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婚礼事件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弹指一笑间0 书名:最强恐怖系统
    在谈好价格后,会长直接要了夏峰的卡号,说这两天就会将600万给他打过去。

    30张符,转眼间卖了600万,并且卖给会长,会长转手还是稳赚不赔,这也让夏峰觉得这咒符的买卖真的暴力行业,要知道他买彩票中一等奖,去了税也只剩下500万出头了。

    结果买对他来说一点儿不值钱的一二级级咒符,就已经赶得上他使用好运卡买彩票的钱了。

    不过想到那些,炒.股的,玩金融的,分分钟几千万上亿,他也不得不再次感慨,对于会赚钱的人来说,钱就只是一串数字,赚钱也仅仅是娱乐。

    但是对于不会赚钱的人来说,赚钱不但痛苦万分不说,还赚不了多少。

    说完了私事,会长则收下夏峰的咒符,然后又恢复了之前的严肃,对夏峰说起了正事:

    “找你过来,给你说说天师的事,顺便还有个事件交给你。

    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是下面平安县的一起事件,事件闹得沸沸扬扬的,反正在当地挺恶劣。

    因为事情太诡异了,所以怀疑是灵异事件,在我们的人听完分析评定后,基本可以确定是灵异事件无疑。

    另外几个天师都有事件再身去不了,所以我就想到你了,酬劳不算多30万。

    毕竟是下面的一个县。”

    “会长,恕我冒昧的问你一个问题,当会长有贪污的危险吗?”

    “你小子别胡说哈,该多钱就多钱,你当我会中饱私囊吗,我这人虽然爱钱,但是君子爱财取之以道。

    天师参与事件,基本上是拼命的工作,我怎么可能会拿拼命钱。”

    “会长别生气,我这不和你开玩笑呢吗,再者说,我还小,我不懂事,你就童言无忌,千万别放在身上。”

    “我哪敢放在心上,要是你的咒符评测过了,你就是大天师了,我们横滨分会的“台柱子”,即便我这个会长也得对你客客气气的啊。”

    会长不在意的和夏峰说完,便让夏峰去找冷脸女人,好好听一听录音,毕竟案件已经发生有几天了,已经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大的舆论关注,必须要尽快解决平复才行。

    夏峰最近倒没什么事需要忙,就一个学校晚会的事情。

    至于晚会的事情,他已经将舞蹈动作让赵欣桐拍下来了,到时候他们排练就行,剩下的就是将小苹果录出来,然后发给赵欣桐。

    而录音的事情,他早在几天前就已经和乐器行的老板打过招呼了,那老板对他很热情,让他随时过来,他随时找朋友过来帮忙。

    乐器行老板可能就是抱着大家一起玩音乐的态度,但是夏峰可不想让人家白帮忙,打算拿出10万块钱来,让他们好好的将歌录一录。

    给乐器行老板去了个电话,告诉对方他下午的时候会过去,让他联系朋友就行,随后他则找到冷脸女人,又进了走廊一端的那个听取录音的小房间。

    通过上次的接触,冷脸女人虽然还是那副臭脸,但是和夏峰说话的语气却好很多:

    “你刚成为天师就过来接事件?”

    “其实我倒是无所谓,会长和我说现在分会缺人手,又给我一顿扣帽子,我就来了。”

    “你的事情我都听说了,和刑侦的女警配合的很好,事件完成的很不错。”

    “侥幸而已。”

    夏峰自从和刘诗画解决完事件,就没见过她,刘诗画也没给他打电话,当然了,他也没想找对方,毕竟光王婉茹沈悦这几个女的,就够他头疼的了。

    原本以为攻略十个美女,是一件比较福利的事情,但是现在看来,简直是一种折磨。

    他一直有关注这个支线剧情,事实上他把许佳都给睡了,但是上面的支线剧情完成进度,也没有跳到百分十,这就说明许佳要么不够漂亮,要么根本就谈不上爱他。

    所以系统的正确打开方式,应该将这个支线剧情定为,让他睡10个美女才对。

    可惜,牛比是他吹得,任务是系统定的,他也没办法。

    “你还挺谦虚,会长和主任他们都很看好你。”

    “主任?是那个基础考核的时候,考核我认咒符的人吗?”

    “对,那个就是我们分会主任。”

    “以前也是天师?”

    “他以前不是天师,不过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

    冷脸女人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下去,而是将事件的记录档案递给了他。

    他也没有看表格,而是直接从里面拿出U盘,插在了那台播放器上。

    接着,从中便传出了冷脸女人那标志性的声音:

    “好了,王队长,你现在可以说了。”

    “可以了是吧?”

    “是的。”

    “这起案子发生在十月八号晚上,本来是喜庆的一天,因为这是死者徐培培姐姐的婚礼。

    死者的老公,同时也是受害者蒋天,是一家快餐店的老板,和徐培培的姐姐,徐娇交往了4年才决定结婚的。

    婚礼当天,徐培培和徐娇的一个闺蜜,给徐娇当伴娘,结果婚礼前,这两个女生就被一堆自称是蒋天朋友的一些乱七八糟的人堵在了房间里。

    也就是俗称的闹伴娘。

    我们那儿这种陋俗,或者说恶俗很厉害,所以一般人结婚都不敢找自家人,或是朋友,都花钱去雇伴娘,怕就怕谁闹得太过分。

    根据徐娇这个闺蜜王彬说,当时那些男的对他们做出各种猥琐的行为,并且根本不让他们离开,堵着门,是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也出去。

    非得让她们将衣服脱干净,这才会放他们一马。

    徐娇只是个学生,王彬也有男朋友,她们根本不可能这么做,所以自然死活不同意。

    结果这时候就有人开始动手,开始撕扯她们的衣服。

    然后所有人都趁机扑了上来,将她们的衣服就给扒掉了,然后是又有拍照的,又有录像的。

    时间长达半个小时,先后猥琐她们多次,才开门放她们出去。

    结果婚礼的时候,徐娇就已经哭得快崩溃了,王彬直接打电话报了警,而徐培培也死活都不结婚了,让男方家里给个说法。

    但男方却说那些人不是他们找来的,他们也不认识。

    所以婚礼没结成,就闹到了派出所,派出所的同志调解了几乎一整天,才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是男女双方却已然因为这个事闹僵了,当天就去办了离婚。

    紧接着当天晚上,徐培培的妹妹徐娇就跳楼自杀了。”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最强恐怖系统》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最强恐怖系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