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三章 闷骚的叶三少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箫和 书名:我家夫君吃醋了
    不一会就有侍从送来了精美的菜肴。

    二十来个侍女齐齐端着盘子侯在那,叶骁和秦宸各人一个小案,一道道菜品过去,他们两个只管吃,一边有人收,一边有人放。

    秦宸前世好歹见识过最奢侈的宫宴,觉得叶骁这排场比皇帝不差,关键是皇家设宴好歹是一大群人,如今就他们两个。

    秦宸吃的心里七上八下,十分古怪。

    “怎么?不合你胃口吗?”

    叶骁见秦宸目光呆呆的,有些挫败地问道。

    他可是着人找来了各地名厨,每人做了一道最拿手的菜,这秦宸要是还不喜欢,他真的无计可施了。

    秦宸立马一个激灵回过神来,连连摇头,边说边把放在面前那几片萝卜糕全部吃进嘴里。

    “好吃,好吃,特别好吃!真的,不骗你!”秦宸口齿不清地说着。

    叶骁俊美的脸上浮起了浅浅的笑容,恰如春日里的梨花随风摇曳缤纷多彩般让人惊艳,

    不知不觉中他多吃了一点。

    今日侍候的是韩进,这下韩进完全相信齐浩所说,叶三是真的喜欢上了眼前这位秦姑娘。

    秦宸用膳没有太过矜持,倒是比较随意,吃的跟个小猪似的。

    吃完午膳,喝完下午茶,秦宸就奇怪了,她发现叶骁一个劲地淡淡笑着,但又不跟她说话,秦宸很想找个话题,偏偏人家含笑的模样太美了,跟一湖碧波似的荡着浅浅的涟漪,她不忍心打扰他的美好。

    叶骁果然适合远观而不可近玩焉!

    呸呸呸!

    秦宸按下这样的念头,什么叫“近玩焉”,叶骁又不是一朵花!

    虽然她觉得他正像一朵碧荷。

    过了好一大会,叶骁终于开口了。

    “现在不饿了,你还想听曲子吗?”

    那纯澈的眼神里闪着微微的星光,柔光腻人。

    任谁栽在这眼神里只有沉沦的份,可秦宸不是别人呀,一听到叶骁还想弹琴,秦宸绷住了笑容。

    是不是没人听他弹曲子,他才请她来听曲子,他该不会把她当知音了吧!

    她有这品位,却没这时间!

    秦宸干笑着起身,“叶公子,今日谢谢你的款待,佳肴爽口,琴音醉人,只是我乃俗世之人,还有俗事缠身,就不多打搅了!”

    没空跟你风花雪月!

    叶骁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秦宸逃也似地离开了。

    可怜的叶三公子痴痴望着她的背影,心塞得很。

    齐浩和韩进一个黑着脸一个白着脸从柱子上爬了下来,走到了他身边,韩进很想安慰点什么,却发现自己没这个天赋,齐浩呢,颇有几番恨铁不成钢的郁碎。

    叶骁晚上在书房里思索了很久。

    既然她不喜欢听他弹琴,那得做件对她有吸引力的事。

    如此,聪明绝顶的叶三公子第二日吩咐人再次给秦宸送了帖子。

    秦宸看到那署名“宋小姐”的信,哈哈大笑。

    打开一瞧,发现叶骁说最近发现鲜卑有异动,想请她和燕少云过去商议一二。

    秦宸自然万分上心,立马就找借口出了门来到了叶家邸阁。

    只是等她进去时,发现书房内还是只有叶骁一人。

    她缓缓坐了下来,问对面的叶骁,“燕世子还没到吗?”

    一来就问燕少云!

    叶骁不动声色,一如既往的云淡风轻,道:“燕世子今日有急事,不来了!”

    “.……”秦宸无语,不过也没关系。

    “鲜卑发生了什么事?”秦宸立马问,这事关乎莫康和朝局,自然是她最关心的。

    叶骁将一大摞文书递至她跟前,“你慢慢看吧!”

    然后他就可以看着她了!

    秦宸二话没说,一头扎进浩海的资料堆里,她身在中枢,知道这些文书记录的作用,许多天机就可从这案牍中抽丝剥茧窥测一二。

    天气很热,秦宸这副身体怕热,她情不自禁地拿起一纸文书给自己扇风,可还是不解热,不知何时,一个丝绸折扇不急不缓地扇起,给她解了凉,她就放下文书继续看。

    等到她觉得嘴干的时候,又有一只墨绿色裂片瓷杯递在她眼前,她也毫不在意地接过一口喝了。

    等到秦宸以过目不忘的本事将一大摞文书看完时,时值正午,她怯着汗,望着对面怡然自得甚至有几分欢愉的叶骁道:“我看完了,发现鲜卑出入境的记录比上次少了不少,叶公子有何高见?”

    叶骁微微沉吟道:“我觉得鲜卑近日会有动静!”

    秦宸面庞微冷,合上文书,淡淡道:“是,因为物资准备得差不多了,所以该动手了!”

    “对!”叶骁还在点头。

    可秦宸不高兴了。

    “叶三公子,既然你已经看了出来,为何还要我再看一遍呢?”这不是浪费时间嘛!

    瞧她热的!

    秦宸俏脸含怒拿着手帕擦了擦汗。

    叶骁的微笑瞬间在脸上凝住,他咬着唇,目光落在秦宸丢弃在案上的那方手帕上,十分尴尬。

    天可怜见的,秦宸发现晓誉四海姑娘们追着喊着要嫁的叶三公子竟然被她一句话说得面色绯红。

    可惜呀,要是让人看得他这副神情,不知道该让多少女子惊艳地晕倒。

    那模样活像个被调戏了绝世美人,带着几分懊恼和娇羞,更奇了个怪的是,她甚至觉得叶骁有几分委屈。

    坐在这的真的是叶三吗?

    秦宸抬头去寻找叶三那两个跟班,正发现齐浩和韩进在外头探头探脑,一脸不忍直视的神情。

    叶骁很想解释一下,可是欲盖弥彰的事他又做不出来,索性不说话了。

    “那我去跟燕少云说一声,让他备战吧!”秦宸黑着脸无语地站了起来。

    “不用,我会派人去!”叶骁立马接了话跟着站了起来。

    秦宸绷着脸盯着他。

    既然如此,喊她来干嘛?!!

    修长的身影天蓝色的长衫,就跟一座碧蓝的玉山子似的矗立在她面前。

    好看是好看,可是真的好气哦!

    “那我告辞了!”秦宸施了一礼准备走。

    叶骁有些急切地挽留,“且用了午膳再走吧,现在日头大!”

    秦宸顿住脚步,咬着唇望了一眼窗外白花花的太阳,吁了一口气只得听他的。

    外头齐浩捂着嘴暗笑。

    根据文书的数量算好了秦宸看完的时间是正午,然后借机留人家下来吃饭,吃完饭总不能立马就走,肯定还能喝个下午茶,届时是不是再弹个琴吹个笛子什么的。

    公子哎,真是打得一手好牌!

    可是为什么还是觉得单刀直入的好呢!

    他发誓,他齐浩要想娶媳妇定然比他家主子更容易得手!

    真如齐浩所料,秦宸还是喝了下午茶再走,不过秦宸没给叶骁弹琴的机会,径直走了。

    第三日,秦宸又一次收到了“宋小姐”的名帖。

    她再次打开一瞧,叶骁找到了一幅颜太傅的画,想临摹,让她去指点一二!

    秦宸捏着帖子犹豫了一番,如果是她爷爷的画,她真心还是想去看一看的,只是叶骁最近的举动让她很郁闷呀。

    算了,再去一次吧,趁机把爷爷的画拿回来。

    于是她再次来到了邸阁。

    进去时,叶骁果然铺开纸在作画。

    “秦姑娘,你来瞧瞧太傅这幅画,崇山峻岭,巍峨高大,跟《韶华似锦》风格迥异!”

    秦宸走了过去,仔细端详起来,她祖父的手笔她自然再熟悉不过。

    “这画我临摹不来!”她的画风到底细腻一些。

    “那我临摹试试,你且在旁看着给我提点一二!”叶骁含笑望着她,

    她连忙点头。

    如此一个上午又过去了,于是又用了午膳喝了下午茶。

    叶骁满心欢喜。

    临走时,秦宸提出要他把她爷爷的画相送,叶骁二话不说答应了。

    秦宸下楼梯时,凉凉丢了叶骁一眼,再也不来了!

    叶骁呢,完全没察觉,还情深意切地望着她的身影,一脸欢迎她再来的样子。

    第四日清晨,秦宸再次受到了叶骁的信。

    她第一念头是撕了信,可是又想看看他到底找什么借口约她去,

    打开一瞧,发现叶骁说她的手帕落在邸阁了。

    秦宸彻底崩溃了,既然有功夫送信,怎么没功夫把手帕一道送来呢!

    他没病吧!

    “没空,不去!”秦宸愤愤地着人回了口信。

    叶骁收到回信时,心里别提多郁闷了,他捧着那方绣着红梅的手帕,犹自发呆。

    姑娘家手帕这么重要的东西,她怎么能随随便便丢在这不要呢,他以为找了这个借口她就该来的。

    也不知道怎么的,自知道秦宸就是颜珂后,叶骁心里就按捺不住了,时时刻刻想见到她。

    哪天不见浑身不自在!

    譬如此刻!

    叶三公子笛子也不吹了,琴也不弹了,站在书房窗口发呆。

    秦宸这边,她坐在书房监督小木墩看书练字。

    心里却还在为叶骁的事郁闷。

    他这么做难不成是喜欢上她了?

    可如果真的喜欢她,又怎么会把“她的香囊”给退回来呢!

    她记得很清楚,上次他退回来时,神情就差写着“我对你不感兴趣”几个字眼。

    既然如此,那现在是闹哪般呢!

    不管怎么样,秦宸不会在感情上浪费时间,想起上一世,他对她的背叛,现在她很难再相信别人。

    秦宸默然地把叶骁的事丢在脑后。

    接连几日,叶骁都没能见到秦宸,别提多郁闷了,就跟心被人挖了个洞似的。

    直到一日,齐浩从外面送来一封请帖。

    “公子,庄逸少爷后日生辰,邀请您过府吃酒!”

    “不去!”

    叶骁干脆的回道,靠在凭几上看都没看齐浩和那封帖子。

    齐浩眼皮动都没动,继续不慌不忙道:“他请了秦宸姑娘!”

    不到眨眼功夫,他听到两个字:

    “备礼!”

    他噗嗤一笑,连忙捂着肚子闪身出去了!

    叶骁闷闷地盯着窗口,这一次他一定要逮着机会跟她挑明!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家夫君吃醋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家夫君吃醋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