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解决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空白键 书名:猎狐
    

    “三哥!”

    事情发生的太快,在场众人几乎没有谁是完全反映过来的,更多的是出于本能。

    老憨彻底愣住了,直到看见宋文捂着胳膊疼的几乎要打滚了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宋文几乎听不见其他的声音,几乎想要就此直接晕过去,但现在的情况显然并不合适。

    这边老憨顶着巨大的压力来到了宋文身边,随手从衣服上撕下来一条,帮宋文笨拙地扎了个止血带。

    血不在飞快地流失了,宋文这下子才有精力去关注其他的事情。

    那个高个子的男人躺在地上,脑袋下面枕着一大片血泊,已经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矮个子一枪没有击中杰克,反而被杰克制住了,顿时情势直接从之前的对峙变成了乔六指这一方的完胜。

    李拳已经没有再笑了,黑瘦的脸上露出一股绝望的灰败。

    宋文注意到,李拳的眼神数次看向地上那个已经死了的高个子的尸体,每看一次,面上的绝望就多出一份来。

    难不成......

    宋文心里刚生出一个猜测,乔六指就开口说到:“李拳,你放弃吧,他的人已经死了。”

    原来如此!

    宋文瞬间明白了,从他到这个仓库开始就一直有的那种淡淡的疑惑感觉是怎么回事。

    那个高个子明明是李拳手下的人,可是对李拳的态度却并没有什么恭敬,而李拳不但不觉得不妥,甚至有种暗地里朝他征求意见的意思。

    虽然不知道乔六指口中的那个“他”是谁,但指的肯定是收买了李拳和羊城地头的那个,想要将陈升取而代之的人。

    李拳见到事情败露,心里知道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了,想到那个叫陈升的人的一贯风评,不由得浑身颤抖了起来,无力地软倒到了地上。

    黑人杰克看着李拳这个样子,似乎略微有些不忍:“哎,你说你,好好的干嘛要和陈过不去呢?”

    杰克这话像是点醒了李拳一样,只见李拳好像是找到了什么求生之法一样跪在地上冲着乔六指哀求道:“乔哥,我知道我错了,求求你,求求陈老大,饶了我吧!我知道是谁在背后和陈老大作对,我都说,饶了我吧,求求你!”

    如果他面对的是陈升,那个一直以来都强调做人的基本素质的人的话,说不定真的会一时心软给李拳一条活路,可惜乔六指虽然是跟在陈升身边,被他亲手教导出来的人,可与陈升却是截然不同的性子,宁可错杀,也绝对不肯放过。

    对李拳的求饶仿佛充耳不闻一般,乔六指一勾手指,砰地一声,李拳身子猛地一颤,随后便僵硬了下来,睁大的眼睛里满是死寂,还有无穷的后悔和一丝丝不甘。

    宋文心里一阵发冷,这个乔六指,当真是个冷血的杀手。

    前后不到十分钟,李拳这边只剩下了一个活人,就是那个存在感一直不是很强的矮个子。

    杰克的枪口原本正对着矮个子,可在见到李拳死了之后,杰克竟然直接把枪放下了。

    宋文看着只觉得心里一阵疑惑,还没等想明白什么,就见那个矮个子也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瑟瑟发抖,看样子倒是三个人里面唯一一个普通的手下。

    乔六指收起枪,对矮个子说到:“今天不杀你,带着你的货回去告诉你们老大,羊城,不是他能肖想的。”

    那个矮个子紧张地点了点头,伸手随便抓了一包****就匆忙地跑了出去,不一会儿从不知道什么地方传来汽车发动的声音,渐渐开远了。

    乔六指这才有功夫注意到宋文,见宋文胳膊上绑着布条,虽然血已经不怎么流了,但宋文的半个身子还是已经变成一片红色了。

    乔六指挑了挑眉毛,问到:“没事吧?”

    “妈拉个巴子的,你说呢?”宋文有气无力地骂了一句,失血过多再加上空气中弥漫着的死亡的味道,让宋文眼前一阵一阵的晕眩,“老子这******是招谁惹谁了,这都能误伤到。”

    噗嗤――

    话音刚落,就见杰克很不厚道地笑了出来。

    见宋文瞪过来的目光,杰克摆了摆双手,用一副无辜地语气说到:“抱歉,宋先生,我也不知道我躲开的那颗子弹会射中你。”

    洋鬼子都是贱人!

    宋文很想这么大声怒骂一句,可是在想到杰克的身份之后还是忍住了。

    他在陈升面前的跋扈是有限度的,明显杰克和陈升的关系要比陈升对自己好太多了,现在得罪杰克不是个明智的选择。

    翻了个白眼,宋文靠在沙发上,问到乔六指:“我说乔老哥,我这一趟走货,现在货没了,接头人也没了,还挨了个枪子,你这让我回去怎么和白老大交代啊。”

    因为老憨在的关系,宋文没有明说,但乔六指却自然是明白他的意思。

    “放心吧,你死不了。”乔六指走过来看了看宋文的胳膊之后,说到。

    只是被打中胳膊,又不是脑袋,当然死不了。

    宋文腹诽到,不过他等得就是乔六指这么一句话,眼下听到了,便心安理得地晕了过去,管他什么仓库,什么交易,什么毁尸灭迹的,等他醒了再说吧。

    ......

    “你们说什么?”

    五缘大厦顶楼

    指挥处的一间独立办公室里,传出一道怒吼的女声。

    看着眼前跟个史前母暴龙一样的于曼,孙仲景只觉得自己耳朵一阵痒,几乎要被这女高音一下吼成聋子。

    然而,谁让他带来的消息确实很让人绝望呢?

    省厅特勤处和缉私队一起出动,羊城所有的高速路口的摄像头都被监控,再加上缉私队顶风冒雨的临时检查――这么几层手段之下,他们竟然一无所获。

    也不算是一无所获吧,倒是有几辆货车的司机神色不对,也从车厢里面搜到了一些走私手机,但是走私手机是个什么量刑,几天就能放出来了。

    相比于警方付出的人力和资源,这点收获简直可以称得上是耻辱!

    想到这,于曼忍不住又是一阵心头火气,抬手拍上桌面。

    砰地一声,孙仲景眼睁睁地看着桌面上的笔筒被于曼这一手拍的震离桌面足足几厘米,想象了下这巴掌要是拍到人身上的力道,忍不住心里一阵发寒。

    此时此刻,孙仲景无比地想把钱毅和胡北笙那两个无耻的混蛋给活活打死!

    明明两个人都是监控组的,但钱毅那小子却以什么头疼脑热的理由先一步溜了,孙仲景也是想不通,你说你头疼上厕所是要干嘛?

    再一个就是胡北笙,本来这家伙在特勤处就属于一个打杂一般的人,什么汇报类的事情都可以交给他去办。

    哪知道这小子看着蠢样,嘴皮子却跟开了花一样的溜,孙仲景被他忽悠了几句就义无反顾地冲着于曼地办公室去了。

    直到站在了于曼的面前,孙仲景才反应过来,什么叫他长得好看能让于曼消消气啊,于曼那种男人婆真的有审美能力吗!

    当然这种话,再给孙仲景一万个胆子他也是不敢说出来的。

    不仅当面不敢,背后也一样不敢。

    他可不是宋文那种混不吝不怕事的,也没有胡北笙和钱毅那种死皮赖脸的猥琐劲,有时候他自己都感觉,他简直算是江南警校那一拨同学中的清流了。

    现在,清流站在恐龙面前,战战兢兢,生怕一个不小心被生吞活剥了。

    于曼这边也是气到了,她今天一整天都在指挥处坐镇,她手下的人是什么工作态度她自然是清楚的。

    下雨天摄像头视线受阻,监控组的人恨不得把两颗眼珠子抠下来按到屏幕上辨认,这一天下来一个个都两眼无神,满是血丝,跟熬了七天七夜一样。

    但是缉私队那边呢?

    于曼虽然没有亲自过去,却也听有人回报过那边的情况,自然知道缉私队多有些马虎了事的感觉。

    她简直要气炸了,不过就是因为并非他们内定的活计,加上天气的影响就这样倦怠。

    啪地一声,刚落下的笔筒再一次被震的飞起,于曼猛地起身,几乎想要直接冲到省厅去找个说法。

    “小曼,你怎么这么大火气啊?”

    张宝恰好在这个时候推门进来,轻易地止住了于曼的冲动。

    感受到身前的女人的变化,孙仲景松了一口气,感激地看了眼顶头上司。

    刚刚他几乎是抱着视死如归的态度在想,要是于曼真的要做什么冲动的事情,他到底要不要去拦着。

    对于这次行动落得这样一个结果,孙仲景心里也是有火气的。

    别的都不说,这可是宋文冒着危险给他们传出来的消息啊。

    即使和胖子速来不对盘,但他和宋文的关系却很好,他也是把宋文当兄弟的。

    自家兄弟在前面卖命,结果成果却被白白浪费,这绝对不是什么好受的事情。

    “张队,我......”

    于曼原本满肚子的理直气壮,在张宝面前却完全消停了下来。

    张宝又何尝不明白于曼心里头的怒火,只不过也不可能任凭她闹腾,于是开口到:“小曼,这一次的失败可不能完全怪缉私队啊。”

    “我知道。”于曼说到,她当然知道,若是要说罪魁祸首,第一个要说的就是这该死的天气,但确实缉私队也没有多用心啊。

    一想到这个,于曼就一万个不服气。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猎狐》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猎狐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