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八节 愚者的判别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主宰蛇 书名:归航
    诸界智者是先知的一种,却无法预知未来,对此乌恩奇一直耿耿于怀,引以为憾。在祖灵镜离奇的破损以后,乌恩奇离奇的获得了可贵的预知能力,可是他却为此后悔不迭。

    上一次预知到了自己的死亡,让乌恩奇几乎心如死灰;这一次预知到了即将到来的魔阳天劫,却让乌恩奇陷入到两难的境地。

    在魔界,所有的魔族都坚信,只有圣灵才全知全能,除了圣灵以外所以的预知都是对圣灵的亵渎。先知是魔族眼中最邪恶的异端,如果乌恩奇跳出来,坚称自己预见到了即将到来的天劫,那么天劫未至,他就会被愤怒的魔族烧死在火刑柱上。然而如若为了自保而选择缄口不言,作为先知就等同于背叛了自己的职业。

    清晨,潘多姆先生见到乌恩奇的时候,他正站在海崖上远眺,即使是海风也吹不散他的愁容。

    潘多姆先生问:“乌恩奇阁下,这是您的身份铭牌。怎么,您昨晚休息的不好吗?”

    乌恩奇苦笑说:“休息的那是相当好,会长先生,如果我跟您说,我是一名先知,您会怎么看我?”

    潘多姆先生沉默了,许久才说:“嗯,这样跟您说吧,我其实只是代理会长,真正的会长另有其人,我只是奉命行事。所以只要是你的说的话,我都会相信。”

    乌恩奇疑惑的问:“可是刚见面的时候,您似乎并不信任我。这么说,我敲响真知鼓的时候,真正的会长也在场。我可以见见他吗?”

    潘多姆代理会长的头大了三圈,他没想到乌恩奇竟然如此敏锐。潘多姆先生迟疑了片刻说:“会长她脾气不太好,我跟您直说了吧。我们公会的会长就是真知鼓里的小仙子,她自称是大自在仙灵,但我们都叫她曝雹,跟她说话就像是被灼阳曝晒又被大雹子打了一样,虽然悲惨,但属于天灾。会长见过您以后就闭关修炼去了,她说任何事情都不可以打扰她。”

    “啊!?”乌恩奇张大了嘴巴说:“小仙子也能当会长啊?”

    潘多姆先生不悦道:“你太少见多怪了,小仙子怎么不能当会长?我们会长是二十级的诸界智者,二十四级的仙灵剑圣,不但超凡入圣,而且拥有四阶神格。神格你知不知道?有了神格便是神明,区区一个公会算什么,我们会长说她若闭关成功,出来以后想要当圣王。”

    乌恩奇眼珠子差一点掉出来,小仙子要当魔王,世界上还有比这更疯狂更离谱的事情吗?而且这位小仙子曝雹居然还是他同行的老前辈,是诸界智者等阶已经达到顶峰的超级先知。

    乌恩奇心想:“我的天!小仙子都成精了,要当魔王。我预知出个魔阳天劫也不算什么稀奇事儿,我就别敝帚自珍了。”

    乌恩奇把他预知到的惨况说给潘多姆先生听,本以为他见怪不怪,不会有什么过激的反应。不料这位山羊胡子的代理会长居然被乌恩奇的预言吓得面如白纸,他连问了乌恩奇一百句“这可怎么办?”。随后就慌里慌张,连滚带爬的逃离了海崖。

    说出去的话就如泼出去的水,想要收回来也已经来不及了。

    两个时辰以后,惊澜港冒险者公会的会客厅里挤满了惊澜港的达官显贵,他们大多出身于泰坦族,一旦魔化,每一个泰坦雷魔巨人都够乌恩奇喝一壶的。这些战力惊人的魔族并不关心乌恩奇的决斗,却反复的向乌恩奇追问,十三阳聚天的浩劫是不是真的要来了。

    乌恩奇把他预知到的景象如是的说了出来,他已经想好了,既然不想退缩,将预知到的未来说出口才是先知的本职。

    惊澜港的达官显贵们听了乌恩奇的话,他们的意见很快分成了两派。一派坚称,魔阳升落的奥秘只有圣灵妈妈才知晓,所以乌恩奇一定是骗子,应该用烈火烧死他;另一派反对他们的意见,他们认定了乌恩奇若不是骗子,那么他的先知先觉就是对圣灵妈妈无上权威的亵渎,故此应该用狂雷劈死他。当然,他们一致公认,乌恩奇的小女仆与他同罪。

    如此的变化,也在乌恩奇的预料之中,幸好决定这件事的家伙不是他们,而是惊澜港青云城堡的卫戍长安纳斯。

    安纳斯盯着乌恩奇的眼睛,仿佛他从乌恩奇的眼睛里能看出预知的真伪。

    安纳斯厉声问:“你说你是先知,你却怎么证明?”

    乌恩奇的面容丝毫未带波澜,平静的说:“我无需证明,因为我知道,你们奈何不了我。”

    安纳斯以凌厉的眼神望向安妮,安妮紧紧的靠在乌恩奇身上,一点也没有慌张。乌恩奇暗中赞许,他的这位小妹妹可比山羊胡子的代理会长可靠多了。

    安纳斯见吓不住安妮,便对工会会长潘多姆先生说:“我不确定他的话,但是我有一个最简单的办法。贱民乌恩奇如果有实力,他说的就是真话,否则就是假话。我要安排他即刻打完三场决斗。如果他赢了,就把他劈死,把他的女仆绞死,然后我们得把消息尽快上报给圣皇。要是他输了,就把他烧死,再把他的女仆凌迟喂狗。”

    如此混帐的决定让乌恩奇始料未及,他被气得干笑数声,连眼泪都差点笑出来。

    潘多姆先生抗辩道:“我抗议!您不可以这样,他是我们工会的成员……”

    “糊涂的老驴!把他们全都抓起来!”安纳斯一声令下,他带来的泰坦雷魔侍卫一拥而上。这一回,乌恩奇可没打算束手就擒,而潘多姆先生似乎也抱定了顽抗到底主意。

    “揍这帮混球!给我打!”潘多姆先生怒喝。

    冒险者公会里的冒险者和佣兵们与泰坦雷魔侍卫大打出手,他们这些低等魔族仗着一股勇力,居然把泰坦雷魔的显贵们打得抱头鼠窜。然而好景不长,魔化后的泰坦巨人掀翻了公会的石屋,把海崖团团围住,一片金色的电网罩下来,冒险者公会里参与的反抗的众多下等魔族全都成了瓮中之鳖。

    潘多姆先生骂不绝口,但是作为公会的代理会长,他已经没有办法再向乌恩奇提供庇护了。

    “是我害了您,”潘多姆先生揪着茂密的胡须,自责道:“可是十三阳天劫事关重大,我不得不把您说的话上报给惊澜港的青云城堡。是我害了您呀!”

    乌恩奇真诚的说:“这不是您的错,如果我与您换一个位置,我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请您代我向他们传话,就说我同意决斗。事不宜迟,如果三位对手都在惊澜港,决斗就尽快开始好了。”

    潘多姆先生答应了,他命令属下与围住海崖的泰坦雷魔巨人们交涉,双方很快就达成了共识,决斗就被安排在这一天的午后。

    转眼间时阳已经东斜,决斗的四方人员沿着踏云阶梯,步步高攀。踏云阶梯直通天际,在阶梯的尽头有一座恢宏的青云城堡,城堡只为泰坦巨人而建,一门一窗都阔达千米,整座青云城堡就像是一座巨山悬于青云之上。

    在青云城堡的对面是一座浮空的高台,高台呈规则的圆形,直径九千九百九十九米,坚不可摧,那边是专供决斗而设的雷霆斗场。在斗场之外球状的禁忌雷网闪耀着肆虐的电光,将雷霆斗场台照得雪亮,以至于远在千米之外都能将斗场上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

    决斗的四方均已来到斗场之外,冰凌剑士席德尔仍然踏着碎冰屑,笼罩在一袭寒气里,他的身后跟着一群雾玫镇的魔族冒险者,这群乌合之众一见到乌恩奇就大骂他是叛徒和杂种,大有冲上来将乌恩奇生吞活剥的架势。

    乌恩奇从未谋面过的星天骑士菲比斯也已经到了,他沉默的跪坐在铁甲战马的旁边,将一柄锐利的长剑横在膝前,正在进行决斗前祈祷。他的身后全是同来的星族骑士,他们望向乌恩奇的眼神里蕴含着飞腾的星火。

    乌恩奇的这一方则寒酸得多,潘多姆先生颤颤巍巍的站在乌恩奇身后,安妮则手无寸铁。

    然而角魔特雷德一方的境况比乌恩奇他们还要惨,特雷德抱着一柄战锤,被两名雇佣兵抬着,他骨断筋折,脸塌眼歪,不要说决斗了,他出了上气有没有下气都不好说。在他身侧,塞西莉的两只眼睛哭得像桃一样,她畏缩的望了安妮一样,手脚都在不停的发抖。

    乌恩奇回头看了看安妮,心想:“这小妮子下手真狠哪!我还在奇怪她为什么口才那么好,劝得动特雷德和塞西莉,敢情她拳脚上的口才竟如此了得。”

    安妮见乌恩奇的神情里带着责备,扭过头撇了撇嘴唇,用细不可闻的声音说:“都是他们太固执,我才动了手。若不是决斗突然提前了,他们还没来得及逃走……你就不会知道了……”

    乌恩奇笑了笑,拍着安妮的头说:“先不说这些了,我没怪你,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肯定不是一个平凡的女孩子,我并没有猜错。安妮,我若能活着从雷霆斗场里出来,我们好好聊一聊。我若不幸死掉了,请你把我的八面铁剑送回到矗云山开阳峰,让它代替我埋身在故园。”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归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归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