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大婚礼物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岁月如水 书名:耕田人家:陛下宠妻有瘾
    第243章

    “参见太后娘娘!”

    如此响亮的声音,让窝在床上的二人一下子就惊呆了!

    丰逸轩的动作一下子停了下来,云曦也从晴欲的漩涡之中快速的恢复过来。

    看到依旧趴在她身上一动不动的丰逸轩,云曦的脸蛋更加的红了,而且温度高的吓人,她自己都有些不敢抬头了。

    这下可好,本来是应该去拜见太后的,结果让太后等不及亲自上门来了!

    太后一定会猜测到他们二人在房间了做了什么!

    “逸轩,太后来了,赶紧起来啊!”

    丰逸轩懊恼的叹息,看样子总是有这样那样的阻碍啊,可是他这......僵硬的身体还有隐隐发痛的部位,可怎么办?

    丰逸轩深深的呼吸,然后跳了下来,站在窗口开始平复自己的心情。

    而云曦也赶紧七手八脚的起来,简单收拾了一下衣服,不过那衣服上十分明显的折痕却怎么样也抚不平了。

    怎么办?太后娘娘可是火眼金睛的,这一定会看出来的,到时候丢脸就丢大发了!

    只是留给云曦的时间太短,她还没有想好等下太后要问的时候她该怎么回答,外面就继续传来了对话之声。

    此时门外的太后已经开始询问了,“皇上和皇后娘娘在里面么?”

    “是,太后娘娘。”

    看着紧闭的房门,本来应该在里面侍候的宫女此时都站在外面,人老成精的叶太后有些了然了。

    只是这皇上是不是太没有分寸了?这是大白天好不好?

    还有作为皇帝不出去跟群臣照个面就这样一直待在寝殿里好像不太好吧?

    本来她是在自己的寝殿等待着新的皇后前来参拜的,可是左等右等都不见人影,而且着急见到自己的女儿穿嫁衣的样子,叶太后想了想还是自己亲自前来一趟为好。

    没有想到她亲自前来竟然吃了一个闭门羹,这皇上就这么等待不及么?

    已经将以前的事情完全放下的叶太后现在的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好好的照顾自己的女儿,经过这一段时间与云曦的相处,她已经越来越喜欢这个多年没有见面的女儿了。

    而丰逸轩,本来是一直称呼他为母后的,可是在她的心中也是把他当成是女婿来看待的。

    如今见到皇上对于自己的女儿如此的宠爱,她的心中越发的高兴,也顾不得所谓的礼仪问题了。

    叶太后刚刚准备让人向前敲门,虽然她也不想,可是实在是忍耐不住,只能内心对丰逸轩说抱歉了。

    没办法,她实在是很想见到自己的女儿穿嫁衣的样子!

    作为母亲本来她是应该为曦儿亲自穿上嫁衣,亲自梳头的,可是现在她却什么都干不了,只能是等待着云曦前去拜见。

    可是到那个时候曦儿身上的嫁衣就已经更换掉了,她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这也是她亲自前来的最重要的原因了。

    此时房门忽然打开,丰逸轩脸色十分的平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是浑身的气势有些吓人。

    废话,任哪个男人在中途被打断都会是十分的生气吧。

    丰逸轩从不觉得自己现在这样做有什么不妥,他千辛万苦的将皇后娶回来,自然是先紧着要紧的事情办了,至于其他的都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可是偏偏,太后娘娘亲自上门,他根本就不能说不见面,因为他本来就应该带着皇后娘娘前去拜见的。

    “见过母后!”

    丰逸轩的语气还算是平静的,只是有些冷漠,可见他确实是十分的不爽!

    叶太后见过太多的场合,自然不会被丰逸轩这样的气势给吓住了。

    当即笑意盈盈的开口,“皇儿免礼,哀家过来看看皇后如何了。”

    也不等丰逸轩开口,叶太后自然而然的登堂入室,直接进入了皇帝的寝殿内。

    云曦听到外面的声音,很想更换一身衣服,可是根本就来不及,她只来得及将凌乱的头发略略的收拾一下,然后用凉水将自己的脸收拾了一下。

    因为她觉得自己的脸实在是太热了,如果被太后这样发现肯定会知道他们在房间内发生了什么事情。

    其实云曦是做贼心虚,即使是不洗脸,就凭借他们二人迟迟没有开门,叶太后会不知道房间内发生了什么么。

    两个刚刚大婚的人将所有人都驱逐出去,单独相处,不可能是坐着纯聊天吧?

    叶太后进来之后,见到的就是这样的云曦。

    一身大红色的嫁衣火红似火,脸上脂粉未施,如瀑的长发随意的散落着身后,额头的发丝还微微的凌乱。

    白希绝美的容颜上此时一片红霞,本来柔美的双唇此时微微的肿起,可见是刚才的战况还是有些激烈的。

    “见过太后娘娘!”

    被叶太后注视的有些脸发热,云曦赶紧屈膝行礼,低着头掩饰着自己的尴尬。

    好尴尬啊,被人就这样抓住了,也不知道叶太后会不会责怪她啊?

    要知道可是她做的不对啊,她本来是应该去拜见太后的,结果倒好,差点就被丰逸轩拐到了床上,这下丢脸丢大发了!

    叶太后想想也知道云曦此时肯定是十分的害羞的,所以十分了然的笑了一下,上前亲自将云曦搀扶了起来,语气十分的和蔼,“曦儿啊,是不是该改口了?”

    云曦最近听惯了叶太后叫她曦儿,也慢慢的习惯了叶太后对于她的热情和迁就,所以顺着叶太后的话改口,“母......后”

    终于如愿听到了母后二字,叶太后的眼角忽然就湿润了!

    她的女儿,唯一的亲生女儿,今日出嫁了!

    她见到了曦儿穿嫁衣的模样,她听到了曦儿叫她母后了!

    虽然这两个字市场有人叫她,但是远远没有云曦这么一声低低的称呼来的好听,动人。

    有些激动的叶太后拉着云曦的手,自动忽略了她有些皱巴巴的嫁衣,也忽略了站在一旁神色有些发暗的皇帝。

    “曦儿啊,以后就是一家人了,都要叫母后了!母后也没有别的东西给你,这是当年我出嫁的时候先皇所赐,今日我就送给你了,希望你能够幸福。”

    叶太后从自己的袖中拿出一个盒子,然后慢慢的打开,盒子里装着一个碧绿的镯子,光是看颜色和纯净度就知道价值连城,一看就是无价之宝。

    又听到是先皇所赐,云曦赶紧摇头,“不......不......母后,这太贵重了,还是您留着带吧。我这里什么都不缺......”

    叶太后摇头,“曦儿,长者赐不可辞,这是母后的心意。而且啊母后年纪大了,以后这些东西自然也都是你的,现在给也不算早。”

    “可是母后......”

    “曦儿,来,带上看看好看不好看。”

    叶太后没有给云曦拒绝的机会,拿出镯子直接戴在云曦的手腕上,瓷白的肌肤搭配碧绿的镯子,更衬托的肌肤赛雪。

    “好看,曦儿戴什么都是好看的。来,坐下来,母后还有些话要对你说。”

    说完这句话,叶太后朝着外面看了一眼,黄伟年一直跟着旁边,看到叶太后的眼神顿时就心领神会,一个挥手,所有的人都退出了殿外,顿时房间内只剩下了三个人。

    丰逸轩的眼神暗了下来,不明白叶太后的做法,难道是太后还要对曦儿说什么特别的话么?

    而且很显然,这个话也是要说给他听的,不然也不会让他也留在这里了。

    果然,丰逸轩刚刚想完,就听到叶太后的声音响了起来:

    “皇儿啊,来,一起坐下,哀家有话要对你们说。”

    云曦本来被叶太后的举动弄得有些无语,十分被动的被叶太后拉过来坐了下来,此时又见到丰逸轩也跟着坐下了,心中有些发蒙。

    什么个意思?

    难道是太后有重要的事情要交代?

    话说这个时机选择的似乎不怎么好吧?

    不管云曦的想法是什么,叶太后此时笑意盈盈的看着云曦,脸上的慈爱十分的自然。

    这一个月的相处,不但云曦已经适应了叶太后的这种热情,就连一直心存怀疑的丰逸轩也都慢慢的适应了。

    实在是他找不出任何可疑的地方,而且自从知道曦儿并非云大海夫妻亲生的时候,他就已经基本上确定了叶太后的想法,只是还需要一些证实。

    这件事本来他是有些抵触的,到底是父皇的原配皇后,没有想到竟然还有一个私生的女儿,按照律法来说可是灭九族的大罪。

    只是一切都是他自己的推测,在事实没有清楚之前他不会轻举妄动。

    而且他还有一个顾虑,如果叶太后真的是曦儿的亲生母亲,那么她所有的罪责恐怕就无法处理了,因为曦儿的原因,他不想让曦儿伤心难过。

    尤其是曦儿进宫以后,身边连个陪伴的人都没有,如果叶太后真的是她的母亲,那么叶太后一定会对曦儿这般友好,绝对不会有任何坏心思的。

    所以丰逸轩想来想去还是决定按兵不动,只要为了曦儿好,他就算是知道这件事是真的也无妨,再说都是上一辈的事情了,他作为晚辈也没有必要去纠结此事了。

    “那个母后......什么事情这么严肃啊?”

    看着丰逸轩有些不好看的脸色,还以为是他还在别扭呢,云曦试图挽回一些形象,所以故意开口询问。

    听到云曦的话,丰逸轩才从思绪之中回过神,深深的看了一眼叶太后,没有说什么话,不过身上的气势倒是放松了下来。

    叶太后看了一眼云曦,再看了一眼丰逸轩,然后从怀中掏出一个十分精致的白玉盒子,盒子上面还带着锁,很显然里面的东西应该是十分的珍贵的。

    云曦眨眼,这是什么?太后娘娘准备还送东西么?

    刚才不是已经送过礼物了么?

    不过云曦没有吭声,静静的看着叶太后,等待着她接下来的话。

    在云曦和丰逸轩双重的注视之下,叶太后打开了白玉盒子,里面是一个黑色的牌子,并不是珍贵的宝物什么的。

    不过云曦看着这个黑色的牌子,越看越觉得熟悉。这个牌子质地很硬,通体黑色,上面雕刻着花纹,看起来很神秘的样子。

    等等!

    这不是丰逸轩曾经给她的那个牌子么?

    上一次发生了乌凌云上门挑衅的事情之后,丰逸轩就给了她这么一个牌子,说是遇到官府的时候拿出这个牌子就好,而且绝对不会暴露出他的身份,当时云曦还询问这到底是什么牌子,丰逸轩只是笑了一笑说以后就知道了。

    后来发生雪灾的事情,云曦还曾经拿出牌子进出城门,结果城门的守卫的人员没一个敢阻拦的,当时看着她的眼神都是十分的尊敬的。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叶太后也有这样一个一模一样的牌子呢?

    云曦绝对不会怀疑这是她的牌子,因为她的牌子一直放在微型试验坊内呢。

    丰逸轩既然说这个是一个令牌,而且她也实验过了,确实是十分的珍贵的,所以为了防止丢失,云曦一直就把这个令牌放在微型试验坊内,那个地方是绝对不会丢失的。

    只是现在叶太后怎么也拿出来一个一模一样的牌子呢?

    云曦很想要看看她自己手中的令牌,只是目前微型试验坊还没有升级,并不能直接取出物品。

    云曦一直在考虑自己的木牌,根本就没看到丰逸轩眼神都已经发生了变化!

    虽然云曦不知道这个令牌代表的含义,可是身为帝王的丰逸轩自然是分的清楚的!

    这个令牌代表了皇室的暗龙和暗凤!

    皇室里为了确保安全和稳定,一般都会设置完全的暗卫制度,这种暗卫和正常的暗卫是不同的。他们分布在全国的各地,只认令牌做事,可以说是皇室在全国各地的耳目和眼线。多年来皇室就是凭借着完整的暗龙和暗凤制度才能了解各地的消息,得到第一手的资料。

    正常来说,暗龙和暗凤都是帝王亲自掌管,底下又分别有两个总管掌管,一般来说是一男一女两个总管。

    但是丰逸轩接任皇上的时候,先皇就给了他一个令牌,那个代表了暗龙的令牌,而暗凤的令牌却是没有任何的交代。

    本来丰逸轩也想要询问先皇暗凤的下落,奈何先皇病重,还没有交代清楚就已经病逝了。这些年丰逸轩一直在寻找暗凤的令牌,他也曾怀疑是不是叶太后得到了令牌,可是一直找不到任何的证据。

    而且叶太后为人谨慎,从不将这些暗中的势力拿出来使用,所以他费了好多的功夫也没有找到。

    没有想到今日竟然见到了这个代表着暗凤的令牌!

    这个令牌果然还是在叶太后的手中。

    可是如今她要拿出这个令牌做什么呢?

    是要送给曦儿么?

    果然就在丰逸轩的百转千回的想法之中,叶太后开口,“曦儿啊,这个令牌你收着,具体的作用嘛,我就不告诉你了,抽空的时候让皇儿跟你说吧,反正他是知道的,是不是皇儿?”

    叶太后依旧是笑着,笑容纯净无暇,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不舍得,此时的丰逸轩终于可以确认叶太后是真的把曦儿疼在了心上,也终于放下了心中的顾念,否则也不会将这个代表无上权利的令牌拿出来送个曦儿了。

    丰逸轩收回所有的心思,对于叶太后的这种转变他是愿意看到的。

    “母后说的是,回头孩儿会将事情给曦儿讲清楚的。只是母后,这个......”

    丰逸轩是想询问叶太后为何愿意将这个东西交出来,他十分清楚这个东西的重要性。别说曦儿真的是叶太后的女儿,就算是儿子一般也不会交出这种东西的啊。

    叶太后摆摆手,“皇儿啊,你的手中也应该有这样一个令牌,本来这两个东西就应该是一个人保管的。先皇将它交给我的时候我也是十分的震惊,如今我也老了,用不着这些东西了,现在把这个东西给曦儿,你会不会有意见?”

    丰逸轩神色不变,“母后说的哪里话,别说这么一个令牌,就算是曦儿想要皇帝的位置我也是可以让出来的。还有啊母后有所不知,其实那一个令牌......其实早就在曦儿的手中了。”

    此时换叶太后惊讶了,“真的么?那如此说来我们母子倒是想到一处了。那要不这个就给你拿着好了。说起来这个东西早就应该属于你的。”

    丰逸轩摇头,十分干脆的拒绝,“母后,我不需要这个,都给曦儿吧。”

    “皇儿?......”

    暗龙暗凤都属于曦儿,这可是莫大的权利啊!

    要知道整个丰立国如果暗龙和暗凤大权全部落在其他的人身上,那皇位很有可能会动摇的啊。这可不是一般的权利啊!那可是完全可以颠覆皇权的势力啊!

    经过多年的培养,暗龙和暗凤之下有多少人已经无人可以知晓,当唯一可以确认的就是人数绝对是惊人的!

    “母后放心,我和曦儿夫妻同心,给曦儿和我都是一样的。我相信曦儿会合理的利用这些势力的。再说母后难道不相信孩儿的能力么?不需要这些东西,孩儿也能将事情处理的很好。”

    叶太后点点头,丰逸轩的本事她自然是知晓的,而且他身为太子的时候就开始布置这些东西了吧,如今暗龙暗凤几乎已经形同虚设,就算是不适用丰逸轩照样可以快速的得到全国各地的消息。

    “那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让曦儿拿着吧。”

    云曦眨眼,并不明白母子二人的对话的意思,不过有一点她听出来了,那就是这个东西十分的珍贵,大约是代表一些势力吧。

    可是既然如此重要,叶太后为何要送给自己呢?

    “不不,母后......曦儿虽然并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可是也听明白了,它十分的重要,所以曦儿不能拿这个,母后还是自己收着吧。”

    叶太后将盒子重新锁上,然后将钥匙放在云曦的手中,慈爱的笑了一下,“曦儿啊,你就别推辞了,你没听皇儿说么,他都已经同意了你还推辞干什么呢。再说母后早就说过了,等到你们二人成亲就会送你一些东西的,现在母后是要兑现自己的诺言来了。”

    云曦不好推辞,只好求救似的看向丰逸轩,谁知道丰逸轩点点头,语气十分的温柔,“曦儿还是收下吧,这也是母后的心意,回头我找机会给你说说这个东西的用处。”

    “那好吧,我就替你们保管就好了。”

    说完了这个,叶太后又从怀中掏出一个盒子。

    这左一个盒子又一个盒子的,云曦都有些纳闷了,怎么叶太后这是有备而来啊,怀中能够装得下这么多的盒子么?

    好在是古人的衣服都穿的好多层,也穿的有些厚,否则这怀中装这么几个盒子肯定是鼓鼓囊囊的,难看死了。

    这是一个十分古朴的盒子,上面也带着锁。

    看着叶太后数量的开锁,云曦眨眼,今日是怎么回事啊,太后娘娘送礼送上瘾了吧?

    这大婚的礼物一个比一个的贵重,她都吓的不敢接了啊!

    丰逸轩的眼神紧紧的看着这个盒子,当盒子哐当一下打开,看到里面的东西,丰逸轩的眼神都变了!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耕田人家:陛下宠妻有瘾》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耕田人家:陛下宠妻有瘾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