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0章 病不轻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溪临 书名:公子,莫撩
    叶沙华出手剑势记记凌厉,可她看着是在用剑,却又不像是在用剑。

    那柄剑,仿佛是长在了她的身上,她挥动长剑的姿势,看起来就有些像是小动物在挥舞自己的爪子。

    虽然动作实在是有些怪异,但……倒还当真是得心应手。

    不知是否肩头伤口牵扯,早便臻至元婴后期境界的江临风,面对据传堪堪结丹的叶沙华,竟然讨不得半点好去。

    相反,常波原本满心里担忧的都是叶沙华,此时却是有些担心他了。

    然而叶沙华却骤然收了剑势,仿佛刚才的那一通已足够她发泄。

    “劳烦你转告林绰窈,接下来,就轮到她了。”

    长剑还鞘,她对江临风说道。

    江临风亦极是配合地收了剑,然后点点头,微笑道:“好。”

    再转回身去的时候,叶沙华的心里已然宁静许多。

    然后她就看见常波等人站的地方多了两个人。

    是南宫陌玉和南宫碧树。

    她忽然就觉得这五个人站在一起,真是一副让人感觉欢喜感觉温暖的画面,同样也让人无比留恋。

    一点也不想顾及尚有路人以及好友在侧,叶沙华扑上去,把自己挂在南宫陌玉的脖子上。

    “廉贞……”她喊道。

    明明只是方分开一瞬,可她不知怎么,就是想喊他。

    南宫陌玉也搂住她,他与她拥抱时,总是微弯了身子,把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

    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

    “沙华,娘子,媳妇,宝贝儿。”他笑着喊道。

    慕容瑀瞪圆了双眼。

    这要论起脸皮厚,从此以后他只服廉贞公子!

    常波瞬间涨红了脸,南宫碧树则尬笑着别开视线。

    南宫霏羽也懂非礼勿视的道理,可她皱了皱眉毛又忍不住笑。

    那个谁,我滴哥,大庭广众之下,好歹也注意点形象,行不行?

    来来往往的路人远近一瞟,现在的年轻人可真开放!

    可当众搂搂抱抱的那俩,男的那个咋那么像廉贞公子啊!

    走近一看,擦,还真是廉贞公子!

    此去经年,当时在场的许多人都已不再记得,那一日的暖阳是何模样,却仍记得暖阳背景下,含笑相拥的两个人。

    只是一个简单的拥抱,却似已将彼此间的幸福与珍重,定格成了永恒的瞬间。

    “廉贞,背我回家。”叶沙华说。

    “好,背你回家。”南宫陌玉温柔应着,眼底泛起一层薄薄水汽,却因为他快速蹲下了身子,所以并无人发现。

    待他再背着叶沙华站起身时,那一层水汽已然散去了。

    叶沙华双手搂着他的脖子。

    “真陪我回家啊?”她说,“你不开那个,清谈法会了?”

    “嗯,不开了。”南宫陌玉说。

    “廉贞你真好。”叶沙华往前凑一些,面颊贴住他的面颊。

    南宫陌玉说了句什么,剩下的几人已听不清了,他们只看到那俩人旁若无人地离去,然后才纷纷捂住眼睛大叫。

    闪瞎我的狗眼!

    常波没像其他人那样,一直目送飞往天际的两人直到脖子抽筋。

    她小心忐忑地偷瞟一眼江临风。

    江临风的肩头还在慢慢淌着血,可他竟然也一直仰头望着,面上没有阴鸷没有冷笑,只有暖融融的阳光撒在他脸上,氤氲他苍白冰冷的轮廓。

    南宫碧树看向常波。

    他知道她在看着江临风,也看到了她看着江临风时的那一种,想要鼓足勇气,却最终犹疑又放弃的情绪。

    那个人,对她来说,是不同的吗?

    他淡淡地移开目光,伸手轻压了一下左面肩头。

    ---

    南宫陌玉并未直接带叶沙华回去玉衡宫,而是到了一个她感觉十分熟悉,一时却又怎么都想不起来,究竟是哪里的地方。

    “是暮云峡。天音旧地,暮云峡。”

    南宫陌玉背着她,在湖畔的草地上慢慢走着。

    “这是凝碧湖。”他伸手指指眼前水波浅翠的湖面,又遥指向湖心那一片九霄云宫般的琼楼玉宇,“那是湖心筑。这里才是我们的家,玉衡宫,不是。”

    叶沙华鼻间酸涩,自己都还未及厘清心底这一抹异样,眼泪便先于思绪滚落下来。

    我是真的有毛病了。

    她在心内木木想着。

    南宫陌玉察觉到了颈中的湿润。

    他将她放在草地上,逐一吻去她面上的每一滴泪,然后又温柔地吮吻住她的唇。

    她尝到了他口中来自于她的苦涩,也接住了他舌尖渡过来的那一颗,糖。

    南宫陌玉让她枕在自己的腿上,伸手轻轻抚摩她的发。

    “沙华,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他轻柔而又小心地问。

    叶沙华仰面看天,又看向他。

    她看着他的脸,不说话,却只是流泪。

    她本一直无所谓南宫陌玉爱不爱她,也并不珍惜他的爱。

    一开始接近他,她就抱好了他冷若冰霜,与她形同陌路的准备。于当初的她而言,那样的相处或许反是最轻松的。因为她只要霸占住他,霸占住他妻子的名位,就够了。

    可她不仅霸占住了他,还霸占住了他的爱。

    那么,仔细想来,这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无论她做什么,他都会包容她庇护她,他是她最有力的依仗与靠山。

    可是现在,她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去亲近他,为什么要扰乱他的平静。她是如此的害怕他爱她,因为她也爱上他了。

    等有一日他醒来,发现枕畔空空如也,无论如何都再也找不到自己的时候……他、会很痛吧?

    南宫陌玉不忍心看她流泪,他将她拥抱进怀里,仿佛哄慰小孩子一般,轻轻拍抚着她的后背。

    他直觉她一定遇到了极不平常的事。

    可她自然是不愿对他说的。

    那、要不他先提前,对她说一部分?

    南宫陌玉尚未想好措辞,眼角余光便蓦地一闪。

    天际疾速飞舞而来一只苍青纸鹤。

    这样的时候,这样的纸鹤……

    曲淡风,危!

    “我们现在,就回流华!”南宫陌玉带着叶沙华,火急火燎地往回赶。

    顾不得解释,顾不得说别的,就连叶沙华的事情,也只能先且放一放了。

    曲淡风已然由他依序施药拔除血毒,然最危险的关口还未过去。

    是他嘱咐曲炎苍,只要曲淡风出现他所说的那些症状,就立即传信于他的。

    而一旦那些症状出现,便意味着曲淡风,命悬一线矣!

    九成、九成的把握,难道也抗不过这玩弄人心的天道?

    叶沙华没有去问南宫陌玉怎么了。

    她的心头逐渐冷下一些。

    他也是有事情瞒着她的。

    或许,他并不像她以为的那样深情,那样非她不可。

    所以,这般自作多情的她,大概才是真的病不轻了。

    南宫陌玉一回玉衡宫就将自己关进那间静室,南宫碧树也随同他进去。

    叶沙华很自觉地没有去打扰他们,她走回紫藤花小院,走进卧房,逐件解落自己的衣衫。

    小臂处的那一截透明犹在。

    她深吸一口气盘膝坐下,神识缓慢催动左手腕处那看不见的神秘法宝,更澎湃的奇异灵力瞬间汹涌,温养住了她的周身。

    小半个时辰之后,她看着已然恢复正常模样的自己,总算稍稍松一口气。

    ---

    开阳宫中,林绰窈则紧提着一口气。

    自从带回那四只元素神兽,她就一直是这种草木皆兵的状态。

    在听完江临风所带回的,叶沙华向她挑战的消息后,她的指尖更是紧紧攥动了起来。

    “你已同她交过一次手。”她问江临风,“那,她的实力如何?”

    江临风眯眸想了想,不以为意地吐出几个字:“一般般吧。”

    他说完,双手抱臂走了出去,独留林绰窈一人留在原地,满面怔忪。

    一般?是真的、一般吗?

    江临风走到殿外,招呼来一个自己的亲信弟子。

    “你去天都峰上……”

    他如此这般地嘱咐一通,那弟子立时领命而去。

    林大小姐将与南宫少夫人将于三日之后正式武决的消息,极快速地在清谈法会上发酵开来。为表郑重,会场中央还特意为她俩搭建起了比武用的台子。

    叶沙华由满面担忧的南宫夫人口中听到这个消息时,也是重重“啊”了一下。

    这样啊,那真是太好了。

    林绰窈总算是让她刮目相看了一回。

    被刮目相看的林绰窈,却是面色苍白,坐在空无一人的开阳殿内。

    林皎然蹦跳着跑进来。

    “姐姐你找我?”她笑道。

    林绰窈看着她点了点头,还未说话,林皎然就又开口了。

    “姐姐你真棒!”她说道,“一定要打得那贱婢落花流水!”

    林绰窈没再纠正她口中的用词。

    她神情怔怔地看过来。

    贱婢,贱婢!

    真是狠啊,硬是要把她逼到绝路上去,就连一口气也不肯让她喘!

    她收敛神色,看向林皎然,问道:“你今日,看见大师兄同她交手了?”

    林皎然兴致勃勃地点点头。

    “是啊。”她抡起一拳,兴高采烈道,“大师兄都根本未尽全力,那贱婢就差点被打得满地找牙,若不是南宫陌玉他们及时赶到……”

    林绰窈总算稍放下些心,柔声嘱咐了妹妹几句“天气渐凉,注意身体”之类的话。

    林皎然一一笑着应下,转过身时眸子里的笑意却慢慢散去。

    姐姐啊,你一直把我当傻子,那就让我看看,你能够有多聪明吧。

    本书由,请记住我们网址看最新更新就到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公子,莫撩》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公子,莫撩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