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爱的转折(求收)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静沫人生 书名:农女要买夫
    身子靠在温暖的怀抱中,李诗语闻见,有淡淡的翠竹轻香,这令她头疼的脑子一下子清醒了许多久,她才仰起脑袋,略略地看了魏卫大将军一眼,“你……你为什么会来?”

    头顶的男人并没有将视线移到她的脸上,反倒是淡漠地驾着他身下的那匹快马,过了片刻,在李诗语觉得他不会再说话的时候,突然冷声冷气地回了她一句,“我还不至于笨到被你灌倒在床!”

    “这么说,你是装的!”李诗语有些生气地踢了踢马肚,“魏大将军,你也太过分了,明明知道我的用意,却还要假装喝醉还应付我!”

    她生气地嘟着嘴,神情有些恍惚。

    拿着缰绳的魏卫大将军其实真的喝了很多酒,也确实有些迷糊。可现在的他如此清醒的理由,不是因为他没醉。而是他不敢醉。一路跟着她,看着她往这山中跟来,心里面就一直在为她的安全担忧。生怕路上遇上些歹人。

    虽有外人传,这卿羽将军武功深不可测,是个不可多得的将才。可接触以后才蓦然发现,其实,这卿羽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她也没有三头六臂。遇到问题的时候会手足无措,想到伤心的问题时,也会兀自流眼泪。

    所以,魏卫大将军这种已经喜欢上她的男人,是很难对她不闻不问,视而不见的。

    “我并非有意瞒你,可你一心将我灌醉,如若我始终不醉,你岂不是会感到特别失望?”

    李诗语嘀咕道,“我才不会失望,你要是不醉,我就在想别的办法应付你。反正终有一日,我是要出你的将军府,去寻阿璃的!”

    在听到阿璃两个字时,魏卫大将军心头的火才喷薄了出来。碍于身下是马,所以他只能依靠加大速度来发泄。

    骏马如离弦的箭一般,疯跑出去。然后不留任何余地地将两人给带回了将军府。

    抵达府门口时,那魏卫大将军才冷漠地翻身下马,没有任何言辞,也没有伸手在大男子主义地将跌得晕晕乎乎的李诗语给抱下来。

    此刻的魏卫大将军,脸黑得极致。李诗语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幸好身手矫健,迷糊的她翻身下马还不成什么问题。

    魏卫大将军走到门坎儿,肩上一疼。竟然仓皇地顿了一下。

    抬眸看去,李诗语这才发现魏卫大将军受了伤。

    伤口的血滴在门坎处,甚是触目惊心。

    “这血?”李诗语呆呆地看了两眼,忽然有些内疚,自言自语地对着自己道,“他……他竟然受了伤?”接着她脑海里就开始一直翻转。她想,魏卫大将军没有同那些皖南门的人决斗,怎么可能会受伤的呢?

    “魏卫!”她提起裙摆,快速地奔进府门去,然后一路追着魏卫大将军喊。魏卫大将军只是强忍着伤,努力地朝院子走。

    李诗语一急,快步上前,捉住了对方的衣袖,长长地舒了两口气,然后幽幽若若地问,“刚刚我并没有看到你同那些人打斗,你……你又怎么受伤的呢?”

    魏卫大将军固执地抽回自己的衣袖,语气冰冷却又幼稚,“你心心念念的,不是他么,既然如此,那又为何要来管我的死活?!”

    李诗语爽朗地笑着解释,有些有皮无脸,“这是另外的事儿嘛。再说了,我心心念念着旁人,也可以心心念念你一下啊。何况,你还是为了我受的伤。我总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吧。再则……走出去了才发现,你这将军府还是比外面安全一些!”咧嘴笑了笑,就又死皮赖脸地凑到魏卫大将军的面前,“好将军,别生气。你伤在哪儿,让我看看。”

    魏卫大将军被李诗语握着的胳膊没动。不仅胳膊没动,连他整个人都没动。如剑芒一般的眼神若即若离地扫在李诗语笑着的脸庞上,然后突如其来地问了句,“你……刚刚说什么?”

    李诗语尴尬地抖了一下,笑着敷衍,“我……我说什么了么?我没说什么呀?”

    魏卫大将军靠近李诗语,近在咫尺的脸看上去有些压抑,“你刚刚说……也可以对我……心心念念?”

    李诗语摇头,木讷道,“我有说过这些话么?”

    魏卫大将军薄唇不消片刻就酝酿出了一个笑容,“不管你记不记得,反正本将军已经听到心里去了。”

    李诗语哇一声跳起来,“啊啊,大将军,你赖皮!”

    看着李诗语这出乎意料的表情和十分怪诞的动作,魏卫大将军吓了一跳。瞪了良久,才反应过来。

    他想,原来卿羽将军害怕的时候会是这个模样?

    他又想,那晚上认识的女子不就该是这个样子的么?

    “我胳膊疼得厉害,你给我包扎如何?”魏卫大将军平心静气地将胳膊指了指,“我拉你上马的时候,不小心被东西咬了一口!”

    李诗语瞠目结舌,“咬了一口?”

    魏卫大将军骑马近到李诗语跟前的时候,确实被身后的皖南门的杀手刺了一剑。

    即便是那样的速度,却依然逃不出被刺。

    由此可见,那些皖南门的人,身手究竟有多快!

    “哦,好。”李诗语着急地扶着魏卫大将军往后院的房子里去了。

    到了屋里,连忙替其解衣裳,边解边抱怨对方的衣服质量好。因为质量好,所以花样多。以至于多地她解半天都解不掉。

    “真麻烦?!”李诗语忍不住郁闷道,“魏大将军,你下次能不能把衣服穿简单一点儿!”

    魏卫大将军看着她认真捣鼓的模样,笑着提醒,“腰带纹丝不动,你以为能将这袍子解下来?”

    李诗语颇烦心地瞪着他,然后雷霆大火一发,拍桌抱臂,“自己脱!”

    被这气势震慑住了,魏卫大将军只能站起来,听话地解了自己的腰带,然后脱下一个袖子,露出那被刺伤的手臂。接着坐下,低沉道,“好了!”

    李诗语连忙从自己的衣裙上扯了一块布,简单地清理了一下魏卫大将军的伤口。低沉着眉目,同情道,“魏卫啊,说真的。我还挺同情你的,这三番四次,你都伤到了这条胳膊。要是残废了可怎么好……”因为是随口说的,所以也没在意这话有没有礼貌。然而正当她说出来以后,魏卫大将军却侧眸瞟了她一眼。

    “如果本将军这胳膊废了,你就要留下来,照顾我后半辈子!”

    “我去!”李诗语背身,无奈地拍在了自己的额头上。

    她想,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不要脸的男人啊!

    “如果你不想,以后就乖乖地呆在将军府。这样本将军就可以不必为了寻你,再受这样的伤!”魏卫大将军冰着瞳孔说。

    李诗语想要反驳,但看着他手臂带伤,所以不想不留情面地再起争执,只能咬着嘴唇,将肚子里的话全部都给咽了下来。只盼着日后能够再找魏卫大将军说清楚。

    于是乎,她就没在折腾,而平平淡淡地在魏大将军府里度过了三日。

    然而,她总是无法放下对莫璃大将军的想念。不知道为什么,这几日他心里隐隐不安,仿佛会出现什么事情似的。

    另一边,莫璃大将军也苏醒过来了。只是他脑部受伤,不大记得之前的事儿。

    一醒来,见着身周是富丽堂皇的宫殿,不禁略感诧异。比寻常失忆之人,更为警惕。

    翻身下床,刚要动手喝口凉茶。

    一旁睡熟的侍女便听见了。待看清清醒的他以后,尖叫着就跑出去了。

    不一会儿,那一身粉妆石榴裙的拂提公主便匆匆地从外面返回。看见他,欣喜地叫道,“小辰子,你总算醒过来了?”

    莫璃大将军上下打量眼前的人,不知不觉地抬手指着自己,“你叫我什么,我……是谁?”

    拂提公主平和地笑了笑,然后踮着脚尖,近到跟前,握拳轻轻地在他的胸膛处敲了敲,“你……你是小辰子啊,叶家的公子。”

    “叶家的公子,你是说,我叫叶辰!”莫璃大将军有些不敢相信,不知道是直觉,还是什么,总而言之,他感到莫名的奇怪。

    听他直呼拂提公主为你,身旁伺候拂提公主的丫鬟不乐意了,当下便冷斥了一声儿,“放肆!”

    拂提公主甩脸瞪了她们一眼,朗声应付道,“好了,你们先下去吧!”

    那丫鬟只能躬身点头,说了一句是就大步离开了。

    随之偌大个宫殿就又清净了下来。拂提公主捋了捋裙子,温顺地在莫璃大将军的身旁坐下,撑着右腮,天真无邪地说,“哪,小辰子,你醒了以后,是不是该娶我了!”

    “娶你?”莫璃大将军一头雾水,纳闷地反问道,“我……为什么要娶你呢?”

    “喂。”拂提公主一听这话,当下就来气,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你当然要娶我了。小辰子,之前你可是答应过我的。”为了让眼前的莫璃大将军做自己的夫人,她继续胡编乱造地说,“你从那山崖上摔下来,要不是我,只怕早就死了,你不记得了么?”

    莫璃大将军虽然记不得之前的事儿了,但是人还是挺明智。在听到迎娶妻子这种大事儿,还不免有些困惑。

    说到底,他到底是谁,终究只是一个谜,仅此而已?

    在无法保证自己能够成功敷衍过去的时候,拂提公主轻叹了几口气,然后揉着手中的丝绢,轻轻地呜咽了起来。

    莫璃大将军不知道跟前的女子会嫁给自己,所以见不得女人哭的他,只能无奈地伸过手去,热心肠地安慰道,“你……你别哭啊!”

    哪知拂提公主不但不肯罢休,反而紧紧地握住了莫璃大将军的手,随之拿着别人的手给自己擦眼泪,“呜呜,小辰子,如果……如果你不愿意娶我,那……那我就去死了算了。”哭天喊地地表达自己的委屈,“反正你说话不算话,这一受伤,不记得我了,就不认帐了。”再次痛哭流涕地朝莫璃大将军发了一把火。

    莫璃大将军不知道自己是谁,所以便特别担心会因为自己的失忆而伤害了自己所爱之人。是以努力地强忍住难堪,将那拂提公主给拥入了怀中,口里喃喃道,“如果……如果我曾经真的做了这个承诺,我……我一定娶你。”

    接着拂提公主就同莫璃大将军在殿中聊了一晚上的天,直到深更半夜的时候,那太子殿下前来寻她。

    气冲冲地看了对方一眼,然后理直气壮地就将拂提公主拉出殿外,“拂提,你……你好糊涂啊!”

    拂提公主不高兴地嘟着嘴唇,“皇兄,您不知道,皇妹自从第一眼见到他,就打心眼里喜欢。再说了,他看上去也不是无用之人啊!”

    太子殿下拂袖,不悦地叫嚣道,“可你知道他是谁么?”

    “谁呀?”拂提公主咋乎道,“他不过就是一个长得好看愣小子罢了,皇兄,您太紧张了。”

    “今日有人看见他,说他是风辰国的莫璃大将军!”太子殿下心疼自己的妹妹,所以极力说服,“皇妹,听皇兄的话,放手吧。他……他不是你这辈子的良人!”然后再次语重心长地解释,“另外,皇兄还听说,这莫璃大将军已有家室。你……如此纠缠,不是让自己难受么?!”

    那拂提公主听罢,无所谓地眨眨眼,“皇兄,没关系的。他从那么高的悬崖上摔下来,已经没什么记忆了。”倔强地歪着脑袋道,“再说,皇妹也不在乎他有没有娶过旁的女子,只要以后,守在我的身边就行了。反正皇妹我真的离不开他!”

    “你胡闹!”太子殿下生着闷气,“我们好不容易和风辰国搞好关系,你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幽禁了莫璃大将军呢?”

    拂提公主一听不高兴了,“皇兄,您怎么可以胡说八道。小辰子是我自己在路道上捡到的。而且我没偷没抢,就是想让他做我的驸马而已。您……您怎么能说我幽禁他呢,若是不信,您可以亲自将他找出来问问啊,看看皇妹到底有没有为难他,幽禁他?”

    太子殿下苦口婆心地继续劝阻,“现在他已经失去记忆了,自然不知道你所说真假。但倘若日后他恢复了记忆,他……他还能在你的身边呆下去吗?”

    “反正我不管!”拂提公主任性地转过身,“大不了我就永远也让他想不起来,这样他就可以永远地陪着我了!”

    “你……你!”太子殿下气地,大步离开了。而后拂提公主满目忧伤地回了殿中。

    莫璃大将军正坐在案几上,手里握着她放在案几上的兵书。

    “公主?”

    “你……你怎么还不睡?”

    莫璃大将军尴尬一笑,“我以为你不会再回这儿来了。”

    “怎么了,这可是本公主的地盘!”看着对方那毫不参假的目色,心莫名地疼了一下,“对了,你在看我的兵书?”

    “呵呵……是啊。公主把兵书批注地太详细了。”莫璃大将军眯着眼睛笑着道。

    这话一出,拂提公主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停了片刻,也悠闲地走出去,打量着对方的脸,“小辰子,你……你喜欢么?”

    误以为是说书的莫璃大将军静静地点头,“喜欢,自然喜欢。”他拿着手,走到一边,在拂提公主兴奋不已的时候突然笑说了几句,“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曾经看过这类东西一样,觉得看着特别的有感觉。”

    “你说的是书?”拂提公主一怔,加重了语音。

    莫璃大将军轻轻地应声,“嗯,总觉得这些东西很熟悉,应该哪里看到过。”

    拂提公主快速地踱步过去,见对方手里是一本兵书,不由地怒意上涌,“你又没有上过战场,读什么兵书,再说了,你身子一向不好,哪里有机会去点兵点将呢?”

    莫璃大将军看着拂提公主反常的表情,有些错愕。良久,也不再说话了。

    入夜,和拂提公主用过晚宴以后,就早早地歇息去了。

    因为好奇,第二天莫璃大将军就让人打听叶府,说是要回家去住。这可把前去看望的拂提公主吓坏了。

    “快去,将叶国公给我叫过去?”索性她自己编撰的名讳,朝堂上有一位姓叶的,所以火速将那年迈的叶国公叫了过来。

    叶国公被指定到御花园里的凉亭里坐下。

    然后拂提公主看了他一眼,就吩咐人看茶,“国公大人,请用!”

    叶国公眯着眼睛,深深地打量了对方一眼,恭敬地抬手问道,“公主殿下今日找老臣前来,不知所为何事儿?”

    “听说国公大人曾有两个儿子。除了叶鸿大人以外,还有一位小儿子一生下来就夭折了是么?”

    提及伤心之事儿,叶国公的神情有些悲伤。但对方坐着的这位是公主殿下,他也没权力说她什么。只能无奈地点头,“是,公主殿下,老臣小儿子确实生下来的时候夭折了。”

    “关键的来了,国公大人的小儿子如今又有了!”拂提公主眯着眼睛,趣味性地盯着国公大人,“如果你愿意的话,本殿下可以给你给你一个能力最是出众的儿子!”

    这话说得玄妙,叶国公伴君这么多年当然听得出拂提公主的意思。

    所以他微拱着手,“那么公主殿下要将谁指给老臣做儿子呢?”

    “未来的驸马爷!”拂提公主不害臊地说,“国公大人,不瞒你说,近日本殿下救了一名男子。这男子看起来不错,应该可以给您做儿子!”

    叶国公听着拂提公主这莫名其妙的话,心中难过。但她是公主,她如果要给自己指一位儿子,他又有什么能力拒绝呢?

    本来心不甘情不愿,直到见到莫璃大将军本人。在看到他的时候,确实被他那一双眼眸吸引住了。

    他觉得这男人很熟悉,也很有本事。

    于是他心中的苦恼烦忧又稍稍减轻了一些。

    后来听从拂提公主的命令,去将那失忆的男子一阵糊弄。最后才遵从令,将莫璃大将军带入了自己的叶府中。

    因此,这拂提公主若要迎莫璃大将军当驸马爷,也可以说是轻而易举、门当户对了。

    好一条阴险的计策。可怜,莫璃大将军还不知道他是谁,他的妻子在哪里,他应该去做什么?

    这一切就如同一场梦,将他所有的困惑抹杀干净。

    风辰国的莫璃大将军一时间成为了叶国公的小儿子叶辰。

    只是,这条消息,无人会知。

    ------题外话------

    【1】新文《鬼王宠妃之嫡女归来》正在2p中,所以求收藏。加更啊。谢谢。

    【2】本文仍在连载中,谢谢,请支持。鞠躬。

    本,请勿转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农女要买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农女要买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