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余俊归来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梦里浮生 书名:天命阎王
    张晨阳回到医院直奔ICU,准备去看林中虎。

    几个电梯前面都挤了一堆人,看这样一时半会儿也上不去,张晨阳直接就从楼梯往上跑,刚拐个弯,正好碰见叶秋从电梯出来。

    俩人差点儿撞在一起,张晨阳连忙刹住脚把叶秋给扶住,跟着又一个人被人群一挤踉跄着扑了过来,直接撞在他身上。

    一抬头,张晨阳就愣住了。

    这帅的跟自己不相上下的脸庞,除了余俊还有谁!

    俩人一对眼,立刻就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半天终于分开了,张晨阳连忙把他从头到脚摸了个遍,满眼的不可思议。

    当时除了林中虎以外,余俊是他们三人之中受伤最重的一个,而且都是内伤,怎么这才一夜一天过去,浑身上下就半点儿伤都看不见了?

    见他还瞪着个眼睛看着余俊,眼神很是复杂,既惊喜又有一点狐疑,叶秋终于忍不住了,再这样下去,就冲他俩刚才那缠缠绵绵到天涯的一抱,这周围的人怕是都要以为他俩有什么基情了好不!

    “行了快别看了,他真是余俊,我刚看见他的时候也这表情。”叶秋一脸无语地说到。

    “这不可能啊,跟回炉重造了似的!”张晨阳还是有点不可置信,自顾自地嘟囔到。

    一直被俩人拎到ICU门口,张晨阳才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刚好等到林中虎的主治医师出来。

    见林中虎的朋友到了,主治医师有些担心地跟仨人说:“病人状况不是很好,你们赶紧通知家属吧。”说完摇摇头走了。

    三个人杵在门口,一时间竟没有反应过来,愣了将近有一分多钟。

    “他什么意思?虎子不行了?”叶秋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有些茫然地问到。

    “不行尼玛个大头鬼!”余俊跳起来骂了一句。

    余俊吼完便不说话了,三个人低着头站在门口沉默了好一会儿,张晨阳抬头望了一眼紧闭的房门,转身走了。

    二人也跟了上去,回到叶秋的病房后,三人依旧一语不发,余俊在窗台郁闷地把烟抽的“滋滋”直响,最终还是打破了这种让人压抑的气氛。

    “那个李达不简单,你以后跟他接触小心点儿。”余俊把烟头狠狠按在窗棱上,对张晨阳说到,脸色变得阴沉起来。

    张晨阳一愣,“他有问题?”

    意思很明显,先是带他们去皇族,又喝了那么多酒,然后被安排在范彪对面的包房里,紧接着他就找了个理由走了,他走之后不久,杨依依就从后面出现了,还正巧不巧地在他们眼前搔首弄姿被林中虎看见。

    两方爆发了矛盾,他到最后再出来解围,而且直接就把范彪的靠山给“咔嚓”掉了,范彪拿李达没有办法,就把他们四个当成了目标……

    这一切的一切,真的只是巧合吗?

    如果说一件两件事情是巧合,可这一连串几乎毫无缝隙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那这些巧合也巧的太他妈的邪门儿了!

    张晨阳终于理清了思路,难道说那李达从一开始就在设计他们了吗?

    可这有事为什么啊?

    叶秋和张晨阳也不是笨的,余俊话一点就知道他的意思了,三个人此时都是同一种表情面面相觑着。

    张晨阳跟俩人说了一便刚才在假面舞会上发生的事情,思维有些混乱。

    “如果说这一切都是他设计的,那老道已经被救我们的老头给废了,他就一定会知道这件事,那为什么又要让我去帮他对付放小鬼的人呢?”张晨阳感觉自己的脑袋已经有些不够用了。

    叶秋也有些茫然。

    余俊忽然幽幽地说到:“你别忘了,他请你去参加那个舞会,是在咱们找到虎子之前。”

    张晨阳一听,回想起来了,那个时候,虎子还没接到电话,他们也还都不知道杨依依被绑架了!

    这说明什么,他那个邀请,根本就是个鸿门宴啊!

    很有可能――那老道本是用来在舞会上对付自己的!

    所有的逻辑都通了,张晨阳顿时觉得一股凉意从脚下往上蔓延开来。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抓到那三个人之后,他们的表现和说辞简直就是在背台词,来的人没有一个受伤的,而且真要是来抢人的,那三人来的时候明明放了两枪,他们手上有枪,即使李达的保镖再强,也不可能强的过子弹啊,可他们仨是直接就被瞬秒了的,哪里有反抗的意思?

    再者说了,李达最后的问话和处理他们的方式也太草率了,就算那阿秀见不得血,避开就是了,或者让手下去做,按照他的性格和背景,找上门来跟他抢女人的他会这么轻易就放过吗?

    原来,整场宴会,都是在给他一个人演戏看呢啊!

    可是为什么啊,他就是个小村子里出来的神棍罢了,什么时候惹到过这种高富帅啊,至于设这么庞大的一个局来祸害自己吗?

    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他张晨阳而起。

    虎子,余俊,叶秋,他们三个都因为自己而陷入这个局中局,而虎子现在很有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

    张晨阳呆呆地看了看余俊,显然以他的头脑,早就猜到这一切了,却还是选择跟自己站在一起,他一直以为自己在这件事情里是最无辜的,毕竟他才和这三个室友认识几天而已,可现在……

    原来他才是罪魁祸首!

    忽然余俊走过来轻轻拍了拍张晨阳的肩膀,对他微微一笑,紧紧握住他的手,像是在表达着什么。

    张晨阳感觉自己的身体控制不住地发抖,有愧疚,有自责,有感动,有无力。

    “先不考虑李达究竟有什么目的,这个地方,我们暂时是不能待了,我已经跟学校请过假,宿舍里的东西也都收拾了,待会儿马上给虎子和叶秋办出院,咱们先去我家再说。”余俊说了一句,让张晨阳帮叶秋收拾收拾,转身拿电话拨了个号码就出去了。

    张晨阳背过身狠狠摸了下眼睛,连忙收拾东西,给钟天河和孟灵安他们发了个短信,告诉他们最近一定要分外小心,想了想,又加上一句对不起和感谢的话。

    他知道自己这一消失,李达保不准就会找上他们三个。

    不多会儿余俊就回来了,通知他俩出发,现在立刻就走,虎子那边已经先过去了。

    三人坐上一辆张晨阳从来没见过的车,直接离开了医院。

    此时已经是深夜了,张晨阳愣是没整明白余俊是怎么在这个点儿能把出院手续给办了的,突然想起,他的家世什么的,从来没和大家说过。

    先是马上就要完蛋了的时候突然出现个神秘人救了他们,而那老头的表现一看就是奔着余俊来的,救他们只是顺便罢了,再后来就是明明伤的那么重,却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神奇复原了,他已经给他们带来了太多的惊奇,惊奇到张晨阳都开始茫然了。

    迷迷糊糊地眯了一会儿,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张晨阳一直感觉车子在飘,忽忽悠悠的,睁开眼睛直觉地往窗外看去。

    “卧槽!”张晨阳一看没忍住立刻大叫了一句。

    真不是他大惊小怪啊,这特么一睁眼睛,先是司机不见了,接着车窗户也变小了,而且外面还是黑乎乎一片,叶秋依旧跟死猪一样地睡着,关键是,余俊竟然不见了!

    “快停车!鬼打墙了!”张晨阳摇醒叶秋嗷嗷大叫起来。

    叶秋揉了揉眼睛,看了看四周,茫然地对张晨阳问到:“咱怎么在飞机上啊?”说着,伸长了脖子扒着窗子往外张望着。

    啥?飞机上?这特么就是飞机吗?确定是天上飞的那个飞机?

    张晨阳立刻就完全清醒了,他现在被李达那个连环计闹的,都快得被迫害妄想症了,直觉就以为有人又要弄自己。

    他们怎么会在飞机里呢,这直接从地上跑的变成了天上飞的,他有点儿接受不了啊。

    正慌乱着,只见余俊跟大马猴子似的蹦蹦哒哒地就过来了,后面还跟着个大胸美腿的空姐,手上端着一个硕大的茶盘。

    余俊看见他俩醒了,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道:“嘿!你俩醒啦?正好,来吃点儿东西,来来来都饿了吧!”

    等余俊坐下,那空姐上来把茶盘里的东西往桌子上依次摆好,弯了下腰就退下了。

    只见他一边吃着,一边用塞得满满当当的嘴唔哩哇啦地招呼着他俩一起吃,张晨阳上去就给他嘴里的东西抠出来了,直接问到:“啥情况,先说明白了。”

    “我说啥明白啊!”余俊白了他一眼,继续往嘴里塞。

    张晨阳一把打掉他的手,指了指飞机舱内的各个角落,瞪着眼睛等他老实交代。

    “飞机啊,你不会没坐过吧?”余俊一看却是乐了,没坐过飞机的人他还是第一次见呢。

    张晨阳是没坐过飞机,当下觉得像被人扒了皮一样有点儿难堪。

    “坐飞机我也没坐过私人飞机啊!”叶秋却忽然跳起来给了余俊一下子,一脸“你隐藏真深”的表情。

    靠!余俊顿时就不服了,怪叫到:“不是你们这一个个怨恨的表情是啥意思啊,那从燕京到帝都我还能一路开过去啊?就虎子那样儿不飞咋整?”

    二人一脸无奈地表示没有怪他的意思,不过他实在是隐藏的太深了,能弄出来私人飞机的那能是普通人吗?

    不过提到林中虎,二人也忘了纠结余俊身份的事儿了,连忙问起他的情况。

    余俊表情稍微放松了些,这次他是带着家里的大夫来的,虎子的情况不是很好,但也没有三院那个医生说的那么严重,一切都得到家再说,目前只能干瞪眼,那也总比在三院强。

    三个人说了一会儿话,叶秋和张晨阳的心里实在是太多疑问和惊奇了,勉强吃了点儿东西就瘫在沙发上了,只有余俊一个人吃个不停。

    就在余俊终于吃了个心满意足的时候,飞机突然忽悠一下,张晨阳的心也跟着一忽悠,直接就从沙发上蹿起来了,惊慌地大吼:“咋了咋了,是不是要坠机了!救生衣,降落伞,快快――”

    余俊连忙把他按下去扣上安全带给他绑在沙发上,一脸的无语。

    这只是要降落了啊!

    飞机过了好一会儿才着陆,滑行了半天终于平稳地停了下来,张晨阳这才心里的石头落了地,安静下来。

    余俊背过身子望着窗外,眼神有些不安和希翼,心中默默地叹了口气。

    虎子――

    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了,剩下就看你的造化吧。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天命阎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天命阎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