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一半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离玖玖i 书名:良人谋
    赵瑾言循着他的视线朝窗外看去,只能见一侧影,那帘幕刚刚放下,转眼马车已消失在街道上。

    她便收回目光,低头抿了一口茶水,入口甘甜,“怕人家看的是表哥你吧。”

    东门兹“哈哈”大笑两声,很是大言不惭的说道:“以前在京中时便有好些女子看了我就移不开眼,没想到到了这里还是这样的受欢迎。”

    “可惜那女子走了。”她顺着他的话接口说道。

    他也多有可惜,“不然还是要结识一番的。”

    得,说你胖你还喘上了。

    不久饭菜便上了来,只刚拿到筷子,就有一穿着青灰色衣服的人走过来,他低眉顺目的同东门兹和赵瑾言问了一声好,就道:“我家小姐请二位上楼一叙。”

    “你家小姐是谁?”东门兹问道:“同我或是表妹认识?”

    那侍从打扮的人依然低着头,“我家小姐并未说。”言下之意便是他也不知道了。

    连请他们的人是谁都不知道,万一是劫色怎么办?东门兹很是担忧,他并不准备上去。

    只是赵瑾言却接口道:“那便请你带一下路吧。”

    这答应的倒是干脆,连带着动作也是很快,转眼已到了拐弯处。

    不得,东门兹只好也跟了上去,扯着她的袖子道:“我竟不知,你也是个急性子,连人都不问清楚……”

    “那人我认识的。”赵瑾言低声打断,忆及方才马车前灯笼上那个大大的“阮”字,若她没有猜错的话,请她的人该是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阮向蝶。

    因着容貌,又同袁思齐有婚约,她对阮小姐还算是有印象的。

    方进屋里,便有一股浓郁的酒香味传来,“赵小姐来啦。”

    果不其然,就是阮向蝶,只是同初见那次,好像有些不同,许是脂粉的原因,本艳丽之极的女子有些萎靡不振,还算丰腴的身子也比之先前有些瘦肖。

    赵瑾言上前来,“来了,就不知阮小姐找我来,是有什么事?”

    阮向蝶这才抬眼看她,是那种审视的目光,一寸一寸的,从头看到尾,还带着新奇的意味。

    “赵小姐快请坐下吧,还有这位……公子。”

    东门兹眉毛上挑,这女子从他进来开始便将注意力放在表妹的身上,他都以为他是个空气了。

    “鄙人东门兹。”他顺着便坐到了阮向蝶身旁的座位上,“以后是要娶小表妹的。”

    赵瑾言一个战栗,差点给坐歪了。

    阮向蝶一个手抖,差点将酒杯给掉到地上。白着脸虚笑了两声,“据我所知,赵小姐以后嫁的人该是温公子。”

    东门兹厚颜无耻道:“抢过来便是了。”

    赵瑾言连忙补充道:“表哥就爱胡言乱语,阮小姐不必当真。”便在桌下狠狠的踢了东门兹一脚,示意他不要胡说。

    东门兹虽然不甘,也只能闭嘴,毕竟事在人为嘛,他还是有信心抱得美人归的。

    “自上一次相见,便觉得同赵小姐该是有缘的。”阮向蝶想起来那日床榻衣衫不整的一幕,又同眼下境况一厢对比,顿觉好笑,掩着嘴道:“果不其然,平时很少出门,只一出来便碰上了。”

    她自顾自的蘸起手中的酒杯,便欲仰脖一饮,只是刚到嘴边,酒杯却不见了,原是被人夺了去。

    “按理我是该厌你的。”她淡淡的同赵瑾言说。

    赵瑾言不知所云,却也知人与人之间的缘法是奇妙的,豪无理由的厌上一人也不是没有可能,是以她并不生气,反而面露笑意,“阮小姐既然厌我,却还能同我坐下来畅饮,想必胸襟该是博大。”

    阮向蝶“呵呵”的笑了两声,身子实是虚的厉害,这点在他身边的东门兹多有体会,他就眼睁睁的看着身旁的小姐左倒右倒,顺带替自己担忧了一把,若这是倒在自己怀里,他是该接还是该接?若接下了她要嫁自己这就不美妙了。

    毕竟他是要娶表妹的不是?

    “被人当着面说厌恶,却还能安然的坐下来,论胸襟,赵小姐也是不遑多让的。”阮向蝶身子虽虚,理智却还是在的,若不然也不敢请他们二人上来的。

    只是突然间手臂上一股沉力而来,接着她便看到一只手,比女子还要白皙上几分,覆在她的手臂上。

    面上不禁恼怒,也用力抽出自己的手来,呵斥道:“无礼!”

    东门兹不怒反笑,只这笑却是苦笑,他刚刚也只是想稳住阮向蝶快要倾倒的身子罢了,这才多有得罪,到底被人误解了,怪只怪他人太好不是?

    “小姐该是刚失了意中人罢。”不过刚见过一面,他却说得如此肯定。

    纵然很是讨厌这等油嘴滑舌之人,也不由得好奇心起。

    “此话何讲?”

    东门兹他撩了撩自己左侧额头上的碎发,再回以一个风情万种的笑来,手中原本握着刚刚阮向蝶手中的酒杯,就当着她的殷殷目光给喝了下去。

    阮向蝶她脸涨得通红,也是教养好,才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来。

    便也信誓旦旦的说道:“且看你也正值芳龄,该是待嫁的年纪,却一脸苦闷的样子,好像谁欠了你银子一样。”

    阮向蝶生生的压下自己想要掀桌的冲动,好脾气的问道:“仅仅是这样?”

    “当然不”东门兹他又拿起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脸陶醉的样子,“再看你这模样,快要醉了一般,然而看这壶里,还是满满当当的,便知你平常该是滴酒不沾的。

    而能令一花季少女心情苦闷,期寄借酒消愁的,只能是情之一事了。”

    他又看了看原本还故作老成的少女此时脸上露出类似愣怔的表情,便知自己此时猜测不错,再说道:“而这情事还同表妹有关。”

    他的嘴张张合合,说着说着也不禁愣神了,“你该不会看上表妹了吧……”

    阮向蝶的表情更古怪了,这两人心情各异,却同时噤了声,一个是因为被人猜出了心思,另一个则是因为被自己的猜测给吓着了。

    也只有赵瑾言此时缓缓溢出了笑意,“一半一半,表哥你只说对了一半。”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良人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良人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