。”陈春荣来到沙发上坐下,忐忑不安的看向四周。

    “这里有三个鞋柜啊,看来你们的鞋是分开放的。第三个柜子的鞋最小,一定是孩子的。但是呢…;…;前面两个柜子,海圳先生用的第一个,摆放比较整齐,干净的鞋子放在里面,脏的鞋子放在外面。而第二个柜子是陈春荣女士的,她习惯把所有的鞋子都放在里面。但是…;…;第三个柜子的鞋却是凌乱的。我猜的没错的话,父母都是习惯收拾整理的,应当摆放好孩子的鞋柜。在仔细看看,这双摆在外面的鞋子是孩子平时在家穿的鞋子,而在外穿的,不应该只有柜子里的三双鞋,对吧。”苏姝得意地说道,觉得自己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

    “孩子在外穿的有四双鞋,怎么只有三双了呢…;…;?”陆海圳疑惑不解。

    “那就对了,至少可以确定孩子不是被拐走的,而是自己走的。”苏姝肯定的说。

    其实言梓轩早就发现了,但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发现,第二个鞋柜有着另一个秘密。

    梓轩深思着,似乎知道了真相,但为了体谅初来乍到的姐姐,也没有说出去,毕竟没有更完善的证据。

    “那你知道孩子去哪了吗?”陆海圳和陈春荣异口同声地问。

    “不知道,不过,有个地方一定可以解开一半的谜题。”苏姝信誓旦旦地说。带着他们离开了房间。

    这个小区修建在这里很久,他们也住了很久,所以比起小区的熟悉度,他们一定了解很多。而苏姝带他们来的这条路,对他们而言再熟悉不过了。

    “这是要去监控室吗?”陈春荣瞬间反应过来。

    “对,就是那里,看看监控不就知道孩子是怎么丢的吗?”苏姝完全没有理会陈春荣的心情。

    “我不想,不想把事情闹大。”她哀求着苏姝。一脸痛苦的表情,实在叫人没办法。

    “那,那好吧。”苏姝向天空望了望,几滴雨水掉落了下来,冰凉着她的皮肤。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你已被拆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你已被拆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