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讨厌又在乎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夏木果子 书名:君为聘
    “我是个大夫,专治骨痛,我帮你看看,没效果不要钱。”

    这会店里人不多,也许真的很疼,老板什么都没说,坐到一边让他查看。

    大仙将他的裤腿掀起来,捏了捏膝盖,然后从包裹里拿出一个小药柱,点燃敷在膝盖的穴位上,然后又用银针扎在其他穴位。

    大约两刻钟,治疗完毕,老板站起,果然觉得疼痛减轻许多。

    “多谢神医,我这腿看了不少大夫,从来没有这么有效。”

    “你这是受寒了,我给你开个方子,以后就用这几种药热敷,疼痛可以减轻不少,但这是陈年旧疾,治愈的可能就很小了。”

    老板赶忙道谢,让伙计去拿钱。

    大仙只收了五十多文:“你们小本生意也不容易,这钱和面,就当做是诊金了。”

    老板准备跪地感谢他,大仙扶起他让他不必如此。

    大仙把钱递给凌卿城,让她装好,然后牵着她离开。

    凌卿城知道钱不多,两人赶到下一个村子后,找了家农户,住下了。

    路上他们采了些药带着,在小村落里,大仙给人治病,换些吃的和住宿,凌卿城也在一旁学了很多的东西,帮他打下手。

    两人就这样走了五天,遇到一辆进城的商队,大仙用药材换了个搭车的机会,两人坐着商队的车到了城里。

    大仙找了家客栈住下,凌卿城不想花太多钱,便订了一个大点的房间,让老板加个软榻和被子。

    “你不怕我对你做点什么?”

    凌卿城摇头:“不会的,你是好人。”

    大仙没再逗她,只是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带着嫌弃的语气说道:“你这瘦的皮包骨,我可没兴趣。”

    凌卿城跟着他后面上楼。

    两人把行礼放好,大仙将屏风挪到两人中间,软榻被抬过来,她把被子铺好。

    “你不睡床?”大仙问道。

    “我个子矮,睡软榻挺好,你睡床就是了,而且钱都是你挣得多。”

    “今天就先委屈一下,这次,我们大赚一笔再走。”

    凌卿城很奇怪:“每次治病,不都没收什么钱吗?怎么大赚一笔?”

    “随康城可是济北的大城镇,富人很多,我可是神医,自然是要重金聘请的。”

    “万一遇到不会诊治的疑难杂症呢?”

    “治不好,也治不坏嘛。”

    大仙得意一笑,随后催促她梳洗后快些睡觉,他出去买点东西。

    凌卿城没有追问,在他出门的时候,她拉住了他。

    “早点回来啊。”

    大仙愣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知道了。”

    大仙出去后,在药铺买了点药,然后去成衣店换了套新衣服,不一会儿,一个翩翩公子便出现在街道上。

    大仙在街上晃悠了一会儿,看到前面的巷子灯火通明,便知道那里是他要找的地方。

    大仙走到一家花楼前,上面写着翠烟阁。

    门口站着的女子都穿的花枝招展,舞着手帕让他进门。

    “哎呀,这位公子,瞧着您挺面生的啊,想要点哪个姑娘啊。”

    “公子,你看奴家怎么样,你看嘛。”

    两三个女子拥着他进门,大仙不仅不觉得生疏,反倒是熟门熟路的往里走,摇着扇子打量着四周。

    花楼的老鸨看出他是个挑剔的主,便上前招呼。

    “公子是来喝酒还是听曲的啊,我们这的姑娘,可是城里最好的,你看看我们这的客人,个个都是非富即贵的。”

    大仙丢出一锭银子:“给我找个呆的时间长的。”

    老鸨接过银子,笑的花枝乱颤:“公子您楼上请,花红,柳绿,带公子去春风居。”

    “我不要厢房。”大仙看了下二楼,指着一处露台说道:“我要那里。”

    “好的,带公子去邀月台。”

    “是,妈妈。”

    大仙到了邀月台,果蔬和菜品上来后,他靠着栏杆坐在,看着楼下的人们。

    几个花娘在一旁服侍着他喝酒。

    不一会儿,一名身穿黄纱的女子掀开珠帘进来,福身行礼道:“奴婢黄莺,见过公子。”

    “抬起头来。”

    黄莺抬头,柳叶弯眉樱桃嘴,眉眼上挑,眉心画着一朵娇艳的芍药。

    大仙伸手将她拉近怀里抱住:“你来这里多久了?”

    “回公子,已经有三年了。”

    “可是这翠烟阁的头牌?”

    “奴婢虽是老人,但烟花之地,总归是只见新人笑,哪闻旧人哭,奴婢算不得头牌,让公子失望了。”

    “我就喜欢有味道的女人,新人太矫情,我可没工夫去迁就。”

    “公子真性情,如公子这般英俊潇洒的男子,也是不多见,今天倒是黄莺的福气。”

    “你倒是挺会说话。”

    大仙和黄莺的交谈中,得知了随康城的情况。

    花楼的酒都有催|情的作用,黄莺又是老手,两人不一会儿便相拥在一起,耳鬓厮磨。

    亲吻之时,耳边忽然想起凌卿城的话语,大仙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平静了一下心绪。

    黄莺的衣衫已经褪尽,她环住大仙的脖颈,疑惑的问道:“公子怎么了?”

    大仙摇头:“没什么,家里还有事,我要回去了。”

    黄莺立刻起身环抱住他。

    “公子,可是黄莺哪里做的不好,惹您生气了?”

    “烟花之地,你我都是逢场作戏,又岂能认真?只能说,你没有她对我有吸引力。”

    “她……可是家中妻室?”

    “当然不是,她是我最讨厌,也是最在乎的人。”

    说完,大仙便离开了翠烟阁。

    回到客栈,凌卿城已经睡熟,他点了她的睡穴,搬了凳子坐在旁边看着她。

    “能把我从温柔乡中拉回来的,恐怕只有你一人了,小师妹。”

    尉迟琳嘉点了点凌卿城的鼻尖,眼神温柔的说道。

    “如果当初你是这般乖巧,我便不会讨厌你,不过,过去的事情没办法重来,你做的那些事,说的那些话,我都会记得,当你记得一切的时候,我就会告诉你真相,让你也知道,什么是伤心。”

    说完,尉迟琳嘉伸手将她抱到床上,盖好了被子,他靠在软榻上休息。

    闭上眼睛,小时候的凌卿城浮现在他眼前,曾经的一幕幕重现,那些让他难堪而且伤心的过去,他没办法忘记。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君为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君为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