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动的未免太早了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宁心锁 书名:废后难驯
    

    “还是有一点!”

    沈良辰对萧湛轻轻一笑,因周围浓郁的酒香和胭脂香味,而轻蹙着蛾眉,伸手掩鼻:“这里好闷,我想暂时出去透透气!”

    “我陪你一起!”

    萧湛伸手握住沈良辰的手,不等她拒绝,便与她同时起身。

    宴会正是高~潮时,宋太后当年离宫之时,曾出走北辽,跟耶律楚雄和元皇后,也是相当熟稔的,如今多年后再见,几人自是谈笑风生。

    萧湛命秋叶姑姑跟宋太后说了一声,然后见宋太后看过来,对宋太后微微颔了颔首,这才拉着沈良辰一路向外走去。

    一直列席,却早已被众人冷落的董淑妃,看着相偕步出大殿的一对璧人,脸色微白,心境格外酸楚。

    百合睇见她的脸色,连忙端着一碗参汤上前,颤声说道:“娘娘,您喝点参汤吧!”

    “本宫不想喝!”

    董淑妃语气微微泛着冷意,紧拧了黛眉,脸色难看的转头看着殿中歌舞。

    视线,缓缓的自大殿中一一扫过,见无人注意到自己,她眸色暗暗沉下,置于腹部的手,蓦地紧握成拳。

    ……

    大殿外,夜风寒凉。

    沈良辰甫一出来,迎着冷风,便忍不住被冻的瑟缩了下身子。

    见状,萧湛微抿了薄唇,将她紧紧拥入怀中。

    两人静静相依,沈良辰觉得压在自己胸口的那股浊气,终于散去,稍微舒坦了一些,不由微弯了红唇。

    缓缓的,在长廊中踱步,她巧笑着问道:“皇上今日午膳用的可好?”

    闻言,萧湛脚步微顿。

    垂眸凝着她光华闪动的眸子,他轻叹一声,声音低醇悦耳:“辰儿,你吃醋了!”

    “是啊,我吃醋了!”

    沈良辰伸手勾住他劲瘦的腰肢,承认的十分干脆,微嘟着红唇,娇嗔满满,语气里尽是无奈:“我身子不舒服,想要让你陪我,可是你除了我,还有别的女人和孩子!我是皇后,要大度能容,便只得让你去陪她,可是你去陪她了,我这心里却酸酸的,总是不舒服!”

    “辰儿……”

    萧湛听了沈良辰的话,薄唇轻勾着,想要跟她解释些什么。

    他知道,沈良辰这样,是在乎他,因为她的在乎,他的心里瞬间被胀的满满的。

    那是幸福的感觉!

    许久之后,他终是将那些解释的话语,悉数咽了回去,然后紧紧地抿住唇,垂首轻吻了吻她的额头,声音粗嘎,略微有些哑:“不管我在哪里,我的心都在你这里。”

    闻言,沈良辰不禁莞尔一笑。

    双手慢慢抬起,捧住他的脸颊,她凝眉说道:“云寒,有你这句话,足矣!”如若不然,她就算绑着他,也不让他去陪别的女人一起用膳。

    “只是一句话,好像远远不够!”

    萧湛与沈良辰清澄的大眼四目相交,对她轻摇了摇头,眸色深深的皱眉说道:“我曾经跟你说过,从今以后,只爱你一人,只要你一人,眼下只是暂时,终有一****所有的宠爱,都会独属于你一人!”

    沈良辰微微的笑笑,便将额头贴向了他的胸口:“这句话,我可记下了!”

    “我的傻丫头!”

    萧湛双手捧着沈良辰的脸颊,微微垂眸,只略略低头,双唇便凑向了她的唇瓣。

    他的吻那么轻,轻轻的,一下一下的,像是羽毛轻扫一般,其中的呵护与疼惜那么明显!

    沈良辰被他吻得动了情,也不禁高高扬起了唇角,学着他的动作,细细的去吻他。

    “咳咳……”

    就在两人缱倦缠绵时,万宝儿不禁低垂着头,十分不合时宜的干咳了两声:“皇上,奴才有要事要禀!”

    萧湛轻皱着眉头,依依不舍的放开怀里的沈良辰,转身看向万宝儿,脸色微微有些难看:“最好有要事!”

    万宝儿闻言,面色一正,却又有些忌惮的看了沈良辰一眼。

    萧湛见他如此,眸色微微一深,垂眸为沈良辰拢了拢裘衣,轻声嘱咐道:“你在这里等我!”

    “嗯!”

    沈良辰虽然心中疑惑,万宝儿到底有什么话不能当着她的面说,却还是微微颔首,笑看着萧湛走近万宝儿。

    也不知万宝儿说了什么,沈良辰见萧湛俊朗的眉,十分明显的轻挑了下。

    片刻之后,他紧抿着薄唇,微笑着回到沈良辰身边,伸手掐了掐她微凉的小脸:“果真是有要事,朕现在要去趟御书房,你身子不舒服,便不要乱跑了,待会儿就跟母后说过,便先回坤宁宫等我!”

    沈良辰听萧湛有要事,轻拧了拧眉,十分懂事的点了点头:“既是有要事,你便赶紧去忙吧,我自己可以照顾好自己的。”

    “嗯!”

    萧湛轻笑着点了点头,微转过身,俊脸之上已是冷峻一片……

    ……

    萧湛离开之后,沈良辰并未立即返回大殿之中,比起大殿里的热闹非凡,她更喜欢现在的宁静怡然!

    静立长廊中,伸手抚上自己的小腹,她微勾了薄唇,陷入自己的思绪之中。

    方才,只顾着跟萧湛温存了,她怀孕的消息,都还没来得及让他知道呢!

    “皇后娘娘!”

    就在沈良辰陷入自己的思绪中时,十分突兀的,一道温和的声音自身后传来,打断了将她从自己的思绪中拉了回来。

    微微蹙眉,转身向后,见身后所站之人竟是那位宋太后见了,都沉下脸的平王侧妃,她的眸光不禁轻轻一闪!

    对于这位平王侧妃,她虽是初见,却早已如雷贯耳!

    她是宋太后和先皇之间感情的污点!

    也正因如此,最近这十几年,她一直都在佛堂之中潜心修佛,甚少入宫,更不会主动跟人说话,但是现在她出现在这里,必定是有事要找她。

    念及此,她微微敛眸,含笑轻唤:“平王侧妃也出来透气吗?”

    “不是!”

    平王侧妃那淡淡的嗓音,尤为好听,只见她摇了摇头后,抬步上前,在沈良辰身前福了福身:“臣妾……是有事要求皇后娘娘!”

    闻言,沈良辰黛眉一皱,一脸疑惑的看着她。

    她与这位平王侧妃,这是第一次交际,实在想不出,对方有什么事情会求她!

    “皇后娘娘!”

    平王侧妃再次上前一步,与沈良辰保持两步之远的距离,苦笑着说道:“说起来不怕娘娘笑话,臣妾的女儿烟雨,一心爱慕娘娘的王伯父,几个月前,她不听任何人劝阻,留书去了吴国,她在吴国许是做了什么大逆不道之时,竟然被皇上直接押去了清月庵苦修……”

    “烟雨郡主?!”

    沈良辰深凝着眼前的容貌姣好的平王侧妃,这才想起了萧烟雨来。

    这阵子以来,她一直都在纠结自己跟萧湛的感情,始终不曾想起问他一问,萧烟雨的下落,此刻听闻平王侧妃所言,她才知道萧烟雨竟然被萧湛送去了清月庵苦修!

    “是烟雨郡主没错!”

    平王侧妃听闻沈良辰称呼萧烟雨为郡主,面色十分不自然的变了变,却没有反驳什么,而是低着头,再次朝她十分恭谨的福了福身:“烟雨她少不更事,如今一定已经知道错了,那清月庵实在清苦……臣妾看皇上对皇后娘娘极好,还请皇后娘娘在皇上面前美言几句……”

    闻言,沈良辰心中终是恍然!

    原来这平王侧妃此次入宫,是为了自己的女儿。

    想起萧烟雨的身世,沈良辰眸色微暗了暗,随即幽幽一笑,对平王侧妃轻声说道:“此事本宫会跟皇上提的,你且先退下吧!”

    “是!”

    平王侧妃见沈良辰并没有拒绝自己的要求,不由在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恭身退后几步,方才转身离去。

    她离去许久之后,沈良辰的心绪,一直都无法平静。

    想到这平王侧妃和先皇、宋太后之间的那些恩恩怨怨,再想起了自己的母后和沈启天、沈启川之间的那些过往……她不由哂然一笑。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轻叹一声,暗道这皇宫之中,当真是个藏污纳垢的地方,然后缓缓踱步而回,准备到大殿中跟宋太后请退。

    然,出乎她意料之外的。

    在大殿门外,高高的台阶之上,董淑妃一手抚着肚子,正朝她悠悠看来,见她抬眸望了过去,董淑妃连忙含笑福身:“皇后娘娘!”

    人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

    如今董淑妃一脸温和笑意,沈良辰自然不能视而不见。

    缓缓抬步上前,登上高台,她在董淑妃身侧站定,轻笑着问道:“外面天冷,妹妹怎么出来了?”

    董淑妃闻言,淡淡一笑:“自然是想跟姐姐好好谈谈!”

    沈良辰微微挑眉,笑问:“妹妹想跟本宫谈什么?”

    “谈谈臣妾肚子里的皇儿如何?”

    董淑妃脸上的笑,丝毫不掩得意之色,说话之间,兀自抬手,拉过沈良辰的手,将之覆在自己的隆起的小腹上:“皇后你摸摸,臣妾肚子里的孩子,已经开始会动了呢!”

    “是吗?”

    沈良辰眉心蓦地一拧,轻笑着抚了下董淑妃的肚子,作势便要收回自己的手:“人都说成孕四月,胎儿始动,妹妹这孩子,动的未免太早了些!”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废后难驯》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废后难驯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