饲养170:宴会风波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秋囚囚 书名:萌宠之影帝的完美饲养
    宴会厅二楼化妆室

    江小鱼在吃完早餐后,便由苏锦和卷卷的陪伴来到宴会厅二楼化妆室,江小鱼将在这里完成今天的妆容。

    化妆室里早就等好了被请来的高级造型师,见到江小鱼时,眼睛一亮。

    “江小姐皮肤真是太好了。”为江小鱼造型的丹尼斯捧着江小鱼的脸,一脸惊叹。

    江小鱼抿了抿唇,伸出手指指向额头的一个红点:“哪有,这里冒了一颗痘痘。”

    一大早起来就发现额头上冒了个痘痘的江小鱼心情是非常微妙的。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傅景生在浴室里把她按着亲了之后,她羞答答的继续洗脸,这才发现自己额头上长了颗痘痘。

    见状,傅景生还亲了这颗痘痘一下。

    此时此刻,摸着那颗小痘痘的江小鱼脸蛋儿不知不觉红了。

    丹尼斯笑:“这么一个小痘痘不碍事,很容易盖住。”

    “你的皮肤真是好的没话说,就连痘痘也长得这么可爱。”丹尼斯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

    江小鱼:“……”夸得都快让她起鸡皮疙瘩了。

    苏锦在一旁翻了个白眼:“丹尼斯,抓紧时间,好好造型。”

    丹尼斯画着精致眼尾的眼斜了斜苏锦:“苏,你越来越不可爱了。”

    江小鱼惊讶道:“大嫂,你们认识?”

    苏锦:“我希望自己不认识他。”

    事实上苏锦和丹尼斯是好朋友,正是她请的丹尼斯来替江小鱼造型。

    江小鱼不知道,丹尼斯是顶级造型师,在国际都享有很大的声名。

    一般人很难请到他来造型,就连在娱乐圈里作为大腕的傅景生,也是因为苏锦的关系偶尔被丹尼斯化几次妆。

    丹尼斯立刻作西子捧心状:“苏,你不爱我了,我的心已碎成一团渣。”

    苏锦:“……”

    卷卷补刀小能手上线:“丹尼斯叔叔,你捧心的动作好像东施效颦。”

    丹尼斯揉了揉卷卷的小卷毛,挑眉道:“卷卷,你这头毛要不要再修剪修剪?”

    “不要!”卷卷立马护自己头发,“你要碰我一根头发,我跟你拼命!”小模样张牙舞爪的,忽略她萌萌的外表再加不到一米二的身高,还是……挺有气势的。

    丹尼斯顺手弹了弹卷卷的额头,也不再逗她,开始替江小鱼做造型。

    不愧是顶级造型师,两个小时的时间,江小鱼在丹尼斯的手上,几乎是变了个模样。

    苏锦坐在另一边,眼睁睁看着江小鱼在丹尼斯手里一点一点变化,不由感叹,丹尼斯这个人虽然二了点,但是专业技能没得说。

    总觉得什么东西到了丹尼斯手里,都能化腐朽为神奇。

    江小鱼的短发居然被丹尼斯的巧手一一盘在了脑后,以碎钻小发簪一一固定,整个头顶看过去,都是星星点点的隐在头发里闪闪发光的小碎钻,看起来格外可爱灵动。

    两边侧脸各留一缕小碎发,被烫发棒烫了个俏皮的小卷儿。

    雪团似的脸上一一上痕迹,眼睛画了精致的眼线,将她圆圆的眼睛拉长。

    她的睫毛本就长,上了睫毛膏更显纤长,长长的,就像两轮小扇子,感觉眨快一点,能掀起一股小风来。

    鼻梁打了高光,更显立挺。红润的嘴唇上了淡粉的颜色,像果冻一样Q弹。

    两侧脸颊用了修容粉,修饰了江小鱼圆圆的轮廓,让略显婴儿肥的脸变得立体,立刻成熟了几分。

    粉嫩的耳垂上挂着一对晶莹剔透的玉石耳坠,在灯光的照射下,隐约能看到里面流动的雾气。

    ――这是上好的种玉才能有的特质。

    雪白的脖子上截着一条项链,项链中间是一颗心型的粉钻,衬得江小鱼脖子上的皮肤俞发白嫩丝滑。

    知道江小鱼喜欢萌萌哒的颜色,所以傅景生专为江小鱼定制了一件粉色的斜领礼服,露出另一边粉白圆润的肩膀及手臂。

    另一边则是有着飘逸的大袖,透着一点古风,微微一抬手,则会露出藕节儿似的手腕。

    腰上做了收腰设计,将江小鱼小巧的腰线露出来,再往下,裙摆落在膝盖上两分,露出江小鱼虽然短,却笔直的笋尖儿似的腿。

    脚下套着一双镶着碎钻的跛跟凉鞋,恰当好处的透出江小鱼五根肉嘟嘟泛着粉红的脚指头。

    ――之所以会选跛跟,傅景生考虑到江小鱼没穿过高跟鞋,怕选高跟的会累着她脚,所以才精挑细选的选了跛跟。

    此刻,江小鱼看着镜子里满含灵动却又不失优雅的女孩,整个人都懵了有木有。

    江小鱼伸出手摸自己的脸:“这真的是我吗?”

    尼玛,她虽然知道自己长得不差,但从来没发现,自己漂亮的好像有点过分。

    这会儿,江小鱼都有些飘飘然了。

    难怪,难怪女生都喜欢化妆,化妆这玩意儿真的有魔力啊。

    “来来来,小鱼儿,给大嫂看看。”江小鱼还来不及感叹自己的美,整个人被苏锦拉到身边,目光犹如X光一样扫过江小鱼。

    “啧啧,我们小鱼儿的颜值没的说。”苏锦满眼放光,“那些什么小花旦啊影后啥的,连我们小鱼儿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

    江小鱼嘴角不住往上翘,虽然知道苏锦是‘自家人看自家人怎么看都好看’的想法,但是这不防碍她心中正美美的冒泡。

    丹尼斯还在等着江小鱼说一两句谦虚的话呢,结果就见江小鱼也是一脸‘我怎么这么美’的表情,忽尔之间就明白了,为什么傅家会看上这个小姑娘。

    ――傻得可爱。

    “来来来,手腕上还差一样东西。”丹尼斯上前,拉开苏锦,从一旁首饰盒子里拿出一条细链套在江小鱼腕上。

    然后托着下巴看江小鱼,想了想,再在江小鱼头发上放了一个水晶发冠,如此,打了个响指:“完美。”

    恰在此时,紧闭的房门被推开。

    傅景生的声音响起。

    “好了吗?”

    傅景生也换了一套高级订制的西装,配上仿佛上天雕刻的完美容颜,高挑的身材,整个人好像从画里走出来似的。

    苏锦‘哇’了一声,满眼星星。

    他们家小五实在太帅了有木有!

    卷卷小跑到傅景生身边:“五叔,你快看小鱼儿,比公主还要美!”

    傅景生牵着卷卷走近江小鱼,此刻江小鱼是面对镜子,背对傅景生哒。

    因此傅景生只看到换了衣服的江小鱼的背影,还没看到江小鱼的脸。

    可就算只看到一个背影,也让傅景生眼前一亮。

    “小鱼儿。”他喊。

    然后江小鱼慢慢的转身,朝他绽放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傅景生。”

    提起裙摆转了个身:“漂不漂亮!”敢说不漂亮,我揍死你。

    傅景生没说话,目光紧紧锁住江小鱼。

    在傅景生心中,江小鱼无疑是美的,但这种美是那种小女孩的美,透着稚嫩。

    可此刻,江小鱼在他面前,仿佛突然之间由一个小女孩蜕变成一个美丽的女人,那种冲击力是致命的。

    这个时候,傅景生心中忽然升出一股强烈的情绪,他要将江小鱼藏起来,不让任何人看到。

    尤其是男人。

    ――没看到丹尼斯已经眼冒绿光了吗!

    他甚至后悔,为什么会给江小鱼订制这样的裙子这样的鞋子这样的首饰……

    “傅景生。”

    江小鱼伸出嫩白的小手在傅景生跟前晃,手腕上细碎的链子反射出一抹亮光,几乎是刹那间,傅景生抓住了那只手。

    陡然被抓住,江小鱼有些不好意思。

    ――毕竟还有其他人在嘛。

    傅景生捏了捏江小鱼脸蛋:“我保证你今天是最漂亮的一个。”

    江小鱼嘿嘿的笑。

    苏锦在一旁酸酸的道:“哎哟,人家进来眼里心里就只有一个人,我这个大嫂在这里被当摆设了哟。”

    妈蛋,小五和小鱼儿站在一起不要太养眼。

    她好想去找她家傅景诚求安慰。

    丹尼斯打了个口哨:“哈喽,生。”

    傅景生目光落向他,眼中无奈一闪而过:“丹尼斯,我应该感谢你将小鱼儿打扮得这么漂亮还是应该愤怒呢。”

    丹尼斯哈哈大笑:“放心,有你这么个护花使者在江小姐身边,就算她美出天际,也没人敢多看她两眼。”

    几人又聊了几句,丹尼斯便换衣服了。

    他也是参加宴会的一员,自然得替自己准备准备。

    苏锦带着卷卷也去准备,转眼间,化妆室只剩下江小鱼傅景生二人。

    没有其他人在场,江小鱼在傅景生面前就随意多了。

    她捧着自己脸蛋,对着镜子左看右看:“傅景生,啧,我觉得你捡到大便宜了。”

    “哦?”

    傅景生站在江小鱼背后,高大的身影将她娇小的身子盖住,镜子里出现的两人犹如金童玉女般,般配的不行。

    傅景生满意的看着镜子中的二人,微微倾身,将江小鱼环在怀里:“我捡到什么便宜?”

    江小鱼依恋的偎进傅景生,对着镜子里的傅景生翻了个大白眼,说:“我长这么美,你难道不是捡了个大便宜?”

    傅景生轻笑,反将一军:“我记得某人还是我的真爱粉,你说,谁占便宜?”

    江小鱼:“……”我竟无言以对。

    两人对着镜子腻歪了一阵,江小鱼手机震动,是朱淘淘打电话来,她和白可可已经到门口了。

    江小鱼放下手机:“淘淘和可可她们到了,我去接她们。”

    “我和你一起。”傅景生拥着江小鱼一起下楼。

    傅宅除了一条青石小道通宴会厅外,还有另一条大路,这里允许车辆进来。

    傅景义和阮惜寒在出任务,回来不了。

    不过傅景义派了些兵过来当侍者,一旦客人来,则会有侍者上前将客人的车停好。

    傅景川之前陪他一任女朋友在外地旅游,今天早上回来了。

    之前江小鱼在化妆的时候傅景川就闯了进来,不过被苏锦赶出去了。

    楼下宴会厅已经三三两两聚起人,傅家几位主人都在接待客人,傅景生拥着江小鱼下楼引起众人注视,看到江小鱼时,眼前一亮。

    尤其是傅景川,看到江小鱼时,差点没忍住上前捏两把。

    嘤嘤嘤嘤,早知道昨天他就赶回来了。

    小鱼儿变大仍然这么萌!

    来的客人非富即贵,接到消息,傅家这次举办的生日宴会的主人,是傅家老五未来的媳妇。

    这场生日宴会虽然不是订婚宴会,但也和订婚相差无二了,反正都是向上流社会昭告江小鱼的身份。

    众人朝二人和善的笑,江小鱼也学着傅景生的样子绽放笑容,然后与傅景生一起走出大门。

    正好迎上朝里走的白可可朱淘淘二人。

    她俩今天也穿的很漂亮,不过在见到江小鱼时,白可可心直口快:“江小鱼,你这是整容了吧?”

    朱淘淘虽说没说话,但脸上表露出和白可可一样的意思。

    傅景生:“……”

    江小鱼:“……”

    白可可身后跟着的白妈白爸脸一僵,恨不得把自己二货女儿塞回肚子重造。

    白妈轻喝一声:“可可!”

    白爸则向傅景生道歉:“傅五少,不好意思,可可这丫头从小被我宠惯了,说话没遮拦。”

    如果只是江小鱼一个人在这里,白爸肯定不会说什么,毕竟他知道白可可和江小鱼的关系有多好。

    白可可还带过江小鱼去家里玩,白爸白妈自是认识江小鱼,并且他们也很喜欢江小鱼。

    但问题是,江小鱼不是一个人出来的,在她身边还有一个傅景生。

    这次傅家明面上是替江小鱼开个生日宴会,但真正的意思,这些收到请柬的上流人士怎么会不知道,这是傅家向他们宣布江小鱼的身份呢。

    傅五少未来的妻子,谁敢怠慢?

    傅景生还没说话,江小鱼不乐意了。

    “白叔,你说什么呢,太见外了不是。”

    江小鱼捏捏自己的脸,朝白可可瞪眼睛:“姑奶奶我是天生丽质,我看你就是嫉妒我的美貌。”

    然后又朝白妈问好。落后两步的朱爸朱妈也跟着踏上来,江小鱼赶紧上前打招呼,她自然也认识朱爸朱妈哒。

    朱妈拉起江小鱼的手,笑得合不拢嘴,满脸赞叹:“今天小鱼儿可真美,美得我都不敢细看了。”

    朱淘淘凑上去:“妈,我呢我呢。”

    朱妈一个巴掌推开自己女儿,继续去夸江小鱼,反正在朱妈白妈眼里,自己的女儿都不好,别人家的女儿才是最好,尤其这个‘女儿’还是江小鱼这么玉雪可爱哒!

    这厢傅景生也跟着江小鱼向白、朱两家长辈打招呼,喊的还是跟江小鱼同样的称呼,可把朱、白两家长辈吓了一跳。

    后面陆续有客人进来,正好听到傅景生对朱、白两家长辈的称呼,这让他们心中暗自思量。

    傅景生摆明这是要亲近朱家和白家,朱、白两家也是走了狗屎运了,两家都养了个好女儿,居然是傅景生未来妻子的闺蜜。

    当然,也从侧面看到傅景生对这个未来妻子的珍视。

    这些人不停打量江小鱼,打量完后不由点头,确实是个漂亮的美人儿。

    看到这些人,傅景生朝朱、白两家父亲做了个抱歉的手势,朝新来的人走过去。

    江小鱼很上道的引着朱、白两家进大厅。

    江小鱼最不耐烦的就是和人寒暄,朱淘淘和白可可也不喜欢,进了大厅之后,花痴三人团迅速找机会撇下身边的人,穿过另一道走廊,然后从另一侧楼梯上了楼,进入休息室。

    进入休息室,江小鱼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怎么会这么多人?”

    朱淘淘拿起茶几上的苹果就咬了一口:“今天来的都是一些一流家族,帝都的一流家族可不多。我和可可我们两家在帝都只算是二流家族,若不是沾了你的光,哪能来啊。”

    白可可赞同的点头。

    江小鱼仰天叹气:“好麻烦。”

    “有什么麻烦的。”白可可白了她一眼,见朱淘淘吃的欢,问了一句,“好吃吗?”得到朱淘淘的点头后,也迅速拿了颗苹果咬,边咬还不忘回答江小鱼,“全程你就交给男神,等会儿宴会正式开始,你再下去照着稿子说两句,之后我们躲在角落里吃就行了。”

    朱淘淘接道:“而且你也可以稍微记一下帝都的一流家族有哪些,毕竟你以后可是要成为傅家媳妇的人,这些起码得懂。”

    江小鱼头疼。

    “到时候再说吧。”她兴致缺缺。

    “行啦,今天你可是主角,别臭着一张脸,”白可可将啃了一半的苹果扔下,“来来来,快来看我给你准备了什么。”

    江小鱼眼睛一亮。

    巴巴的走到白可可身边,然后白可可就从随身手包里摸出一个小盒子。

    将盒子塞到江小鱼手里,白可可挤眉弄眼:“这是我亲自去给你选的最好的一个牌子,还是你喜欢的草莓味儿哟。”

    江小鱼迅速拆开漂亮的包装,露出一个粉红色的外壳,外壳上杜蕾斯三个字格外显眼。

    江小鱼抬头,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白、可、可!”

    然后跳起来就想去打白可可。

    白可可慌忙做了一个停的手势:“穿得这么漂亮,要淑女淑女。”

    朱淘淘在旁边笑得喘不过气来。

    白可可见朱淘淘居然在看戏,不甘心,将矛头指向朱淘淘:“这个还是朱淘淘提议的,她还给你买了情趣内衣呢,放在车上,打算等会儿再给你。”

    江小鱼:“……”

    朱淘淘怒拿苹果指白可可。

    白可可回她一个‘死道友不死贫道’的眼神。

    眼见着江小鱼要发飙,白可可语重心长的道:“小鱼儿,我们也是为了你好。这是为你和男神之间增加情趣嘛。”

    朱淘淘斜眼看江小鱼:“你不要告诉我,你还没和男神啪啪啪?”

    江小鱼脑海里立刻蹿出昨夜的画面,脸蛋‘biu’的一下红了。

    白可可和朱淘淘:“……”我擦,真啪了?!

    她们其实也就是猜测而已。

    现在,江小鱼的脸色无疑是在告诉她们,她们的猜测属实。

    两个对视一眼,齐齐尖叫一声,然后扑向江小鱼。

    “快说实话!”

    “什么时候啪的!”

    江小鱼挡她们:“别把我衣服发型弄乱了。”

    听到江小鱼的话,白可可和朱淘淘真不敢乱动了,这发型和衣服一看就是精心打造的,要真皱了乱了像什么话。

    但是两人却死死盯着江小鱼,企图用眼神逼问江小鱼。

    江小鱼不想理她们,这种太过私密的话让她不好意思说,然后威胁的瞪了两人一眼:“不要再问了,上次我的威胁还有效。”

    白可可和朱淘淘心中同时怒骂一声:操。

    上次她俩也是追着问江小鱼和男神啪啪啪没,结果江小鱼扬言要禁她们的言,她们只能作罢。

    可今天是江小鱼的生日,而且她刚刚还那么可疑的脸红,她们要不问下去都对不起自己。

    没想到,江小鱼还是用老办法来威胁她们QAQ

    江小鱼见俩基友耷拉下脑袋,没有丝毫罪恶感。

    “你们不要告诉我,我的生日上你俩就准备了这个?”

    白可可和朱淘淘怒瞪她一眼,最后心不甘情不愿的从手包里掏出给江小鱼的真正的生日礼物。

    朱淘淘送的是一对耳坠,一颗坠子里刻着淘,一颗坠子里刻着可。

    江小鱼看了,默:这是要让她将那俩货一直戴在身上的节奏吗!

    不过还是欢喜的将耳朵上的坠子取下,换上这一对。

    又看白可可送的。

    白可可送的则是一枚鱼状的胸针,江小鱼将这枚鱼型胸针别在衣服,别说,还挺适合的。

    朱淘淘和白可可齐齐向江小鱼比了个大拇指。

    三人在休息里打发时间,大概半个小时后,算着时间,三人下楼。

    正遇上傅景生。

    白可可和朱淘淘一见到男神就兴奋,不过发现男神的注意力全在江小鱼身上,偷笑两声,悄悄的溜了。

    ――那什么,当电灯泡是很可恶哒!

    尤其还是两个!

    傅景生很快就注意到江小鱼耳坠换了,胸前多了颗胸针,猜是白可可和朱淘淘送的。

    见江小鱼开心,也就任由她去了。

    也不告诉她,她刚刚取下的那对被她随意扔在茶几上的玉石耳坠子价值百万。

    十二点整,宴会正式开始。

    傅老爷子精神矍铄的上台说话,先是感谢众人的莅临等,然后再介绍江小鱼的身份。

    “……从今以后,江小鱼就是我傅家的人。”伴随着傅老爷子最后一句话,台下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

    众人看向江小鱼的目光含了打量。

    刚刚傅老爷子那番话可值得探讨。

    在场谁不知道江小鱼现在只是傅景生的女朋友,两人还没结婚,未来还有许多未知因素。

    可傅老爷子说的是‘江小鱼就是我傅家的人’而不是‘江小鱼就是我傅家的媳妇’,两字之差,可谓天壤之别。

    前者代表,就算江小鱼最后没和傅景生在一起,那江小鱼也是傅家的人。

    后者代表,江小鱼如果没有和傅景生在一起,那自然就不属于傅家人了。

    由此可见,江小鱼在傅家这般受宠绝不仅仅是因为傅景生的原因,肯定还有其他原因。

    江小鱼也上台说话,都是备好的稿子,她几下就记住,面不改色的将稿子念出来,那模样,就跟背书一样。

    看得傅家人差点笑出声来。

    这些参加的宾客都属于一流家族,见多识广,江小鱼是发自内心的说话还是背稿子一眼就能看出来。

    偏偏江小鱼背得如此投入,小脸上一片认真,令底下的看客除了好笑之外,也没有被轻视的感觉。

    毕竟,在场许多人都如江小鱼这般在讲话的时候背稿子。

    只是不像江小鱼这样一字不落的背下来而已。

    不远处一个角落,一个穿着红色礼服的美丽女人挽着身旁的男人,自从江小鱼站在台上说话时,这个女人的眼睛就陡然瞪大,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真的是她!”

    “哈哈哈。”

    女人脸上的惨白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怨毒,那双画着妆的大眼倾刻间布满猩红,诡异的却是,女人嘴里居然发出了令人头皮发凉的低笑。

    身旁的男人在听到她的喃喃自语时感受到不对劲,微微侧头低声骂:“田怡心,不要给我丢脸!”

    尼玛,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早知道就不带这个女人来了。

    这次之所以带她来,也是想着她这几日在床上将他伺候得舒服了,心情正好,顺口便答应了带她来的提议。

    事后他后悔,傅家的人要是知道他带一个情妇参加傅五少未来妻子的生日宴会,只怕会生气。

    但这个女人像是看透他的心思,更加在床上讨好他,让他说不出拒绝的话,最后便带她来了。

    没想到居然如此失态。

    想着刚刚台上站着的娇娇女孩,男人眼里滑过一抹火热,那才是极品。

    再看身边这个,加之此刻对脸脸色难看,生生坏了那张好看的脸。

    心中厌烦,男人脸上便现了不悦之色。

    不过见田怡心已经安静,也就不再管她,继续听台上的娇娇女背致词稿子,一时之间忽略了田怡心脸上的疯狂。

    江小鱼稿子已经背后倒数第二句,心中一松,脸上的笑容更真实了些,落在众人眼里也就更漂亮了些。

    白可可和朱淘淘站在人群中,摸着下巴流口水,尼玛今天江小鱼真是美爆了!

    江小鱼最后一句稿子念完,不着痕迹的朝傅景生眨了下眼睛,傅景生会意,上前准备接过她的话筒说话。

    就在这时,人群后面忽然骚乱,伴随着人的惊呼,一个红色的影子从人群中蹿了出来。

    将手里拿着一物朝江小鱼狠狠砸去。

    “去死吧,江小鱼!”

    伴随着女人怨毒的声音,一声巨响从高台处轰然响起。

    异变发生太快,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

    离高台近的,都被这场突如其来的爆炸殃及,纷纷被气流掀翻在地。

    好在不是爆炸中心,只被气流震了一下,并没受伤。

    傅景诚将惊慌的妻女推到安全地带。

    傅景行傅景川将傅老爷子和何婶从地上扶起来。

    傅老爷子顾不得自己,厉声喊:“去看景生和小鱼儿!”

    傅景行一个箭步冲上已经被炸得面目全非的高台。

    向来冰冷的脸上布满焦急、担忧、害怕……

    就在傅景行刚刚踏上高台时,一股气流从高台中心呼卷开来,吹散了因爆炸起的浓烟。

    高台中心,江小鱼站在傅景生身前,嫩白的手指伸在前方,沿着手指滑落的血蜿蜒出一道血线自手肘,再成滴状落在地上。

    人的肉眼可见,以江小鱼伸在空中的手指为起点,一层薄薄的淡红色光幕围住了她和傅景生。

    光幕中的两人,毫发无伤。

    江小鱼脸色很白。

    伸在空中的手做了一个怪异的手势,伴随着这道手势,那道淡红色的光幕消失在空中。

    在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时,江小鱼已经迅速从高台跃下,来到刚刚从地上爬起来,满脸张狂笑的红衣女人身前。

    染着鲜血的手高高扬起,随后重重扇在红衣女人脸上。

    红衣女人凄厉的尖叫声响起。

    江小鱼手中的血在沾到女人脸上时,诡异的全部渗透进女人皮肤里,所过之处,犹如火炙,女人疼得受不了的倒在地上。

    江小鱼往日脸上萌萌哒的笑容消失不见,取而代之是无尽杀意。

    那股杀意犹如实质般从身上散发出来,令得周遭的人头皮发麻,全身颤抖,用惊恐的目光看向江小鱼。

    ――为什么处于爆炸中心的江小鱼和傅景生会没事?

    ――为什么江小鱼手上会散发出红色的光芒?

    ――为什么江小鱼的血沾在红衣女人皮肤上,却能渗透进对方皮肤,让对方惨叫不已。

    江小鱼目光冰冷的看着地上翻滚的女人,声音微微低哑,带着一股犹如死神来了的惊怵感。

    “你差点杀了傅景生,这一点,”

    “罪不可恕!”

    伴随着最后一个字的落下,江小鱼双手置于胸前,全身灵力调动,十指翻飞,快若闪电,一道肉眼看不到的阵法在空中形成。

    她的手臂微微一抖,残留在臂上的血珠整齐飞向空中虚无的阵法上,刹那红光大盛。

    那只手臂上的淡粉色长袖在空中滑过一道优美的弧度,半空中虚无的阵法朝红衣女人头顶拍下!

    一旦阵法融入红衣女人头顶,江小鱼就可以生生将红衣女人魂魄扯出体外。

    ――这样的痛楚,不亚于魂飞魄散。

    就在抽魂阵即将落入红衣女人头顶时,江小鱼背后一暖。

    “小鱼儿,我没事。”

    傅景生紧紧抱住江小鱼,嘴唇触在江小鱼耳畔,一只大手紧紧抓住江小鱼扬在空中的手。

    傅景生心脏一抽一抽的,直觉此刻江小鱼做的一切动作即危险又可怕。

    所以,他必须阻止江小鱼。

    他不想让江小鱼在众目睽睽之下背负上杀人的罪名。

    哪怕那个人该杀。

    在傅景生的这一触下,江小鱼浑身的戾气散光,脑子一凉,理智回笼。

    她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再看一眼地上的红衣女人。

    眼底闪过一抹惊讶。

    她、她刚刚做了什么?

    还来不及细想,脑海中传来一阵剧痛,江小鱼闷哼一声,身体一软,倒在了傅景生怀里。

    傅景生心脏一跳,搂着江小鱼转了个身,厉声道:“小鱼儿!”

    傅景诚疾步上前,在江小鱼眼睛和脉搏上探了探:“只是晕过去了。”

    傅景生浑身松下来,紧紧抱住江小鱼,顿了两秒后,抱着江小鱼往外走。

    没有人阻止他。

    傅景诚看着众人,目光梭巡,最后落在与红衣女人一起前来的男人身上,向来温和的脸上泛起一抹狠意。

    此刻,傅景诚再也不是医院里慈和的医生。

    而是――傅家长子!

    是最疼爱的差点丧命的弟弟和弟妹的长兄!

    “郑和。”

    他的声音在大厅内传送开来,带着一抹不容忽视的狠厉。

    场内的侍者在爆炸发生之后,迅速将大门掩上,封锁出口,防止有人趁乱逃跑。

    此刻,听到傅景诚的话,两名侍者上前将企图掩藏住自己的郑和扭送过来。

    郑和大声叫:“不关我的事,我不知道这个女人身上怎么会有小型炸弹!”

    郑家今日就来了郑和一个人,郑家虽然在帝都属于一流家族,然而,一旦傅家倾全力要对付一个人,郑家护不住他,也没那个本事护住他。

    傅景诚看着脸色慌乱的郑和:“今日之事,你郑家若不给我弟弟弟妹一个交待。”

    “我,傅景诚,代表傅家,势必追究到底!”

    郑和惊恐的抬头,看了一眼目光冰冷的傅景诚,目光再转,一一滑过傅景诚身后其他傅家人,他们的目光让他明白。

    傅家人,怒了。

    *

    谁也没料到这场宴会会出现这样的变故,傅家人朝刚刚被爆炸涉及的人道歉,好在这些人也就是被气流掀倒在地上,并没有受伤,在傅家人道歉之后摇头表示不介意。

    这些人知道傅家人接下来会很忙,也就不再打扰,纷纷告辞离开,并扬言需要帮忙的话就说一声。

    这个时候,若是能和傅家结上关系,那是再好不过的。

    此刻,傅老爷子、何婶、傅景诚、安锦和卷卷都回主宅去了。

    傅老爷子身体年事已高,刚刚被气流波及,又加之担忧过度,晕厥过去了。

    剩下傅景诚、傅景行、傅景川在厅内主持大局。

    不过十分钟,厅内的人就走得差不多了。

    朱、白两家的长辈也离开了,但白可可和朱淘淘没有离开。

    傅景诚知道她们和江小鱼的关系,并没有请她们离开,而是让一名侍者带她们去了主宅。

    与傅家交好的席家来了席益和席末,席末也非常担心江小鱼,但他知道他没那个资格前去探望,只能眼睁睁看着朱淘淘和白可可随侍者离开,目光失落的收回。

    席益察觉到,揉了揉自家侄儿的头发,心中暗道:傻侄儿,就刚刚小鱼儿露的那一手便昭示了她的不同寻常,你呀,就别肖想了。

    成渝天和韩沉不喜欢宴会,便没参加,不过也拖傅景行带了礼物来。

    傅景川的那些个狐朋狗友留了几个下来,找来绳子把地上已经晕过去的红衣女人捆起来。

    其中一个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大男孩盯着红衣女人看了几眼,忽然说:“我认识这个女人,T大的学生,跟我弟一个系,是我弟的学姐,在读研。听我弟说还是他们系的系花,好像是叫――田怡心。”

    傅景川因为家里突出这样的事,整个人变得正经起来,他拉过说话的大男孩:“饭桶,你确定?”

    宋童:“等我给我弟打个电话确认一下。”

    他也是之前在弟弟的手机上无意间瞥了一眼,不是太能确定。

    很快,宋童的弟弟发来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女人背花而笑,很是漂亮。

    那张脸,与被捆起来的女人一模一样。

    ------题外话------

    小鱼儿是不是帅呆了!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萌宠之影帝的完美饲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萌宠之影帝的完美饲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