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再遇燕红鹰

类别:同人小说 作者:武穆魂 书名:天朝散人
    徐老爷子一笑:“王岩,你不是逗我玩儿吧?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明白?”

    “请您指点迷津!”王岩端正态度虚心求教。

    “收东西时,哪有那么多时间给你查资料考证?看到好东西先拿到手再说,这就是会看包浆的优势,更不会被造假做旧的东西打了眼,还有,你以为一件儿大开门儿的东西价格能低的了?所以,会看包浆,先把别人吃不准的老物件儿拿到手,价格肯定高不了,拿回来,再引经据典的考证,老物件儿就变成有来历的大开门儿货色,才能身价百倍!没有个来历说法儿,那些东西不过是破铜烂铁、粗泥烂瓦,玩儿古玩还有什么意思!”徐老爷子很透彻的道破玄机。

    王岩恍然大悟,嘴上却掩饰道:“我主要是请您给孩子们讲明白!”

    ……

    晚上十点多,老爷子困了,王岩等人也不好再劳烦老爷子,徐强正好掐着点儿回来,一行人告辞回宾馆。

    王岩打发王亮等人自己回青山复习功课,他还要去拜访李家老爷子。

    李翰杰已经去了美国主持亚洲鲤鱼项目,王岩只好给李瑶平打电话,问明李家老爷子住址,拿了些青山青包子,去探望李家老爷子。

    李家老爷子是青山成长起来的干部,级别不低,离休后住在二环内一座四合院。

    李老爷子当初对青山县的大白菜情有独钟,所以王岩带些青山青包子投其所好,初次拜访,不好拿太贵重的礼物。

    李老爷子年近90岁了,身体还好,见了王岩拿来的青山青包子挺高兴,和王岩聊起青山近几年的发展,还知道王岩近几年为青山做出的贡献,对王岩肯定加鼓励,多少有些打官腔的语气。

    王岩过来主要是礼貌性拜访,稍坐一会儿就要告辞,可是老爷子家的保姆非要留王岩吃午饭,说是家乡来人一定要吃完饭再走,这是李家的规矩。

    经过一番客套,王岩才知道这个老太太不是保姆,而是李瑶平的大姐,今年快七十岁了,比王岩的父母年龄还大,在这里照顾老爷子。

    正寒暄着,外面有人按门铃。

    进来的居然又是燕红鹰!

    看见燕红鹰,王岩就在李瑶平的大姐挽留下顺水推舟的留下来。

    李老爷子不太爱说话,所以王岩有机会跟燕红鹰多聊几句。

    燕红鹰现在工信部国防技术局,属于有军职的行政干部。

    因为王岩和燕红鹰并不是同班同学,所以多年没有联系,可是交谈中王岩发现燕红鹰和她同班同学也没什么联系,但是却了解很多老同学的情况。

    王岩自然而然的透露出疑惑,燕红鹰苦笑道:“我以前的工作涉及很多国家机密,所以要减少对外联系,但是搜集一些信息还是很方便,所以在老同学中,我就是个隐形人,属于长期潜水!”

    燕红鹰把话题拉回正轨:“昨天我和王亮聊了聊,他想考军校,我答应他去军工科技大学,你没什么意见吧?”

    王岩一愣:王亮没跟自己汇报这件事!

    燕红鹰一笑:“我是不是越权了?没影响你给孩子的规划吧?”

    王岩自然是求之不得:“我对孩子没有具体规划,只要上进、务实,具体选择我是完全放权,还得感谢你对孩子的提携!”

    “那你盯住学校方面,保送指标这几天就下放到学校,别让人偷梁换柱得了去”燕红鹰嘱咐王岩,别让别人截了胡。

    “你对地方的事儿也挺了解么!”王岩感觉到燕红鹰的心细。

    “没办法,这些事我经历过几次,现在下面有些人为了利益不择手段、胆大妄为,不得不防!”燕红鹰淡然回答。

    “哼,你还不是滥用职权走后门!”李老爷子对这些很是看不惯。

    “不一样,王亮是这次全运会的散打冠军,够特招条件,另外正直、有血性、有头脑,是个好苗子!”燕红鹰给李老爷子解释。

    然后,燕红鹰赶紧转移话题,免得老爷子不高兴:“这是我爷爷给您带来的虎骨酒!”

    “替我谢谢你爷爷,老首长总是惦着我,受宠若惊啊!”李老爷子嘴里客气着收下。

    燕红鹰马上抓住机会反击:“这也算是走后门吧?”

    “这个…,别跟我贫嘴!饭也吃完了,你们回去吧,我要午休了!”李老爷子恼羞成怒下了逐客令。

    出了李家,燕红鹰目光灼灼的看着王岩:“找个地方聊聊?”

    王岩一时间有些茫然,无语的点点头。

    燕红鹰曾是王岩中学时代的心中女神。那时候虽然不同班,也常有来往,也互有好感,但是因为种种原因,两人都没捅破那层破窗户纸,没有表白过。

    可是王岩在徐老爷子家见到燕红鹰时,还是在内心翻起滔天巨浪,差点儿失态。可是,现在的王岩不但儿子都要上大学了,跟杜谡姬的孩子也要降生了,王岩只能按捺心中蠢蠢欲动的激情。

    这时候,怎一个无奈了得……

    一间幽静但是颇为高雅的咖啡馆,王岩和燕红鹰相对而坐。

    燕红鹰一反常态,没了平时的官威、自信、温婉,叽叽喳喳像个小女孩:“徐爷爷和李爷爷都是跟我爷爷摸爬滚打一路走过来的,李爷爷是我爷爷早年带的新兵,一级级跟着我爷爷往上升,我爷爷当排长李爷爷是班长,我爷爷是连长李爷爷是排长,直到我爷爷当团长时李爷爷是参谋长,搭班子时也挺默契;徐爷爷跟我爷爷时间最长,当初我爷爷犯错误被下放当了班长,徐爷爷是新兵,后来我爷爷官复原职,带走了徐爷爷,给我爷爷当警卫班长,直到后来徐爷爷非要专业,让我爷爷很生气;李爷爷实干不爱说话,可是我爷爷就是喜欢李爷爷,不喜欢徐爷爷;离休后,我爷爷变着法儿搜刮徐爷爷,却总给李爷爷好东西!那虎骨酒,是东北有人养殖的,我爷爷的老部下找人好不容易才淘换来,我爷爷还分给李爷爷一份儿,没有徐爷爷的,不过给徐爷爷的是熊胆酒,说徐爷爷爱古玩,眼睛最重要,所以给他熊胆酒养眼……”

    和燕红鹰聊了一下午,王岩仿佛身在云端,迷迷糊糊的不知自己是什么感觉、什么心情。

    回到宾馆,王岩第一次没有心情练功,而是沉浸在回味和燕红鹰相处的每一分钟:燕红鹰的言谈笑貌充斥着王岩的每一根神经……

    兴奋过后,王岩又开始恢复理性,剖析事情的来龙去脉:以王岩对燕红鹰的了解,她是个外冷内热的性子,更何况经过这么多年的社会阅历积淀,又是在重要单位供职,怎么说也应该学会了保持矜持大方的仪态,不会轻易流露过度的喜乐,可是,今天的燕红鹰好像毫无克制的流露出少女般的小女儿情态,让自己几乎无法按捺心中的澎湃。难道是燕红鹰对自己真情流露?还是自己自作多情的臆想?难道燕红鹰……

    王岩终于下决心,要用神通了解一下关于燕红鹰的一切,可是无论如何也聚不起精神,各种神通都失灵了!

    王岩难得的变得躁动不安,如同青春期的小男生,在房间内不时走来走去,或是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翻烙饼,又起来打开手机,播放节奏暴烈的重金属乐队的音乐,把音量放到最大……

    王岩毕竟是练过功的人,当他意识到如此放任自己的情绪,很有可能走火入魔,于是赶紧凝神打坐一会儿后,赶紧走出客房,退了房间。

    还是先回青山,找些事情做,转移注意力,尽量把这份躁动埋进心灵的某个角落吧!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天朝散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天朝散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