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拯救恶毒女配和重生婊(17)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公孙玄妙 书名:快穿:系统君是个圣母婊
    大狼青的到来让一向静谧的兰亭院变得――鸡飞狗跳、热闹非凡。

    不过此刻江晓雪可顾不上它,她正在听菅葭声情并茂地讲述假山遭遇。

    她知道菅葭一定是添油加醋了,但还是气到不行,这帮给脸不要脸的东西。

    菅葭又把和江菁菁的分析给她听,“估计就这样恨上咱们的。”

    “这是她说的?”江晓雪嗤笑,“没想到她也不是个糊涂虫,还有几分见识。不过你们漏了一样最重要的东西。”

    “神马?”

    江晓雪弹了她一记脑门,“财产啊,钱啊,傻不傻啊你们。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想咱们老太太肯定没少说这样的话‘江家的钱都是你们的’‘谁谁谁又添置了什么,花的都是你们的钱’,如此他们能不气吗?气成蛤蟆了都。”

    菅葭噗嗤一笑,“哈哈哈,姐你好比喻。说不定他觉得江菁菁的嫁妆也是他们的呢。”

    “那你以为呢,以他们那眼界能不眼红?真不是我自夸,这嫁妆幸亏在我手上,若到了江菁菁手上,嗬~早被老太太忽悠跑了。”

    “姐姐说的都对,你最厉害啦。”菅葭搂着她的肩膀谄媚,转而又道:“话虽如此,但我还是希望姐姐早日置自己的产业,不再受制于人,更何况钱湘又能靠多久呢。”

    江晓雪这会没再说那些理由,眼光沉沉,道:“会的,我在等一个契机。”

    菅葭兴奋道:“我能帮上忙吗?”

    “以前你是不能的,现在可以了。”江晓雪顿了顿,“看得出来钱湘跟你很投缘,但你不要提我的事,一句都不要提。她最讨厌被人利用,把她当傻子的人。”

    菅葭点头,“知道,一定谨记。”

    “不过,江宇峰兄弟的坏话可以随便说。她也烦他们,她说他们‘长得丑就算了,还觉得自己不错,没有半点自知之明’。”

    菅葭顿时抚掌大笑,“”夫人太有意思了,说的太对了。”

    等她笑够了,江晓雪继续道:“不过你也有一句说对了,就是那句‘江氏男丁不只有他们’。”

    菅葭心中一动,凑过去挨着继续坐着,“这事真的有可能?”

    “很难,不过可以谋之。”

    江晓雪也是第一次对江宇峰兄弟俩动了这个念头。

    她这妹妹还有多少日子好过,能耽误你们什么事?她已经在生活上多番照顾他们兄弟,怎地还是不知足,人心不足蛇吞象!放狗追咬一个久病之人,出了意外怎么办?想过后果吗?

    等等,江晓雪抓到了关键问题。

    “那狗怎么被你驯服的?!”

    菅葭摊手叹息,“这有什么可说的,我天生狗缘好啊。你听着――”

    菅葭打了个口哨,只听外面扑腾扑腾伴着丫鬟的尖叫声,一个长尾巴、三角眼,立耳朵的庞然大物乖乖地坐在菅葭面前。

    江晓雪捂眼睛,“好丑,诶哟,怎么长得跟江宇郎似的。”

    菅葭蹲下捧着狼青脑袋看,“哪里像,你不要侮辱它,虽然是条狗他也是有尊严的!”

    “不然,你给它起个名字吧。”

    “什么,你要养它?”

    满屋子丫鬟婆子竖起耳朵听,“当然啊,它护我有功。万一给它送回去,江宇郎报复它上我于心不忍。”

    听到江晓雪的妥协声,众丫鬟婆子在心中哀嚎:“让我(们)死一死吧,天……”

    “那姐你给起个名字吧。”

    江晓雪敷衍道:“就叫阿丑吧,反正挺丑。”

    菅葭沉思片刻,继而一拍狼青脑袋,“这个好,比墨香啥的好,就叫阿丑!”

    “阿丑!阿丑!你叫阿丑啦!”

    阿丑在屋子里兴奋地跳来跳去,好像知道它被主人接受了似的。

    众丫鬟婆子泪目。

    这边菅葭在告状,那边江宇峰兄弟俩也不消停。

    看着仰在榻上上药的哥哥,江宇峰也是气到不行。

    “你说是不是没事吃饱了闲的,为什么要去惹她们?你当人家傻啊,青天白日看不出你是故意的?”

    江宇郎痛地直哼哼,“我不还是为你报仇,是你说那些女人羞辱与你。我他妈就是想吓吓她们!不过是女人罢了,还想骑在爷们头上,也不看看她们配不配。哎呦……轻点……”

    一边小厮连声道是。

    “不是跟你说清楚了,那些女人不过三四年后肯定通通离府嫁人去了,爹和老太太压根不喜她们,根本成不了什么气候。你有什么可担心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

    这两兄弟原来并不在南街生活,曾在临城讨生活,谁知这江宇郎竟然把邻居家的姑娘搞大肚子,差点被邻居打死。

    后来痛哭流涕诉说真情那家人才没报官。

    没办法那就成亲吧,可这江宇郎并不认命,他才不要在这穷地方过一辈子。江宇峰便出了个主意,逃到阳城去投靠江家,不过要江宇郎保证再也不犯同样的错误。

    好在二人当日是化名‘江大’、‘江二’混迹于贫民之中,就算邻居报了官也没法追捕。不过江宇郎一点都不担心,那老汉哪有脸报官啊,自己女儿犯贱还有脸了不成?呸。

    就这样两兄弟来到了阳城,终于找到了舅舅,后暂且住在南街混日子。

    本来想着就这样浑浑噩噩过一辈子,却没想会等到这么一个好机会――江家二房要选个养子继承家业。无父无母的他们反而成了优势,又兼八字旺财,查清身世后和江家二爷李氏见了一面,很合眼缘。

    江二爷和李氏满意了,但钱氏并不满意,好说歹说才勉强只认江宇峰一个,另外一个说什么都不认。

    无法,如今钱氏不是随意拿捏的角色了,只得妥协。

    江宇郎一脚踹倒小厮,连声叫滚。

    等小厮滚带爬出去了,方瞪着三角眼道:“ 要我说,要不是你哥我犯的那件事,你能有今天的好日子?江府嫡子,继承家业~多风光啊,怎么要把我这亲哥哥撂开手了?别让我阻了你的好前程!”

    “大哥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江宇峰这条命是哥哥从别人口里抢食喂大的,这我岂能忘。做弟弟的只是提醒下一下大哥,我们今天的一切来之不易,不能出错。等到我真的继承的江家,随你折腾。可现在不行,你想想咱们现在除了吃的用的强些,手里连个三五百两都没有。”

    江宇郎自觉理亏,方才气性上来也是口不择言,听弟弟一说暗自后悔,便接着他的话说道:“可不是,要我说咱们还不如江晓雪有钱,你看那丫头和她妹妹穿的带的,听老太太说江晓雨吃的药每年就要几千两银子。你知道她们出嫁得出多少嫁妆吗,光那江菁菁的嫁妆都海了钱了,聘礼才回几个钱,怪道都说女儿是赔钱货,这江家的女儿不仅赔钱,简直是在吃钱!她们吃的谁的钱,还不是咱哥俩的么。你不心疼,我都要心疼死了!”

    “咱们哥俩都是过过穷日子的,怎么可能不心疼。不过再心疼也得忍着,小不忍则乱大谋。我本来想拉拢江菁菁来着,谁知道被你一搅和……算了,现在不结仇就不错了。”

    江宇郎忍着惭愧道:“你既然要拉拢她,干嘛要为难她?”

    江宇峰语气不屑道:“诶~女人嘛,有时候给一巴掌再给一甜枣效果更好,不然都没法搭话。”

    说起女人,江宇郎兴奋了,“话说这江府三个女的长得都比挺好看,你看老三那脸盘那身段,再看老二虽然矮了点,但前凸后翘该有的都有,你不知道我今天摸了一把那妞,隔着衣服都感觉皮肤滑*嫩。就连病秧子今日一见都是秀气,那眼睛鼻子长得,就是眼神有些吓人。”

    “得得得,一说女人你就来劲了,你啊早晚死在女人肚皮上。”

    “我这叫‘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说罢,又不放心地问道:“那江菁菁利用不了了,还有别的招吗?”

    江宇峰眼神忽而变得狠辣,“有,或许还可以一劳永逸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快穿:系统君是个圣母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快穿:系统君是个圣母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