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六章 琴舞双绝(三)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千面叶 书名:铁血女儿传
    喜鸣与坚叔的背影消失后,高穆歙便有些心不在焉,虽知以二人机敏,断然不会等着高穆战追过去,不过到底还是有些担忧,另一边又忍不住想:两人不会就此走了吧?

    边上的祥云见高穆歙不答自己的话,只好又喊了声:“公子。”

    高穆歙终于回过神来,问道:“何事?”

    “公子,那冰瓷姑娘被人群压得没了影,揽风阁人手又不够,我要不要下去帮忙,把那些疯了般的客人都拉开才好。”祥云答道。

    高穆歙点点头,应了声:“好。”

    高穆歙话一说完,眼睛开始认真搜索一楼。他已想到,以喜鸣个性,只怕不会就此乖乖回王府,他怀疑两人可能会混进一楼大厅继续凑热闹。

    喜鸣与坚叔再次走进揽风阁一楼大厅时,高穆战的几个侍从,还有祥云,揽风阁风云护卫队也到了几人,再加上原本就在大厅的揽风阁侍者,终于将拥挤在舞台上的众人一一拉开。

    其实人从中的冰瓷姑娘并未被挤到,先跳下的镡頔樊武,还有跟着镡頔跳下的白猗,三人一直将她护在中间。

    层层叠叠的人群慢慢被拉开,镡頔樊武白猗终于可以松口气,只是有不甘心者又往舞台中间挤了过来,韩平韩良也挤在其中。

    推挤中,韩平一把将冰瓷拉了出来,韩良险些被人群绊倒,一个踉跄,不小心竟将冰瓷撞得飞出了舞台,正好飞向舞台边上的一位黑衣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赶紧伸手扶住冰瓷,见有人转身想要往这边冲来,中年男子一把将冰瓷扯到身后护住,一边大声呵斥道:“够了,冰瓷姑娘只是位年轻女子,你等如此唐突孟浪,不觉羞耻吗?”

    厅中众人皆被喝得一愣,风宜趁此机会赶紧出来圆场,揽风阁众侍者也赶紧开始卖力劝说客人。

    场中又是一阵忙乱,众人终于归到自己的席位上,只是意犹未尽的喧哗声依旧响彻揽风阁主楼的楼上楼下。

    镡頔被乱哄哄的人群挤到喜鸣身边,喜鸣已看见他,却只装作依旧在看场中的热闹。

    镡頔挨到喜鸣后,两人都未看对方,在擦身而过之时,镡頔在喜鸣耳边低声问道:“公主,明日午时米市见一面,如何?”

    喜鸣只在鼻子中轻不可闻的“嗯”了一声。

    边上的坚叔看到镡頔的嘴巴微微动了动,只是声音实在太低,他听不清说了些什么,心中虽疑惑,面上却是不动声色。

    此时,风宜走到台子中央,正对众人说:“……只是冰瓷姑娘与乐师乐女们受了惊吓,今夜已无法继续再为诸位表演乐舞……”

    台下众人则乱哄哄地应道:“冰瓷姑娘今夜已辛苦,是应该好生歇息才是……”

    揽风阁又恢复了往日那种井然有序的热闹喧嚣,喜鸣见已无热闹可看,终于拉着坚叔转身往揽风阁外走去。

    喜鸣在转身的刹那间,突然莫名打了个寒颤,只觉背心凉飕飕的一阵恶寒,她却并未回头看。

    高穆歙早已看见人从中的喜鸣与坚叔,眼角余光扫到两人离去后,他也拉了高穆泽回到雅间,继续饮酒闲谈。

    冰瓷姑娘早在风宜上台安抚客人前,已被送往后院自己的住处,高穆战见状,马上跟了过去。

    高穆战刚踏进飓风楼大门,竟被一个小丫鬟拦住了。

    高穆战今夜的大好心情早已被破坏殆尽,见状正要发怒,好在词香正好下楼,及时迎了上来。

    词香福了福,招呼道:“殿下。”

    高穆战“嗯”了一声,说道:“我来看看冰瓷姑娘。”

    词香又福了福,有些为难的说道:“殿下,小姐今夜受了惊吓,颜色有亏,只怕会怠慢了殿下。”

    高穆战摆摆手,冷冷说道:“无妨,你只管带路。”

    看着高穆战冰冷的模样,词香不敢再争辩,只好边走边说道:“殿下,姑娘实在是疲惫不堪,已更衣躺下了,未能在厅中款待殿下,还请殿下多包涵。”

    听到词香如此啰嗦,高穆战本就不悦的心情更添几分烦躁,只是看在词香乃是冰瓷贴身大丫鬟的份上,他并未显在脸上。

    眼见高穆战踏进闺房,冰瓷挣扎着想要从卧榻上坐起。

    高穆战见状,赶紧几步迈到卧榻前,轻轻扶住冰瓷。

    高穆战看着冰瓷那苍白透明如寒冰的小脸,今夜集聚在心中的怒火早抛到脑后,他抬手轻轻理了理冰瓷姑娘有些散乱的鬓发,柔声说道:“姑娘今夜受惊了,不过姑娘请放心,战已吩咐下去,从明日起,五王府侍卫会驻守揽风阁,护卫姑娘周全。”

    冰瓷闻言不觉滚下几滴委屈的眼泪,高穆战见状,更觉心痛,一只手轻轻拂过冰瓷那冰冷的尖尖小脸,声音更轻柔了:“姑娘莫怕,往后战定不会再让姑娘受半点委屈。”

    词香在边上看着情意绵绵的两人,不觉流出感动的眼泪,心想:姑娘总算等到良人。随即又想起,高穆战已来了半日,竟还未上茶,她赶紧抬手抹干眼泪,倒了杯凉茶端到高穆战面前。

    高穆战饮完凉茶随手将杯子还给词香,眼睛却片刻也未离开过冰瓷那绝美的小脸。

    冰瓷今夜确是惊吓劳累过度,与高穆战说了几句话后,不觉已有深深的困倦之意,竟轻轻打了个哈欠。

    高穆战看着冰瓷那柔弱无助的模样,只觉此生愿生生世世守护眼前的女子,他低头用双唇在冰瓷的额头轻轻触了触,柔声说道:“小瓷困了就先睡,战今夜会守在小瓷身边。”然后他的头埋得更低,低的双唇碰到了冰瓷那小巧玲珑的耳朵,然后又轻语了一句:“战今生都愿守在小瓷身边。”

    高穆歙与高穆泽又坐了一阵,方各自带着侍从离开了揽风阁。

    揽风阁与二王府离得近,高穆歙也就未坐车,只带着祥云在夜色下漫步往二王府走去。

    踏进二王府大门,祥云马上说道:“殿下,公主与坚叔今夜不回王府了。公主说今夜他与坚叔会找家客栈住,明日午后再回王府。”

    高穆歙闻言愣了片刻,问道:“你何时与喜鸣说过话?我看她一直与坚叔挤在门边呀。”

    祥云想了想,说道:“我正在帮着拉人时,公主挤到过我边上。”

    高穆歙点点头,这才问道:“那她有没有说为何要去客栈住?”

    祥云摇摇头,答道:“这倒未说,我也未来得及问,公主已经挤到别处了。”

    高穆歙闻言不禁摇摇头,轻叹一声:这个喜鸣!连坚叔也跟着一起发疯了!随即他想起一事,吩咐祥云道:“祥云,你去找蔡伯,让他今夜多派几个值夜的人,若城中有事,让他们马上去查清。”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铁血女儿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铁血女儿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