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琴舞双绝(二)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千面叶 书名:铁血女儿传
    与高穆歙离得不远的高穆战,也在静静看着场中一切,时不时还转头望两眼高穆歙。

    眼见高穆歙解下腰间玉佩扔向下面的舞台,高穆战心头陡然燃起一阵熊熊怒火:高穆歙,你什么都要跟我抢,太子之位你要抢,连女色也要抢。

    一边想,一边高穆战已随手摘下身边侍从发髻上的玉簪,杨手射向高穆歙扔出的那枚玉佩。

    高穆歙摘下腰间玉佩扔向舞台,喜鸣也看在眼里,心头莫名一痛,接着就看到高穆战的玉簪射向玉佩。

    喜鸣不及多想,坚叔当初给她的那枚铁珠已射向玉簪,只是喜鸣腕力不及高穆战,眼看已是追不上了。

    喜鸣身后的坚叔将一切看在眼中,喜鸣的铁珠射出去时,坚叔的铁珠已跟着射了出去,直接击打在喜鸣的铁珠上。

    喜鸣的铁珠瞬间加速,追上前面的玉簪,在半空中将玉簪击的粉碎,高穆歙的那枚玉佩安然跌落在舞台上。

    高穆战看的一惊,抬头往铁珠来的方向看时,却只看到一高一矮两个黑色的背影。

    这些说来话长,其实也就眨眼的功夫。

    高穆战还未从震惊中醒转,左手边几步远一声“冰瓷姑娘”陡然响起。这一声喊,竟压过场中所有的声响,场中众人纷纷抬头望向二楼楼道。

    青雅姑娘看着场中为冰瓷已陷入癫狂的人群,早顾不得自己揽风阁红牌姑娘该有的风度,嫉恨的满脸通红。眼看身边的镡頔一声大喊,随即翻过栏杆,直接飞扑向楼下舞台上的冰瓷姑娘,她急急伸手去抓,却连镡頔一片衣角也未抓到。

    边上的樊武看到镡頔跳出去,只来得及想一句:公子又来了。人却赶紧跟着跳了出去,身在半空时,才想到:公子又丢人了。

    挤在楼下坐席上的薛群,一边跟着周遭的人群疯魔般喊着闹着,眼睛却未闲着,看到楼上飞身扑下的镡頔樊武,不加思索,抬腿即往舞台上冲去。

    楼上楼下的人群看到镡頔薛群等人动作,如陡然醒悟过来般,纷纷冲向舞台。

    站在舞台中央的冰瓷已被吓得呆住了,看着疯狂冲往舞台的人群,竟不知躲避。

    看到坚叔出手,喜鸣瞬间清醒过来,转身拉着坚叔就往房间冲去。

    高穆战与高穆歙都只来得及看到两个背影。

    进了房间,喜鸣并未停下,直接拉着坚叔奔到临长林街的窗边,然后急急探身出去将周遭打望一圈,确认众人都被冰瓷吸引过去后,拉着坚叔就往下跳。

    落地后,坚叔才来得及轻喊一句:“公主……”

    此时,喜鸣反倒不急不忙了,轻声应道:“坚叔,我们从门口进去,此时一楼应该更有看头。”

    台上的冰瓷已被淹没在人群中,揽风阁的侍者刚拉开一人,又有更多人冲上来。有些人干脆冲向帐幔后,不一刻,帐幔后即传来琴师乐女的阵阵惊呼声。

    风宜也在有一没一的拉开那些冲向舞台的人群,房管事在边上看得心焦不已,却又束手无策,只急急问道:“主事大人,风云他们怎还不来?”

    风宜却不急不忙的应道:“急什么急,有什么好急的——房三,今夜之事明日定然传遍凤歧,你要记得,从明日起,所有房钱翻倍。”

    房管事房三听得一怔,问道:“那一楼坐席也要翻倍?”

    风宜不悦的瞪了房三一眼,答道:“当然也翻倍,嗯,还要加更多坐席。”

    虽说揽风阁的夜晚向来灯火通明,今夜更是亮如白昼,只是一楼大厅的角落依然有烛火照不透之处。

    韩谨站在有些昏暗的角落处,看着场中的乱象,脸色虽有些阴沉,却也很平静,只是紧闭的双唇、紧绷的身子还是显出了他心中的愤怒。

    边上的韩平看了看韩谨,又看看场中混乱不堪的场面,冰瓷早被人群淹的没了影,终于忍不住问道:“谨叔,现在要如何做?再这么下去,冰瓷姑娘会不会出事?”

    韩谨闻言狠狠咬了咬牙,半天才回了一句:“以冰瓷的身手,些许拥挤伤不了她。”

    韩平还是看的着急,忍不住又说道:“可是,如此下去总不是办法——风宜的人都死了吗?”

    半天韩谨才硬邦邦的回道:“只怕这正是风宜想要的结果。”

    韩平看着韩谨越发阴沉的脸,生生将涌到喉头的又一句话压了回去。

    半响,韩谨竟放松下来,淡淡说了一句:“这对我们也是上好的机会——韩平、韩良,你二人也挤上去……”

    喜鸣与坚叔不急不忙的往揽风阁门口走去,见街上还不时有人拥向揽风阁,喜鸣小声问道:“坚叔,看那冰瓷姑娘的舞技,身手定然不弱吧?”

    坚叔鼻子里“嗯”了一声,答道:“应不在公主之下。”

    喜鸣不禁“嘿嘿”干笑两声,又问道:“坚叔,你说这冰瓷姑娘在揽风阁献艺一月,揽风阁要赚多少呀?”

    坚叔不由好奇地看了喜鸣一眼,答道:“定然不少。”

    “唉,”喜鸣不觉叹息一声,继续说道:“看来青楼真是一门好营生。”

    坚叔想了想,说道:“也不尽然,毕竟如冰瓷姑娘般的舞姬十年难遇,甚或二十年也不定能出一位。”

    喜鸣想了想,点头答道:“这倒也是。”

    原本守在揽风阁门口的迎客侍者,皆已进去劝阻已然疯狂的客人。街上有大胆的行人见此情形,纷纷涌到揽风阁门口看热闹。喜鸣与坚叔挤在人群中,神不知鬼不觉又混进了揽风阁。

    楼上的高穆战看到人群涌向冰瓷时,已暂时忘了刚才击碎他玉簪的两人,只是他倒不急,因凤歧人皆知揽风阁有一支身手了得的护卫队伍。直到冰瓷被人群淹没,揽风阁的护卫半天没影,他才开始愤怒,只是他身为大安王子,毕竟不能失了身份,只好吩咐身边的侍从赶紧去将人群拉开,将冰瓷姑娘救出来。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铁血女儿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铁血女儿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