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修道者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心念过往 书名:末法崛起
    一朝缠绵深情驻,亵纱相裹更风流。

    翻云覆雨有尽时,独有甜蜜更胜长。

    笼帐遮掩,隐隐若现。

    雕床之上,两个人坦诚诚交织在一起。

    男在下,女在上。

    疲软的咯咯笑声时不时从帐子里传出来,双方像是在说着什么情趣风雅之事,引得那娇声不断,春笑连连。

    一条蓝边青丝薄纱毯盖在双方身上,恰到好处遮住了那无穷乍泄。而唯一打破这美好画卷的是那高高的小山,实在是大煞风景。

    床头边。

    几件褶皱的亵衣随意搁置着,大都莹莹亮亮干巴巴。醒目的是其中一件白莲丝纹衣,却染上了大片的海棠红。

    红白相交,如同完成了什么转变。

    躺在床上的李儒正和乌雅凌波说着难得的染闻趣事,后者慵懒着覆盖在他的身上深深陷了进去,而脸上极度的疲倦怎么也挥之不去。

    两人之间的耳根低语,让她流露着难以言明的幸福。

    ……

    娇躯似水,流的入每寸肌肤。酥声漫漫,扰的心魂牵梦萦。

    李儒用手缓缓地抚摸着那光滑的脊背,欣赏着那曼妙无比的曲线,乳白色的肌肤如同一览无余的雪山,白茫茫中还透着绯色的霞光。

    感受到对方似水,似玉,似火焰般的**,自己的君子贤心不免又有些动摇了。

    惹得她一阵娇嗔。

    没有其它。

    雄风拔地顺势起,日月轮转相辉极。

    小山变火山。

    乌雅凌波感受到下方的异变,身体实在是没有力气了,只能用双腿一绞,勉强控制住那躁动的不安分。

    犹如烧红的烙铁!短暂的接触,就让她虚弱的神情显露出圈圈病态的潮红。

    “我没事的,没吓着你吧!”李儒移了移下巴触碰着凌波的额头,喘着热气担忧道。

    “恩,”有气无力的回应了李儒一下。然后降了降身体,稳定了中心,找到一个省力的姿势。轻轻地搅动起双腿,起伏了起来。

    身在下方的李儒不由得放松了全身,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闭上了双眼,像是睡着了。

    真可谓:冰肌玉骨显娇容,不擦红粉也风情。

    ……

    良久。

    终于褪去,温度算是降了下来。

    纱毯缠绕在了双方的身体上,上方那黏黏滑滑的感觉让乌雅凌波很是不舒服。

    休息了一会,从床头的墙上取下一个小铃铛摇了摇,清脆的铃铃声从屋里传了出去。

    很快,脚步声传来,停在了房门口。

    仿佛犹豫了一下,才去推门。

    “呀……。”

    房门被打开了很小的空间,小荷一脸臊红低着头挤了进来,又赶紧把屋门关上。

    挪着细碎莲步走到了床边,结结巴巴的小声说道:

    “小姐…有何…吩咐。”说完就不敢再说话了,紧蹙的站着宛如一个提线木偶。周围飘散开的靡靡之气,让她的脸更红了,直接变成了暗红色。

    心乱如麻。

    从早上小姐和这未来的姑爷进了闺房就没再出来过,期间自己在院落里忙些杂活,还是听到了一连串别样的动静

    自己的心里很是奇怪,屋子的隔音那么好,可自家小姐的声音几乎就没消停下来过。尤其是一次撕心裂肺的叫声可把自己吓着了。

    担忧和好奇之下就偷偷跑到门前,仔细听了起来。屋内传出的那此起彼伏的声音,宛若连绵的山峦忽高忽低,直接就开始冲荡着自己的心神。

    实在是忍不住了,就依靠在了窗子的下面,通过那点点的缝隙看了一眼。

    那儿臂样的狰狞事物,把她给吓坏了。但随后见小姐一脸享受的样子,就放下心来,又趴在门缝上看了好久,才跑开。

    直到这麽久了,小姐才叫自己不知要干什么。

    难道也要我陪姑爷做那……。

    小荷胡思乱想着,只听见

    “小荷准备些热水和衣服,我和姑爷要沐浴。”不只是太累了还是怕吵醒了身下的人。乌雅凌波微微抬头,小声的对一旁站着的小荷说着。

    “好…的,小姐。”

    如蒙大赦,小荷有些跌撞迅速离开了屋子,准备热水去了。

    “你吓着她了。”李儒睁开眼笑着。

    “这小丫头肯定躲起来偷看了。”语色明显有些吃气。

    “你害羞什么。”

    “哪有,你愿意的话,小荷也可以来的。”

    “还是饶了我吧。”

    “这就好。”怀里的佳人嫣然一笑,对李儒的说法很是满意。

    ……

    “小姐热水已经烧好了。”门外小荷的声音响起。

    “你抱我过去,我站不起来了。”凌波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还疼吗?”

    “恩。”把头埋道李儒的怀里,享受着那深情的安慰。

    小心翼翼的抱起乌雅凌波,薄纱缠绕在了双方的身上,并没有掉落下来,隐隐的春光让人无限遐想。

    “都是你干的好事。”故作羞愤教训起了李儒。

    “以后好事还多着呢。”李儒不以为然,反而还调侃了一句。惹得怀里的佳人用着软绵绵的拳头锤他,又让他享受了一番。

    看着屋里的男女主人出来,小荷赶紧低头,一路红着小脸带着李儒和自家的小姐来到了沐浴的地方。

    半人多高的木桶热气腾腾,蒸发的水汽使浴室内云雾缥缈。

    慢慢剥去双方身上缠粘的纱被,伸手试了试水温,才先把怀里的佳人放入浴桶内。

    哗哗……

    噗通……

    李儒也跳了进去,溅起的水花引起阵阵娇呼。

    双方抱在了一起,完美丰满的身躯贴在了李儒的胸前,使得他他靠在了木桶的边上,伸出双臂固定在木桶的边缘。桶内的热水缓解着双方劳累的身心。

    乌雅凌波又再次感受到下方的不老实,娇哼一声,稍微一用力就坐了下去,吓得李儒直呼要断。

    双方间的亲密举动又要上演了。

    …………

    何计药铺。

    一个小斯焦急的在门口等待着,伸着头还时不时向外张望着,似乎是在等什么人。

    路边的拐角处,一个懒散不堪,歪着脖子,喝得大醉的家伙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

    期盼着的人可回来了。

    小斯赶紧上前把这人扶进了药铺里,让他坐在了椅子上,急忙说道:

    “何爷您可回来了,让我盯得目标今天出现了。都看清楚了,李儒今天早上进了百草坊。”原本还迷迷糊糊的何子腾听到手下说李儒来了,立马一个机灵回过了神,那歪歪的脖子也正了些。

    扯着嗓子就嗷叫了起来:

    “你个吃闲饭的,怎么这才来告诉,要你有什么用。”

    骂完抬起腿就踢了过去,可他那掏空了的身体提到小斯身上,一屁股就摔倒在了地上。

    想着自己被穷酸书生李儒暴打了一顿,何子腾事后怒火中烧。那天直接就告到了自己的父亲何员外那,没想到一直弱爱自己和弟弟的父亲又把自己给骂了一通,让自己老实点,别给他惹麻烦。

    后来才知道,李儒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迂腐废物的李儒了,变得神秘起来了。

    被踹的小斯不敢发怒,又把摔倒的何子腾拉了起来委屈道:

    “您命令过小的监视着那,我可不敢偷懒啊!“

    “滚下去。”听到何子腾这不是东西家伙让自己滚蛋,小斯心里大骂,但也只能是点哈着头退了下去。

    城外的李儒住的老宅他不敢去,那荒山野岭的怕中了什么陷阱,阴沟里翻了船。何子腾就想着在百草坊堵住李儒,让十几个人拿着刀片子上去乱砍,就是老神仙也要跪。

    想给他点颜色瞧瞧,现在泡汤了,只能干生闷气,气的何子腾躺在地上打起了老驴滚发泄着自己的怨气。

    ……

    青山县,县令衙门。

    一个矮瘦黑袍的中年男子坐在了衙堂之中,一手拿剑,一手摸着八字胡笑呵呵地说道:

    “金县令,这事好办,不就是一个有些门道的年轻人,今夜我先取他的人头来送给你,你就准备好银子吧!”

    说完中年男子坐在椅子上闭目养起了神。

    “一定,一定。”肥头大耳的金文光讪讪的笑答着,看中年男子不理他了,他也没心情呆在这了。

    衙门后小花园。

    金文光与何员外一前一后的走着,互相交谈着。

    “何员外你找来的那个修道者可靠?十万两银子啊!他也敢狮子大开口!

    “这人命啥时候怎么这麽值钱了。”那低哑的话就像是在说给何员外听,

    跟在身后的何员外紧了紧脸:

    “金县令您就放心好了,犬子俊明在酒楼有幸结识了这位道人,见识过那手段。这人想必是修道者门派出山来历练的弟子,必会帮上您的大忙,。”

    何员外咬了咬牙:“这钱我替您出了。”

    “如此甚好,事成后醉红楼和百草坊就交给何员外打理了。”

    “谢金县令赏识。”何员外知道自己赌对了,自己就一普通富商还是攀上棵大树好乘凉啊!

    金文光目视前方,又不禁想起这一段时间的事情。

    自从那李儒前几天去过那醉红楼,用纸符治好了怪病,燕红那小娘皮就不安分了,这楼里的生意可是一天不如一天。之后又没曾想李儒这朽木书生,竟然还把百草坊的周大富给收了,又出售什么丹药,可赚大发了。

    那老家伙自己可是知道的,又黑又硬是个扎手的茬子。

    自己好几次让他孝敬孝敬都敢和我对着干,给脸不要脸,还想从这个地界上混,就得听老子的话,不听话的狗就得死!

    这次就要你们的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末法崛起》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末法崛起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