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忙妻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简思 书名:婚事凉凉
    “看着不是回家的路啊?”前面的路应该左转,张猛却直行了,不回家?

    “一天不回家也不会怎么样。超快稳定更新”回家回家,现在听见这两个字还挺烦的。

    两个人外面吃口饭不行吗?

    就必须中间有个第三者才可以?

    口气有够差的。

    凉凉诧异的看着他,心里想着张猛这是外面受气了呢还是遇到挫折了,可无论怎么分析觉得两种都不可能。

    “我们俩不能一起吃饭,必须得带着张皓是吧?”张猛没好气的问。

    “我又没有这样说,你急什么。”凉凉缓缓道,吃饭就吃饭,好好说就是了,为什么脾气这么暴躁呢?

    “我哪里急了,你看我哪里急了?”张猛回嘴就是一句。

    明明是她个性慢,说什么话自己不着急不上火的,错在哪里她根本不知道,说好的老公摆在第一位,他现在是站在第一位吗?

    男的和女的约个会,单独吃个饭很稀奇吗?你看她这个样子,不回家肯定就是有不回家的道理。

    “你没急,是我着急了。”

    凉凉不和他一般见识,随着他去吧,压个上风也没有什么,自己也不会少块肉。

    电话响,张皓打的。

    “喂,儿子”

    张皓说自己去同学家解决晚饭了,他是小可爱,走到哪里都有人喜欢,他爸说让他自己解决的,那两个人肯定就是出去野了,算了理解一点吧,张皓觉得自己实在太善解人意了,他这样可爱的少年,怎么就没人喜欢呢?

    喜欢他的人应该用卡车装才对。

    凉凉扫了张猛的下巴一眼:“知道了,你回来的时候给妈来个电话。”

    将手机收了起来,张猛实在有点不耐烦,老婆烦人,儿子更加烦人。

    “前面我就转回去,你给他打电话让他回家,回家吃,省得你不放心。”语气里已经挺不是味道的,徐凉凉要是敢应,他保证就能发飙,就算是不发飙,也得和你赌气。

    凉凉是不解,今天这是什么日子非得要闹着出去吃,细细想了想,实在不是任何纪念日,更加不是生日,为了什么呢?

    “我没说回去,订好了就去吧。”

    “你别这么勉强。”张猛哼哼。

    “我一点都不勉强。”

    凉凉从包里拿出来镜子补了一个口红,张猛扫了她的动作一眼倒是没继续说话,抹个口红也算是对他的尊重。

    去吃的西餐。

    气氛挺好的,不过徐凉凉如果不看手机可能就更加好了,吃顿饭她至少接了五通电话,吃到最后吃的张猛已经一点心思都不剩了,他今天就不该过来接,待在学校就好了,眼不见心为净。

    人家忙啊。

    大医生嘛。

    徐凉凉是不想接,可医院打过来的,不接不行,她就顶着火力,猜想到了张猛肯定脸色不好看,偷偷瞄了一眼,果然就是。

    收了手机。

    “你不吃了吗?”

    “吃饱了。”

    主要是气占了大多部分。

    凉凉:

    张猛送她回家,自己楼都没上径直回学校了,干脆就打算在学校住下了,反正家里有她儿子就行了,不需要自己的。

    张皓回来的不算早,想着他爸这么发神经病肯定是要和他妈好好单独相处一下的,他就不赶着回来当电灯泡了,结果回来,家里就他老娘一个人。

    “我爸呢?”

    凉凉出来倒水,看着儿子背着书包站在门口换鞋。

    “他没回来,送我到楼下人就走了。”

    张皓:

    “我爸生气了吧?”他问。

    “应该是,脸色非常不好。”徐凉凉道。

    “那你还这么悠闲自在?不打个电话请罪?”

    凉凉白儿子:“好好说话。”

    “妈,我觉得你的脑子真的是”哎,哄个人都不会,别人那边气的都跳脚了,他妈这边还依旧风平浪静,有些时候看来性子太好也不行,还是有点暴脾气比较好。

    “吃过了?”

    “吃多了,我去洗澡了。”张皓书包扔在门口,自己回房间去洗澡了,凉凉拎着儿子的书包给他送进去,然后返身回了楼上。

    拿着手机骚扰了一下张猛,不过可能对方气的太狠,愣是没搭理她。

    人生可真是太美好了。

    她这段时间忙,医院事情又多,回到家还得看着张皓,男孩子和女孩还不一样,处处得盯着,说实话养个孩子,你就每天都得操心,她家这个算是让她操心比较少的,可全部的时间都浪费在这些事情上面了,她就是想感慨一下人生都没这个空余的时间,老公不在身边其实挺好的,在的话还是负担。

    张猛最近热情爆满,动不动半夜就骚扰她一下,实在有些撑不住了,她最近没有多少的心思,他不在她是彻底松了口气,当然这话不能当着他说,说出来这就是要闹家变的征兆。

    凉凉不能说,因为我实在没有时间来应付你的折腾,你最好也别动我,他既然闹情绪那就顺水推舟了。

    想当初她生完孩子之后热情空前高涨,那时候张猛也是疲于应付她来着,谁都有这个时期。

    徐凉凉早上和儿子喝的牛奶吃的面包,孩子他爹不在家,两人也就只能这样应付了,到了时间赶紧送张皓去学校,没让他坐校车,都一个星期没送过了,进去学校和老师聊两句,了解一下孩子最近的学习生活情况,她做家长的不能不了解,好像是说马上有个夏令营,已经开始报名了,凉凉又了解一下相关的内容。

    学校待了一会就往医院赶,紧赶慢赶的,到了医院就开工,根本没有空闲的时间,你说晚上下班还要回去研究病例,还要进修,她怎么可能挤出来时间应付张猛?

    松了张猛将近半个月,张猛这脸已经非常难看了,他这脾气发的不声不响的,家里的人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老婆不吭声就算了,她脾气就是那样,拿一百根针扎进去,可能她都是不会吭气的那种,可那个混账小子呢?

    张皓刚放学,东西刚吃到嘴里去,他爹的夺命追魂电话就打过来了。

    “啊?”

    咬了一口煎饼果子,嚼了嚼。

    “我妈挺好的,吃的饱睡的香,前天我还说我妈好像三十多的女人呢。”张皓默默又咬了一口。

    张猛:

    张皓拿着电话,一脸的茫然,他是谁?他现在在哪里?他爹挂了他的电话,他说错话了吧?可事实就是这样的,他妈吃的特别好,睡的也好,不见他爹以后皮肤都亮了。

    凉凉说是过来接他,张皓上了车看着前方。

    “你真的不打算把你老公喊回家?我隔着电话都能感觉到他要把我给烧焦了。”

    凉凉敲儿子的头,小孩儿总是说大人话。

    “我说真的,都半个月了,在冷下去,我爸就变成冰柜了。”

    现在隔着电话都能感觉到阴风阵阵。

    张皓以前知道有人天生就长得冷,不过那种冷呢还是在人间的,充其量也就是个电风扇电冰柜那种,现在他又感受到了另外的一种冷,就是他爸身上飘出来的气息,完全的来自阴曹地府的冷。

    想着想着,自己搓了搓胳膊。

    “知道了。”

    把儿子送回家,然后开车去了学校,学校里有很多的教练都是住在学校的,凉凉进来也没人拦,这个车牌门口是不拦的,径直上了楼,张猛和人吃火锅呢,这天也是稍稍的有点热,里面一直聊天,她想自己是不是进去不太合适?

    咚咚咚。

    敲了三声,然后笑嘻嘻的出现。

    “嫂子”

    张猛坐着倒是没动,眉头都懒得抬一抬,过去你对我不理睬,今天我让你高攀不起,哼!

    大家聊了一会,反正早就吃完了,套衣服的套衣服,然后回去的回去,屋子里剩下他们两个人,学校这边的环境肯定不如家里,里面都是堆的东西,到处都是,什么都有。

    “我还没吃呢。”

    张猛用鼻子喷喷气。

    没吃就没吃,和我说个什么劲。

    凉凉站起身去关门,然后返身回来拉张猛的胳膊,张猛收回来。

    “挺热的天,别离我太近。”

    刚吃完火锅,一身的汗,现在还没消汗呢,离这么近做什么?

    “我给你拿条毛巾。”徐凉凉起身进了浴室,拎出来一条毛巾递给他,张猛倒是伸手接了,擦了擦汗,凉凉放下包,自己收拾桌子,张猛也懒得管,平时这些活都是他干。

    倒不是说为了让她清闲,住在学校这头,什么不得自己做,不做就得放着,到时候都长毛,这边都是男的,必须得自力更生。

    “没擦好,这还有,我替你擦。”从他手里把毛巾拽了过来,然后替张猛擦擦后背的汗,很认真的还用手摸了一下,手感还挺好的。

    “擦汗就擦汗,别动手动脚的,你别一有需求你就来找我。”张猛的话稍稍的有点难听。

    谁还不是小公举咋地?谁还没有点脾气咋地?

    就许你徐凉凉瞧着我不顺眼,不许我拒绝你的求欢?

    “我没需求。”凉凉道,她还真的没有。

    张猛扭开脸,没有需求你就更加没有必要来了,都没需求了还来做什么?用武之地都彻底没了。

    真好!

    她这算是正式进入更年期吗?

    张猛认真的想了想,计算年纪的话,应该还没有呢,但也不排除有例外的现象,可他依旧青春无比啊。

    “我来接你回家。”

    张猛听了直笑。

    “你接我回家?我回家干什么?”

    “回家就回家还需要干什么?”凉凉给他捏着肩膀,帮着他捶捶打打的,就说男人闹起来脾气更加不好哄,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弄点小脾气,然后她还得哄,真是累!

    养个儿子就够累的,结果老公还火上浇油。

    男人矫情起来,更那个。

    “我就不回了,我看我半个月没回去,你过的挺好的,这皮肤都泛光了,没有我,你这日子过的不要太舒心了吧?我告诉你,你别讲话,你要是讲话我就马上走,我们没的谈。”

    凉凉想了想然后认真的点了点,她不说话。

    “你是有多烦我?我不在你就过的这么好,吃的也好睡的也好。”

    凉凉解释:“我不是正在进修,还有张皓要管,就有点累”

    “不是不让你说话吗?我这个一家之主还有没有点权威,你要是在说话,你就出去。”

    张猛指着大门,徐凉凉捂住嘴,她不说了。

    “你累我理解,但我睡在你边上,我也没怎么样你,怎么就让你恨不得把我赶出家门了?你别说没有,你脸上写着呢,我就觉得当男人当成我这样吧,就是失算,我宠着你顺着你,你说上天我就给你搬梯子,这些年了,你自己摸摸良心,你问问你自己,我对你怎么样?我心都掏出来给你了,你呢?你竟然嫌我烦。”

    张猛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挑战。

    凉凉:

    什么叫睡她边上?之前那段时间真的是一个星期有一次就了不得了,因为大家都忙,然后变成了四五天有一次,他最近不知道怎么搞的,就变成了天天震,震的徐凉凉发麻,她是真的有点心有余力不足。

    张猛和她算总账,既然说了,那就说说我对你多好吧。

    说着自己的血泪史,他挺好的了,有点需求这也不能是罪吧?无欲无求那是太监。

    说了半天说的自己嘴巴都干了,见她一声不吭,张猛只觉得心凉啊,安慰的话都没有一句,没心没肺。

    “和你这样的人过,真是枉费了我一颗柔软的心”

    凉凉:

    “你马上出去,看见你就生气,我都火成这个样子了,你连劝都不劝一句?”

    凉凉只觉得男人心海底针,张猛这心比海底还深,这不按照套路走,说好的不让她讲话,回头就说自己不劝他,什么话都是他说的。

    这是闺怨吗?

    “你不让我说话的。”

    “我把你嘴封上了?我还是堵住你嘴了?嘴巴长在你的脸上,你想说话我能干涉得了吗?”

    凉凉蔫了,她说什么错什么,她做什么也是错什么,张猛现在就是看着她来气,她能怎么办?

    “老公”扯扯袖子。

    张猛甩开她的手,气还没消呢。

    喜欢的时候,说我是天上的星星,不喜欢的时候我就是那编织袋里的癞蛤蟆。

    “我这不是负荆请罪来了吗?你小点声,让外面的人听见多不好,影响你形象。”

    “我还有什么形象?”张猛哼哼。

    凉凉叹气。

    “我就是不擅长表达”谁知道你这把年纪了还玩这么神经病的剧情,她真是跟不上啊,又不是十七八,玩这么凶猛的,真的是有点接受无能,她是到什么样的年纪做什么样的事情,真的没有办法跟张猛同步啊。

    “你消消气,我过几天休假,我每天都陪着你。”

    陪着你做什么啊?难不成就每天大眼看小眼?想想这日子都有够无聊的。

    张猛勉强算是给面子了,决定回家了。

    张皓看看楼上,他妈回来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很疲倦啊,看样子哄男人也是不好哄,所以才说他要是个女人,他绝对比自己妈还女人,什么妩媚娇柔他身上全都有。

    你有我有,全都有!

    张皓唱着唱着发现有点不对劲,这歌怎么突然就唱了出来呢?

    “张皓你把你的作业都写了啊。”凉凉交代儿子。

    “妈,你放心吧,不用在我身上浪费时间。”张皓指指已经上去的人,哄人要紧,中年的男人更加不好哄,腻歪的像是个十七八的小朋友。

    凉凉拿着睡衣给张猛,张猛没好气的接过来,学校那边条件确实不如家里,还是家里舒服。

    洗了澡出来,徐凉凉给他按摩,张猛是希望按摩师别那么中规中矩的,如果要稍稍占他点便宜,其实他也是没有多大关系的,有花堪折必须直接折了呀,奈何徐凉凉这按摩就是专业的,连点跑偏的都没有。

    张猛心里就猛盼着,就当时自己去街边那边拉窗帘的店了,结果徐凉凉就给他来大医院的纯按摩。

    他要是想要这种按摩,还用她吗?

    脸是越来越不好看,凉凉以为他是嫌弃自己力道轻,更加用力,胳膊肘点着他的腰,张猛只觉得疼,这女人恨不得弄死他啊,越来越用力,你这是按摩还是杀猪呢?

    脸色越来越涨红,疼的。

    哪疼只要他稍稍有点反应,徐凉凉那胳膊马上就跟上去了,最过分的就是胳膊没有力气了,她换脚了。

    她那个该死的脚趾头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脚尖立着抠他疼的地方,张猛坐了起来。

    “不按了吗?”

    “你给我出去。”张猛实在忍受不了了。

    张皓一边看书一边偷看自己妈的脸,他妈一脸的茫然,似乎还没明白她为什么会在这里,张皓就想起来自己吃煎饼果子的时候了,语重心长的安慰着。

    “我爸这是闺怨了。”

    凉凉:

    “你刚刚怎么又惹到他了?”

    “给他按摩,他就发飙了。”

    “按哪里了?”

    “全身按摩啊。”凉凉觉得自己那点力气都用他身上了,她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

    张皓:

    眼睛好疼。

    “我爸要是需要按摩的,去专业的地方按就好了,你穿少点,热情点,说话语气嗲一点”

    “哪里学的。”凉凉上头打儿子的后脑勺,张皓翻着白眼,你看你看,我给你支招,你还不信。

    都说了你当女人很失败的好不好?哄男人我有一百八十招,就是英雄无用功之地,他一个男的去哄哪门子的男人,倒是想交给他姐了,奈何姐姐就是个母夜叉,根本不需要学,姐夫呢天生的小白脸,不需要哄,都是姐夫哄他姐,他妈呢,就是个直女,完完全全的直啊,比直男都可怕。

    一路向前走,弯儿都不带拐的。

    自己想想都觉得可真是一家子的神经病啊!

    除了他。

    “真的,你好好哄一哄,这个那个,我爸也就好了。”

    凉凉懒得听他说这个那个,让他赶紧把作业写了,就那么点东西,他都墨迹半天了。

    回到楼上,张猛看动物世界呢,眼睛都没有往她身上落一下。

    凉凉摸摸鼻子,凑了过去,结果张猛赶紧的往床边一坐,不给她坐的位置,凉凉只能站着,算了去洗澡吧。

    洗澡的时候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就觉得命真苦啊。

    活到中年还得哄丈夫,她最讨厌的事情就是哄人,我喜欢你就得了,我心里那么喜欢你,你知道不就好了,非要说出来,天天说,和传销似的,有什么劲?

    洗着洗着为自己点了一根蜡。

    张猛一回家,她皮肤状态就肯定不好,第二天眼睛就肿的更加厉害,因为休息不好,再说的明白点,肾休息不好!

    换了睡衣,吹着头发时不时看看他,张猛倒是移开了,凉凉就心想,自己是冲过去呢?还是就在地上睡了呢?

    坐下来的时候,他倒是没有再挤她,张猛还是没有看她,徐凉凉往他身边挪了挪,非常的不情愿。

    早上起床的时候果然眼睛又肿了,不仅是眼睛就连脸都是肿的,早饭直接就是没吃,吃不下去。

    继续为自己的肾点根蜡。

    听见楼下有声音,没爱动,翻了翻身,看了一眼时间,还足够用,也就没着急。

    张猛陪着儿子吃早餐,一脸心花怒放,到不至于就说真的是开花了,他就是表情比较柔和了一点,张皓心里想着,这就是阴阳调和的作用。

    他什么不懂,他什么都懂。

    男人四十多也是一枝花啊,也需要看花人的呵护啊。

    呵呵!

    吃过饭自己就去学校了,省得待在家里当电灯泡。

    张猛上楼,看她还睡呢,有这么累吗?

    坐在床边拉她起来,徐凉凉狠狠瞪了他一眼,张猛倒是全部接收,心情好,也懒得和她计较。

    “你还能躺二十分钟。”

    “你走开,我不想和你说话。”

    张猛上了床,贴在凉凉的后背,隔着被子,两人之间有一条被,都裹在徐凉凉的身上。

    “这又怎么了?不是都好了吗?”

    “你知道我今天上班,你还来折腾我。”

    张猛笑:“这话说的你不讲理啊。”

    完完全全的不讲理。

    出力气的人是谁?

    你累个什么劲啊,要累也是我累好不好?

    徐凉凉被他拉起来,自己去洗漱,果然皮肤都暗了下来,张猛就好像练的是吸大发,睡过以后肯定就是他容光焕发,徐凉凉的脸色和破抹布一样。

    有时间吃早饭,愣是下不去嘴,不想吃,直接饱了。

    他送她去上班,凉凉可不领情,他现在就是再献殷勤,她也不感动,徐凉凉想着自己以后悲凉的生活叹口气。

    当初不是给一个老太太看过病嘛,想来也是,都六十多了还弄一身病,想来丈夫也肯定比她年岁大,当时还说来着,你说这些男的怎么就这么能折腾呢?

    凉凉一想,她家张猛肯定不会的朝外发展,自己快七十的时候还来?

    想想就觉得肾疼!

    好疼。

    她觉得自己最近应该看一本书,书的名字叫做,我怎么样才能让我老公对我没有兴趣,对外发展是不可以的,干脆就对所有人都没有兴趣吧,这样多好。

    或者自己应该给他弄点什么汤喝喝?

    蚂蚁汤?

    人家不是说想要壮以形补形,那不想壮的话,吃点什么好呢?就负责脸部发亮就好,脸留着给自己看的,其他一律忽略掉。

    到了晚上他定时定点的回来,然后上床,又开始缠。

    凉凉拧着眉头,她一直就想问,他是不是吃药了?

    听说有些男的会这样做的,可问出来又得让他更加闺怨,凉凉一想,还是忍了吧。

    连续来了四天,她算是彻底交代了,张猛晚上说有事情回不来,徐凉凉一高兴,差点就鼓掌了。

    下班以后换了医院去看看,实在有些疼,疼的难受,车都没有办法开。

    女医生瞧了瞧,又看看徐凉凉的脸,她觉得自己这样问是有点不太好,可不问吧,没有办法对症下药,有点发炎。

    “这是一个人还是很多人弄成这样的?”

    凉凉:

    她一良家妇女。

    “一个。”

    医生:

    “暂时夫妻生活停了吧,一周一两次为最佳。”

    凉凉回家,那药得自己上,就算是医生打算帮她上,她也不用,去看就够丢人的了,想自己都这把年纪了,竟然到医院去丢人了,被人看见,她还活不活了?

    脸都丢光了。

    都是张猛害的。

    翻着家里的抽屉,看看到底他吃没吃药,这人最近抽风的厉害呢。

    找了一圈,什么也没找到。

    晚上张猛十点踩着时间回来的,说是不回来了,但是能推就推了,回家睡老婆来了,最近容光焕发,谁看见都说他年轻,自己也感觉确实很年轻,很有力气。

    就突然之间就变成这样了,也许之前颓废的太久了吧。

    徐凉凉靠着床头看书呢,张猛上床,关了自己一侧的灯,然后摸过来搂她,凉凉推开他,张猛的脸就黑了。

    徐凉凉将自己这一侧的灯光调亮,然后拿出来自己的诊断书原本是想摔在他脸上的,没敢。

    递给他。

    “什么东西?”

    张猛接过来,给他一个本做什么?

    “我生病了,今天去医院看病。”

    “什么病啊?”张猛问了一句,然后借着她这边的灯光看了一眼,那本上写的清清楚楚的,他有点无语。

    这

    “知道了。”懒洋洋的放在一边,你说,想埋怨她吧,那她身体确实不争气。

    瞪了她一眼。

    “怎么就那么娇呢?”

    凉凉瞪着眼珠子,她娇?

    “我现在不是二十岁不是三十岁,你天天捣啊捣的,我能有好吗?”

    张猛:

    他老婆什么时候说话这么直接了?这么生猛?

    “我问你,你最近是不是吃什么了?”

    张猛一头雾水,吃什么?他能吃什么,吃饭被。

    “你想想,有些东西吧,不能吃,吃了效果是挺好的,可过后就不行了,这也算是透支,到时候可能没到年纪就不行了”

    张猛听明白了。

    被子往她身上一扔。

    “你吃错药了吧,徐凉凉。”

    凉凉缩缩脖子,没吃就没吃,生什么气啊。

    你英勇无比。

    关了灯躺下来,张猛贴着她的后背,身体有点僵硬,过了一会儿缓和了下来。

    “真难么难受?”

    “嗯,最近你火气有点大,要不喝点去火的东西,我最近实在有点累。”

    身体都是一阵一阵的,她二十多的时候恨不得天天扑他,那时候就算是告诉她要节制,你想喜欢的人就睡在身边,没兴趣也变得有兴趣了,看着那张脸就扛不住,但是明显她二十多的时候是把现在的能量都给透支出去了。

    凉凉挪了挪,往床边来点,说什么来什么。

    果然后面又来了。

    张猛:“倒不是用喝去火的,就是最近身体状态比较好。”

    “你少吃点那些不好的,多吃点米饭。”凉凉道。

    张猛:

    叹口气抱着她。

    “我现在不能算是小媳妇了,你得喊我老妻了,你觉得我都老妻了,这样对待我,真的好吗?”凉凉慢慢说着。

    张猛觉得这话题怎么那么不对劲呢?你还掉牙呢,你老妻,你老我可不老。

    她走路姿势都有点怪怪的,因为蹭到就不舒服,特别的疼,然后上班的时候一坐就是半天,更是得不到缓解,张猛最近又恢复到了车接车送的状态,因为他老婆没办法开车。

    他是觉得达不到这样的地步,没有办法理解,这种事情不是应该次数多了就好了吗?哪里有反过来的?

    徐凉凉上车的时候碰了一下,自己倒抽口气,然后瞪他,恶狠狠的瞪他。

    张猛一脸无辜。

    他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是的,他就是无辜躺枪。

    凉凉坐了上来,她还得去趟医院,看看是不是严重了。

    检查倒是说好了一些,炎症还是有,从上面下来,撞上苏涛,不知道他怎么跑这里来了,徐凉凉觉得挺膈应的,真是走到哪里都能看见不喜欢的人。

    苏涛知道她是挂的什么科,他今天过来有事情办,没料到能撞上她。

    看了一眼徐凉凉的后背,觉得有意思,她竟然跑这里来看病。

    给徐凉凉看病的医生正好是苏涛的同学,苏涛是想打听打听,没想到同学还记住这人了。

    “她丈夫可够猛的了”

    当医生的也是说笑,病例上面都是有年纪的,就算是比她小还能小几岁,能弄到这种地步,也是了不起了。

    苏涛的眼神就变了变,他也是人到中年,男人怎么回事儿他清楚的很,真是一个造成的?不见得吧。

    他当初就说,有很多女的,背地里说不定就是什么样,可是徐凉凉一点机会都不给他。

    晚上值班,苏涛的心思又活动了,心痒痒,没有弄到手总是觉得不太爽。

    凉凉人在护士站呢,然后往办公室回。

    “徐大夫。”苏涛这次可没有说直接进她办公室,直接喊了。

    徐凉凉一脸不耐烦,又来做什么?

    苏涛一脸的笑。

    压低声音说了几句,徐凉凉的脸色就有点不好看。

    “其实你看我们就是接触的少,接触多了了解深了”

    凉凉笑笑,苏涛心想果然就是,摸清楚底细了,她也就不装了,装不下去了吧?

    呵呵。

    凉凉笑的特别的妩媚,她如果不好看,她两个孩子不可能长成那个样子,这张脸就是老天爷给的。

    苏涛就觉得真是美啊,哪怕再老十岁,也一样还是美,特别是这张脸还没有掉下来之前,她还是年轻,还是依然的美貌逼人,这样的人玩到一起,就是让他每个月把钱分给她一半,全部都给了,他也是愿意的。

    “你还不配!”凉凉笑呵呵的出口。

    然后脸上的笑容就没了,医生连点基本的职业道德都没有,她不会这么算了的,至于说苏涛,癞蛤蟆还真是不咬人只会膈应人。

    太膈应了。

    苏涛的脸色冷了冷。

    “当自己是什么贞洁烈女呢,其实还不就是个”

    苏涛的风度彻底没了。

    凉凉倒是一脸淡定。

    “你觉得我好,觉得想要我,可你有什么?我就不明白,为什么摆在眼前的现实你就宁愿当个睁眼瞎呢?我丈夫长得你比好,又比你年轻,不只是脸年轻,浑身上下都年轻,你说我放着一个能然我幸福的人不要,我和你这种卡在半截爬都爬不上来的人混,我图什么?图你老吗?图你皱纹多?还是图你无能?”

    苏涛的脸色用不好看已经形容不了了。

    好,我算你能说,我们走着瞧。

    护士以为那边苏医生能动手呢,因为实在脸色太难看了,苏医生为什么缠着徐大夫,大家心知肚明,可都说了徐大夫的丈夫太好,生孩子都没用她带,你看徐大夫平时对家里的事情管吗?这样的男人,还想从他手里翘人,成功率非常的低。

    徐凉凉给张猛去电话,让他过来陪自己。

    “这么晚了喊我过去,不太合适吧。”

    张猛心想,他老婆这是过了这劲,又有需要了?

    可现在这都几点了?

    “我刚才和同事说了几句”事情原原本本的就说了,她不知道苏涛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她自己进进出出的,就算是停车场毕竟还有停留的时间,真的出事儿也犯不上。

    凉凉自己很小心,张猛以外的男人全部都是豺狼虎豹,能躲就躲。

    张猛套上衣服,他老婆这话说的够直接了。

    张猛来医院了,不过没直接来凉凉这边,他就是想去见见这位苏医生,调戏别人老婆怎么就那么过瘾呢?

    苏涛看着眼前的人。

    “我是徐凉凉的丈夫。”张猛直接摊牌。

    苏涛脸色不变,他不承认,你能拿我怎么办?打我呀?

    那就来啊,你不怕进局子,我没有关系,医院里有监控头的,我怕你啊?

    可张猛就是坐着不说话,苏涛打破沉默。

    “有事情吗?”

    “我听说你挺喜欢我老婆的。”

    苏涛一脸正经:“这话我怎么听着是欲加之罪呢,我有家的,孩子都那么大了,徐医生平时的为人吧”苏涛似乎有什么想说,然后又咽了回去:“反正你们是两口子,日子是你们过,你觉得好就好,她长得是好,不见得人人都追着她跑,之前我去看同事,没想到在医院看见了徐医生”

    张猛就笑。

    这样的人啊,人渣啊。

    “是不是有那个想法不重要,我觉得她长得好有人喜欢她是正常,不过跑到她眼前去恶心她的倒是不多,一般的人呢,有点自知之明,我长成这样,你长成那样,你说我俩放在一起做对比,不带身家的,放在马路上,是个女的要的也只能是我,挑拨这种事情呢,就更加没有必要,你那个同学呢也得好好谢谢你,我回头我就得弄死她,你放心我一定请最好的律师告她,这是什么医生啊,一点医德都没有。”张猛晃晃自己的手机,录音有些时候是不能作为证据,但是不怕。

    有些律师就是可以将黑的说成是白的。

    他就准备找那样的。

    苏涛的脸色彻底发黑。

    “你如果没有事情,请你出去。”

    “我这人呢,脾气不怎么好,今天呢我过来和你谈,下次你要是在敢骚扰她,那就不是谈的事情了,可能你恶心的次数挺多,别人拿你没有办法,但是在我这里行不通,人和人才能玩到一块去,你这种渣滓呢,还是去找同类的比较好。”

    “请你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我也打算走了,我替你同学谢谢你。”

    张猛就是从苏涛的同学这里开刀的,原本说这事儿吧不至于就打官司,也打不起来,但是张猛有办法,折腾到医院去,折腾到高层去,苏涛的同学很麻烦,她当时就是随口一句,那么一说,哪里能想到就惹祸了,这个倒霉劲,没有办法不怨恨苏涛,因为人家说的明明白白的,都是苏涛讲的。

    张猛接了一个多月徐凉凉,每天准时准点的,倒是没出什么事儿,他也是为了宽她心,这些事儿也不用她来管,他都直接解决了,倒是没在听她说那癞蛤蟆又来骚扰她。

    苏涛这憋着一口气呢,他就不信自己找不到机会,等我找到机会,徐凉凉我弄死你,我看看你老公是不是还这么挺你,我等着看。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婚事凉凉》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婚事凉凉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