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寄托了希冀的千纸鹤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沈金病 书名:冥王鬼夫宠妻无度
    第十九章:寄托了希冀的千纸鹤

    李小未带着李天擎回到了一幢独立的别墅。

    不是李家,而是李父在李小未十八岁生日的时候送给她的独立居所。

    “哥,这几天你就先住在这里,不要乱跑。”

    李小未让李天擎坐在沙发上,哄孩子似的和他说着话。

    李天擎木讷地点了点头,目光却一直停留在挂满了七彩千纸鹤的客厅。

    “哥,这些千纸鹤你不能碰,记住了吗?”

    李小未一副生怕李天擎会将这些千纸鹤扯落的紧张表情,一而再再而三地叮嘱着李天擎。

    “知道了,小未喜欢,哥不碰它。”

    李天擎低着头,好像想起来了什么似的。

    他又忽的抬起头,看着李小未,露出了一个笑容。

    李小未看着李天擎这一副模样,鼻子一酸。但随即她又掩去了自己的情绪,对着李天擎露出了甜甜的笑,“哥真乖,那现在去休息吧。”

    “好,休息。”李天擎点了点头,很是自觉的从沙发上起来,跟着李小未进到了房间里。

    安抚好了李天擎以后,李小未便从客房里退了出来,回到了客厅,挂满了七彩千纸鹤的,客厅。

    李小未伸出手,轻柔地捧着垂挂在客厅吊顶上的千纸鹤,面带笑意,低声喃喃,“哥,我会好好保护你的……”

    翌日,清晨。

    李天擎从睡梦中醒来,呆呆地坐在床上。直到李小未进来叫他起床,他才有了下一步的动作。

    “哥,你先去坐着,我去给你准备早饭。”

    李小未看着李天擎,甜甜地说。

    “好。”李天擎双目无神,一副提不起来精神的模样。但是对于李小未说的每一句话,李天擎总是言听计从。

    看着李天擎坐下,李小未便进了厨房,准备早餐去了。

    “小未。”

    李小未刚刚从厨房里端着荷包蛋出来,李天擎就叫了她一声。

    这是自从李天擎恢复以来,第一次主动的和李小未说话,让李小未怎么能够不激动?!

    “哥,怎么了?”

    “这个。”李天擎说着,伸出手指指了指挂在吊顶上的千纸鹤,“少了。”

    李小未显然没有想到李天擎会注意这个,有些微愣。不过,在李天擎清澈的眼神里,李小未立刻便反应过来了。

    “哥,这个不重要的,不用管它。”

    说着,李小未就把手里的盘子放在了茶几上,笑着说,“来,哥,尝尝看我的手艺。”

    李天擎露出了显而易见的疑惑神情,不过在李小未的一再打岔下还是乖乖的吃起了早餐。

    “哥,我要出去一趟,你乖乖在家里不要乱走喔。”

    “去哪儿?”

    “我去找一下田……”

    “恬恬吗?”李天擎一直木然的神色突然亮了起来,“我也去。”

    李小未的眸色暗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又恢复了过来,“不是田恬姐,我是要去找一下田嫂。我去上课了,让她来照顾你。”

    “哦。”李天擎听罢李小未的话,像只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瞬间又回到了原先木讷的呆愣状态。

    李小未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去安抚李天擎。可是,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又该说些什么。

    “好了,哥,我不去了,我就在家里陪你。”

    李小未说着,弯腰蹲在了李天擎的面前,看着李天擎,道,“哥,我回房间拿点东西,你坐在这里,不要动,可以吗?”

    李天擎没有说话,只眨了眨眼睛,算是回应。

    李小未心里一抽,但是还是强扯了一抹笑容,然后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偌大的房间,没有任何的家具,阳台上用厚重的遮光窗帘紧紧的挡住了外面的明媚阳光。

    “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

    电话铃声划破了屋子里的寂静,一双布满了岁月留下的痕迹的手拿起了听筒,疲惫的男音响起,“喂?”

    “恩,是我。”

    “记得别人?你确定没有搞错?”

    “这不可能啊。”

    “正常情况下,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出现的。”

    “恩,没错。”

    “那你有没有发觉这段时间他有什么异样的地方?”

    “你有按照我告诉你的,一步一步地去做吗?”

    “有?既然有,那怎么可能出现这样完全不在预料之内的情况?”

    那男人显然不相信对方的话,连语气里也是丝毫不掩饰的怀疑。

    “那除了记得除你以外的人,还有其他的不受控制的状况发生吗?”

    “恩,我知道了。你先再观察一下,要是还有什么异常再联系我。”

    “恩,好,再见。”

    男人挂了电话,把眉头皱成了川字形。

    “怎么会出现那样的状况呢?”

    男人低声自语道,随即好似想起来了什么,便转身进了左手边第一个房间。

    “这……”男人手里捏着一张从房间香炉里头拿出来的黄纸,展开一看,上面的墨迹已经散开,晕化成了一片黑色。

    男人满脸吃惊,紧紧皱着眉头,看了半天都没有看出来一个所以然。

    “叮咚叮咚”

    就在男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门铃响了。

    男人将黄纸又放回了香炉里,而后便转身去开门。

    “师傅!”

    看到站在门外的越老,男人很是吃惊,显然没有想到他会来。

    毕竟,越老是圈子里很有名望的前辈了。

    虽然说是男人的师傅,可是平日里就算是男人去请,越老也是不会轻易出山的,更不要说亲自上门了。

    “刘卓,为师算到你有了麻烦,便前来看你一看。”

    刘卓虽然很想问越老自己会有什么麻烦,可是还是先和越老打了招呼。

    这也是因为越老是个很迂腐的人,对于这些虚礼,越老是相当看重的。

    “谢谢师傅挂心。”

    “恩。”越老对刘卓的表现很是满意,一张满是褶子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师傅,您快进来坐。”

    说完这句话,刘卓尴尬的笑了笑。

    这屋子里头空荡荡的,别说沙发了,就是板凳都不见一条。

    坐?往哪里坐?

    “唉”越老叹了口气,“你说说你,都快四十的人了,自己的生活还打理不好。”

    “罢了罢了,不坐了。”越老见刘卓低着头,也就没了兴致再去说教,“我先问你,你是不是拿了柒彩砂纸予人了?”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冥王鬼夫宠妻无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冥王鬼夫宠妻无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