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章 桀骜和孤高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蜡笔叮当 书名:罪魁者
    凌院长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道:“他身体开始发热,你去冰室拿几块医用毛巾,给阿泽的身体降温,主要是头部。”

    我赶紧来到他说的冰室旁边,这个设备就像一个横放的冰箱,一拉开就寒气袭来,里面有陈列好的一张张白布,我伸手抓起一大圈,就跑了回去,先在阿泽的额头上放了一块,又去他的四肢分别搭好。

    回到头部的位置,阿泽紧皱着眉头,脸上的肥肉微微颤抖,我很想问凌院长,这冰冷的布条敷在滚烫的皮肤上会不会有什么不妥,但想了想还是住嘴,之前我问了好几个问题,凌院长都没有理会我,或许我这些问题在他看来都是多余的。

    而此刻凌院长也已经把阿泽胸口的手术切口缝补完毕,动作有够迅速的,他长松了一口去,站在一边沉思着什么。

    阿泽没有再激烈的挣扎,慢慢的连身上微微的颤抖都停止,脸上的表情也放缓下来,就像安详的睡着了一般。

    凌院长把阿泽身上冷敷的毛巾,一一都取了下来,停在我的身边,他微微一笑道:“小苏,我们应该是成功了。”

    “您是说,阿泽没事了?”我惊奇道。

    凌院长点点头,往回走道墙边按亮了灯光,之前一直有无影灯,没察觉其实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他继续道:“暂时算是度过危险期了,迟些时候,让小魏再做一次血液等数据的检测和分析,明天能出结果,如果一切都正常的话,那阿泽恢复就是迟早的事儿了。”

    我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虽然还待进一步确认,但那十个小时的紧箍咒,算是卸下了。

    我感激道:“凌院长,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但真的谢谢你了。”

    凌院长摇摇头:“在第二次我注射的时候,本是算好了计量的,但没想到阿泽还是没承受住,还因此差点毙命。”

    “那您最后一次在阿泽心脏里注射的是什么?”

    “是景龙剩下的全部血液和强心素。”凌院长说着又道:“当时阿泽的心脏快停止了,我只好选择最直接的方法,但这样一来,如果阿泽体内的两种毒性被吞噬,那景龙的血液可能会过剩,这也正是我的担心的问题。”

    其实我觉得最后那次注射才使得阿泽活了下来,不然他的心脏不会恢复跳动,虽然阿泽体内可能残留有景龙变异基因的血液,但我想至少暂时不会有大反应,只要能先活下来,我们再来想办法应对,这都是不得已而为之的。

    我道:“凌院长,只要阿泽能先活下来就是好事儿了,现在我们得怎么做?”

    “阿泽的情况先稳一稳,我们先把这里收拾一下,对了,特别注意接触过景龙血液的东西,全都交给我。”

    我这才想起一开始凌院长就把山猫他们支开,一切都是为了景龙的秘密,我点头马上开始收拾起来,也没几样东西,凌院长把注射器和用过的手术刀等,全都集中到一起,把工具箱腾空出来,全放了进去。

    收拾完毕,我们来到大门前,一开门,就看见焦急的几人,毒蛇一边伸头往里打量,一边道:“凌院长,苏哥,你们可出来了!真是急死我们了,阿泽现在怎么样了?”

    “要我说肯定没事,阿泽福大命大,“山猫瞪着大眼睛道,但看样子心里也没底。

    小魏拉了拉冲在前面的这两人,自己却也忍不住问道:“老师,阿泽有救吗?”

    “你们都先别进去了,阿泽暂时安全了,小魏,你找几个医生第一时间测试他的数据,用最快的速度出结果,并且密切观察他的体征,不可有丝毫马虎。”凌院长开口道。

    “是的,老师,我一定按您的吩咐去做。”小魏肯定道。

    “这个工具箱,我要带走,里面……”凌院长还没说完,小魏就肯定道:“老师,没问题,我会找法子补上。”

    凌院长微微点头,不再多说,和我来到房间的一角,把身上的隔离服脱了下来,小魏跟过来道:“之前有医生过来查房,被我推了回去,但林子生马上会过来,我担心他是起疑了,老师,您要不要先避一避?”

    “我这就离开,”凌院长回道,说着看向我:“小苏,你送送我吧。”

    “那是必须的。”我点点头。

    把隔离服脱下来放到特制的储物篮里,小魏说这都是要销毁。

    整理好后,小魏留在这里接手,现在的阿泽离不开人,毒蛇把车钥匙给了我,他和山猫也暂时留在这里,我和凌院长一前一后,保持一段距离,一路顺利的出了医院2号楼。

    上了车,我道:“凌院长,忙了大半天,要不要先去吃点东西?”

    “不了,小苏,我得赶回去妖哥那边,否则不好交代。”

    “那我开车送你过去吧,”我发动了车子。

    “你送我到附近的公车站就好,太远了,一这要是一来一回可就到半夜去了,阿泽的事情你放心,有情况随时给我电话,我会及时赶来的。”

    我想了想,回道:“行,凌院长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小魏的事情您也别太在意,我想他的本性不坏,只是一时心起,至少不是什么大的预谋,我相信经过这个事情后,他也会自己反思的。”

    “唉,要说不心寒,那是胡扯,但我也不太计较这些了,别的老家伙都是门庭若市,追求个门第遍天下。但在我这里,小魏是我唯一一个称得上是学生的人,我了解他,过了就过了,小苏,你也放心,阿泽的事情上,他不会含糊的。”凌院长满怀通透的说道,说道最后还安慰起我来。

    凌院长的半辈子都在专研医学,他虽在说别的医生有多少学生,但能听出来他是很不屑的,他所指的应该是那些以自我名利为中心的人,确实不值得尊敬。

    可多少也从侧面反应出凌院长的形单影只,但这种感情不需要同情,因为那是属于他的桀骜和孤高。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罪魁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罪魁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