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4章 阴灵真眼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萌萌点心 书名:阴夫求放过
    

    夏至喊了成安安半天,对方也没有起来,显然是昏迷了过去。

    周围已经有人指指点点了,甚至有人认出了夏至,已经拿出了手机准备拍摄。

    夏至感受着那些扎人的目光,也不再试图唤醒成安安了,费劲的将对方扶起来,然后拦住了一辆出租车,在出租车讶异的目光下,将成安安扶了上去,然后自己也上去了。

    夏至将成安安的脑袋扶在自己肩膀上:“去兰庭路三十五号。”

    司机从后视镜中看到的就是夏至扶着一团空气的样子。

    对方甚至还在对着空气低声说话。

    大白天的,一股子寒意却从脚底下一直冒到头顶上来。

    他想到了那些个灵异传说。

    “快点儿开呀。”

    夏至看车子半天不动,身后有被堵住的车子按喇叭了。

    她催促了一声。

    心中惊恐的司机赶忙发动了车子,嗖的一声窜了出去。

    ——

    季晨安打电话给秦海宴,居然没有打通。

    他已经听公司的人说了秦海宴今天提前离开,表现怪怪的。

    他也有些急了,连续又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有人接。

    最后季晨安直接开了手机定位。

    秦海宴被绑架之后,手机上随时安着定位。

    然后搜索到的那个位置,让季晨安有些讶异。

    “居然是这里......”

    “哪里?喂,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你这一直找不到人的话,我可就要先离开了。”

    身穿皮衣皮裤的女子正在季晨安旁边,听到了季晨安的自语,撇了撇嘴说道。

    季晨安寻来的人是吴眉。

    既然查了温涵的生平,自然也就会注意到这位同样道术精深的女子,吴眉又一向和温涵作对,最重要的是不同于季晨安的混不吝,做事全凭兴趣,经常给人挖坑的恶趣味,吴眉做事认真,只要接下的案子,便尽心尽力,不给人随便挖坑。

    所以季晨安考虑了一番之后,也不去费时间寻别人了,直接寻了吴眉来。

    若是季晨安真的说的假话,危言耸听,想来吴眉也不会帮着他遮掩的。

    只是没有想到,吴眉找到了,秦海宴不见了。

    不过幸亏手机定位到了位置。

    季晨安将手机合起,转头望向吴眉,表情放松了许多:“吴小姐抱歉,耽误了你的时间,不过我家少爷现在的位置也不算远,就在我们公司附近,我们快的话,开车十几分钟就到了。”

    吴眉是有心来帮忙的,季晨安态度不错,她也没有再挑刺。

    实际上是她觉得温涵给季晨安出的主意不对头,她很怀疑是温涵又在使坏。

    虽然因为风隐已经死了,她对温涵的心结解开了大半,可是和温涵作对已经成了习惯,更何况温涵本来做事就有些太过。

    她对秦海宴的印象不错,秦海宴也是帮她报仇的人之一,她还是想要报答的,所以便也就跟着季晨安出了公司,上了车。

    真的像是季晨安所说的,因为没有堵车,出了公司开车十五六分钟便到了地方,是一间公寓。

    季晨安望着那间公寓,眼中闪过些思绪。

    “吴小姐,跟我过来吧。”

    季晨安在前面领路,吴眉跟在后面走。

    两个人停在了一间敞开的屋子前。

    季晨安皱眉,快走了两步:“少爷!”

    他一眼便看到了倒在屋子中间沙发边上的男人。

    对方捂着头,满面苍白,额头上满满的都是冷汗,紧闭着双目,唇角不断的泄露出点点呻吟。

    “少爷,你怎么了!”

    季晨安的问题,秦海宴回答不了,因为他此刻什么外界的声音都听不到。

    他的精神仿佛沉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那黑暗空洞荒芜冷寂。

    他想要在里面寻找着什么,可是那里只有一片片的黑,没有丝毫其他。

    秦海宴觉得自己的脑袋都要割裂了一般的疼,疼的他想要自杀一般。

    他有种感觉,只要自己不再寻找,只要自己不再做这种徒劳的事情,便会停止疼痛,可是他不想停。

    他想要找到的就一定会找到。

    男人又是惨叫一声,整个人翻滚了一下,眼看着额头就要撞到沙发一角了。

    幸亏季晨安眼疾手快的将秦海宴拉住了,他也不再试图叫秦海宴了,直接拿出手机,拨打急救电话。

    秦海宴疼的厉害,季晨安按住他的手让他无法翻动,一个用力,挣扎着将季晨安推到一边,秦海宴以头便要磕到茶几角,那可比沙发角尖锐的太多。

    “少爷,不要!”

    季晨安被摔的气晕八素的,抬头便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大叫一声,哪里来得及阻止,他的声音一时间都变了调儿。

    “我给他看看。”

    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同时间一道光比之任何人的速度都快,落在了秦海宴的身上。

    他那蓄势待发的一击,瞬间停滞,不止是自残的行为停住了,甚至是整个人都不能够再动弹一下。

    季晨安大松了口气,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活了下来。

    他的手一抹自己的脑门,也是满头的汗。

    这一下子吓的。

    “多谢吴小姐,幸亏有你,你这是怎么弄的?还有我们少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是不是撞邪了?他先前还好好的。”

    庆幸之后便是担心,毕竟秦海宴就和被人定身了似的,他的三观即便已经不太正了,面对这样子的事情,还是忍不住的会不知所措。

    会担心无奈。

    秦海宴嘴里鼻腔间发出了声声闷哼,仿佛是野兽的惨哼一般,实在是让人听的渗得慌。

    吴眉深吸一口气,走到秦海宴的面前,望着对方:“只是定身符,放心,等会儿就失效了。”

    她的手伸出,便要按住在秦海宴的眉心处,查探他的情况。

    下一瞬,秦海宴猛的睁开眼睛,那双眼睛一片沉暗,宛若最深沉的深渊一般,能够将人吞噬,其间夹杂着的是酷烈寒冷,里面是死亡。

    一对上他的眼睛,仿佛对上了无尽森罗一般。

    季晨安望见了无间地狱,望见了种种酷刑,望见了恶鬼哀嚎。

    仿佛就在眼前,仿佛就在耳边,仿佛他就身处其中。

    他看到了恶鬼被拔去舌头,望见恶鬼被阴魂慢慢的锯成两半,不断哀嚎,望见恶鬼在刀山火海被驱逐着行走,望见了恶鬼被生生的开膛破肚。

    阵阵血腥味在鼻端飘荡。

    他不是没有见过鲜血尸体的人,可是与这般活生生的折磨哪里可以同日而语,与这般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哪里能够相提并论。

    他的眼睛不断的瞪大,里面全是惊恐。

    有阴冷的两双手按住了他的双臂,然后压着他走向前方暗红色血迹浸满了的刑台。

    季晨安想要反抗,可是他一动都不能够动。

    他看到了铁钩子,被烧的通红的铁钩子,向着他被迫张开的嘴里探去。

    “醒来!”

    一声厉呵,吴眉一张符箓落在了季晨安的眉心处,黄橙橙的符箓上血红色的朱砂纹路蓦然间亮起了赤红的光芒,眼前一切烟消云散,身后压制的阴冷力道彻底消失,季晨安猛的一晃身子,清醒了过来。

    而秦海宴,已经双眼一闭,昏迷了过去。

    季晨安喘息着,望向吴眉:“刚刚,那是什么?”

    刚刚的所见太过真实,让季晨安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方才他真的以为自己要活生生的被钩去舌头,然后还要一一体会其他的刑罚。

    “阴灵真眼。”

    吴眉一字一顿念出了这四个字,面上满是肃然。

    “阴灵之眼是世上最可怕的眼睛之一,不对,应该说是两界最可怕的眼睛之一,只是形成的条件苛刻无比,倒是没有想到,居然在我有生之年还能够碰上。”

    吴眉眉头皱紧了,望着已经昏迷了过去的秦海宴:“恐怕他不止是生魂离体一个月那么简单了,给我电话,我需要找温涵好好谈谈了。”

    阴灵真眼的形成方式苛刻无比,首先必须是至阴灵体,这是一切的基础。

    可是纯阴之体好得,至阴灵体却是千年方成,秦海宴因为一系列的变故,成就了一半的至阴灵体,本来不会再变化了。

    偏偏,因为成安安,他毅然放弃了自己的肉身,让自己成为了真正的灵体。

    然后又不知道在何处沾染了足够的黄泉阴力,那双眼睛又有异变,刚刚又顶过了反噬,才会形成阴灵真眼。

    阴灵真眼,能够贯通阴阳两界,能够在睁眼的瞬间,让人如坠阴狱。

    魂魄心神坠入其中者,若是幻境中身死,现实中的身体也会同样的方式死亡,里面遭遇了任何事情,现实中也会遭遇任何的事情。

    没有任何人能够抵御,现如今的人抵御不住,便是那些真正修炼有成的人也抵御不住,那毕竟是传说中曾经沉杀仙人的灾劫之眼。

    若不是秦海宴初初觉醒,心中又有破绽,便是十个吴眉加起来,也不能够从他的双眼中将季晨安救出来。

    “你运气不错。”

    给温涵打完了电话之后,吴眉忍不住拍了拍季晨安的肩膀,慢慢的道出了这么一句。

    可不是运气不错,秦海宴早不觉醒,晚不觉醒,偏偏在今日,季晨安请来了自己的时候觉醒。

    若不是有她在,随时跟在秦海宴身边的季晨安,连给他塞牙缝都不成。

    季晨安听着吴眉的赞叹,只觉得嘴巴发苦。

    他一点儿不觉得自己运气好。

    只希望这个什么阴灵真眼,不会随时随地的发作,吴眉和温涵,能够找到克制的办法吧。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阴夫求放过》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阴夫求放过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