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活在夹缝中的苏家老爷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周琰西 书名:明姝
    苗氏气的半死领着女儿气冲冲回了苏府,谁知丫鬟兰汀上前回禀,“四小姐先一步已经回了暖屋。”

    “那她到底有没有到过上官府中?”苗氏不甘心的回问道,随即疲惫的跌回椅子中,“罢了,罢了,不管她有没有去过,我们这次都被算计了,赶紧想想明日该怎样向老太太解释吧。”

    “哼,你倒是先向我解释清楚才好。”苏远思冷着脸跨进门来。他被老太太召回京城,说是要到十六王爷府上送谢礼,原本以为是件天大的好事,没曾想刚进家门便就遇见这档子晦气。

    “老爷您什么时候回来的?”苗氏喜出望外的看到丈夫回来正要起身忽而又冷了脸坐下,“别是都逛过才轮到我的吧?”

    苏远思不耐烦的自己先坐了下来,冷喝道,“连老太太那里你都要占上风不成?”

    苗氏心中顿时有了几分欣喜,可面上却有些委屈的亲自给丈夫沏了杯茶奉上,戚戚然道,“我在外面受尽别人白眼嘲弄,回来还要被家人冷落,这可让我怎么活啊,我还不如去死了的好!”一行说着便开始期期艾艾的哭将起来。

    “你在家操劳辛苦我自然知道,但是这样冒冒失失的前去上官世家找人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这让我该如何向人家交代啊!”苏远思焦躁的用扳指不停的敲打着桌面,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世事难料啊!

    苗氏仍不死心,边哭边道,“四丫头是人眼瞅着进的上官府,怎平白无故的就不见了,这其中必定有鬼。我虽没寻着,但是好歹给了他们一个警告,难道就由着他们随意糟蹋我们苏家的丫头?”

    “胡说的什么,这样的话你也敢乱扯,看哪日我不休了你?”苏远思“腾”的站起来指着苗氏骂道。

    苗氏也豁了出去,仗着自己娘家的权势回顶道,“你休了我,我也要说,在苏家虽然我是当家主母,可是什么事情还不是要听老太太的。再说嫣儿是嫡出的长女,然地位却比庶出的丫头还不如。这样的日子我也过够了,索性拼死一搏,也不枉我白担了这个名分。”

    一席话说的苏远思没了脾气,又将苗氏搂进怀中好生安慰了一刻。许诺再不追究今夜的事情,大不了自己明日带了礼物上门赔礼道歉便是。

    一宿无话,清晨从苗氏处出来,谁知几个姨娘处除了三太太冷氏外全打发了丫鬟外面守着。见到老爷出门,二姨娘谢氏的丫鬟青云和四姨娘吴氏姐妹跟前的念人一同围了上来。

    青云先一步上前行礼道,“今儿个梁少爷要向老爷您回禀府里的账目,二太太打发奴婢来请您过去,她也要听听少爷近日是否有所长进。”

    好生合情合理的要求,倒让苏远思一时半会找不出拒绝的理由,支吾了片刻转向另一边。

    但见念人一件玫红色棉衣,葱花绿的拖地裙子,发鬓之上随意的用了两支钗环却衬托的她越发年轻俏丽,比去年见时又撩人了几分。

    “两位姨娘各准备了拿手的好菜,正等着老爷前去品尝呢。”温婉一个万福露出雪白藕段般的手臂,让苏远思看的移不开眼。

    昨晚苦思一夜掂量着今日该如何到十六王爷府上送礼,又怎样向上官府上赔礼道歉,这些自然都需要银子,是以清楚府中账目乃是当务之急。可是这会子不知怎的一门心思在念人那临风而立的一朵花儿身上,不由自主的过去将其扶起,拿手暗暗伸进棉袄袖中摩挲个不停。

    “老爷到底去不去,赶紧的给个话啊?”念人娇滴滴的撅嘴问道,鲜红的朱唇越发让苏远思不能把持。

    一旁的青云直气的咬牙切齿,都是些什么东西,竟然当着自己的面大白天里勾引老爷,还有没有规矩了?

    方此时灵犀从外面走了进来,乍见此情景先就轻轻咳嗽了一声,这才笑道,“今儿个倒是热闹,到底是老爷回来了,平日里可见不着这么多人呢!”

    苏远思触电般的撒开手,转身看向灵犀。灵犀便是苏母的另一双眼睛,不仅府里其他人畏惧三分,即便他身为苏家的当家人也心存忌惮。

    “回老爷,老太太那里摆了早饭就等着您过去商议事情。奴婢瞧着几位太太也必然心里惦念着您,想同您多说几句话,可大局为重,年关上向老太太多要几天假期合家团圆岂不是更好?”灵犀极为通情达理的说道,既安慰了苏远思,又给了丫鬟们回去回复主子的理由。

    苏纾刚进门便见祖母坐在上座,两位小丫鬟各自有条不紊的布菜,忙由绛雪脱了大衣裳就要上前去行礼问安。

    苏母开心的笑道,“快别让你们家小姐行礼了,早说过多少次,主子记不住,你们这些做下人的也该知道心疼主子。”伸手拉起苏纾一如往日般的让坐在自己身旁,指着桌上几样精致可爱的点心给孙女儿看,“这几样都是你最爱吃的,赶紧多吃点,瞧着好像又瘦了似的。女孩子家还是要圆润一些才有福气。”

    苏纾点头称是,心里却暗暗琢磨祖母今日打的什么如意算盘。坐了一刻不见其他人来,她便也捡着几样松软的吃食夹进祖母的碗碟中,怯怯道,“孙女儿昨夜贪玩跟着钟捕头外面看了会儿冰花,谁知竟然引起那样大的风波,是以一夜不曾安睡,此刻想来依然觉得羞愧不安。”

    苏母筷子稍微顿了顿,遂放下碗筷拿毛巾擦了擦手道,“这事远不能怪你,只能说是某些人居心不良故意无事生非罢了。我们苏家的儿孙都是知书达理之人。遑论你一个千金大小姐,即便是个丫鬟婢女又岂有深更半夜到别人府上厮混的道理,这话传将出去可让人怎么说我们苏家?!”

    不巧这时苏远思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听了个正着,昨夜被苗氏一番吵闹哭诉方安稳住对方,这个时候又听娘如此一说更觉得自己夹缝之中里外为难。不知不觉杵在原地,竟是忘了进门。

    “你站在那里做什么,难道要让为娘请你进来不成?”苏母抬头看见儿子,气愤难平的骂道。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明姝》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明姝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