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 以平静的草原为寄生的话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绞首浪漫派 书名:林零霖今天也想过平静的生活
    协约这种东西是以利益为由连接的,反过来说,在利益链条没有断裂之前,一切都应该是照常运行的。

    然而,可是,如果是单纯的情感上的问题的话那就没有办法解决了。如果仅仅是说:我厌烦了,我不想再继续做出这样的事了,我希望可以反抗仅仅因为利益而建立起来的关系。

    如果是因为这样的理由,又或者是因为诸如此类的什么高举人文主义的理论来反驳的话,我也就只能不做评论地把协约撤销了。

    仅此而已。

    大概算是一种无法被撤销的仅此而已,如果因为感情的支配而简单粗暴地终止协约,就不会有第二次合作。

    “不过嘛,你要是不肯帮忙我就只好自己找了,但是这不管怎么想都会很麻烦吧……我想想要怎么找啊。从常识来推理的话这里荆棘最密集的地方就是他们会在的地方吧,虽然不知道这个理论在这个世界说不定其实是不适用的?总而言之很麻烦,难以置信的麻烦。”

    “反正和我已经没关系了,我烦了,现在只想躺在地毯上睡一会儿。”

    “那种事情不太卫生吧。”

    “在梦里不存在卫不卫生的问题吧。”

    “但是梦里还是存在‘生病’一类的东西吧。”

    “那么,提问:你到底什么时候能改一改你那关注点完全不对的习性呢?”

    “不知道,大概是改不了了。就继续讨论刚才的问题吧,所以说到底在哪呢?玲漠这家伙。”

    “别问我,我不知道。”

    “你这家伙啊……难道是什么傲娇角色吗?乱七八糟的一说就是这么一大堆就为了反驳这么个完全不知道是什么的我吗?”

    “……”

    然后这家伙就不说话了。真烦,简直像是在和我开玩笑一样,而且还是熊孩子喜欢开的那种丝毫找不到笑点的玩笑。

    “薛诗?”试着向自己的脑袋里喊了一声,但还是什么反应都没有,难道真的已经被我吞掉了?这可不妙,这样的话我还找谁来给我帮忙啊?真麻烦……要不我干脆试试把每个门都砸开吧,反正这里是梦。在我的梦里一般而言所有的门都是开着的。

    当然除了有的时候,比方说当我梦见有什么巨型野兽在追我的时候我周围的所有门就都绝对打不开。

    唉,想想就会觉得真是惊悚得不行啊。总会不禁联想到可怕的事情。

    如此想着,总之试着摸了摸旁边这个门的把手,然而……

    果然还是打不开。

    薛诗这家伙已经直接躺下开始睡了,如果她干脆就打起呼噜的话说不定会显得跟逼真一些,但考虑到她的淑女身份果然还是不能这么做的吧,大概……反正从我的角度看来这就只是单纯的在闹别扭的一位相当麻烦的家伙罢了。

    如此想着,我又试着转了转门把手,果然还是锁着的,仍然不会改变这一点。

    然而,微妙的不同还是出现了。虽然仅仅是一点点手感的不同,但是的确是显得毛骨悚然。

    一种触摸着湿润草地的手感从门把手上精准地传达到了我的手心。怎么说呢……心中真是涌起了一股仿佛野餐一般怀旧的感觉……也不对。总而言之就是――

    “这是……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像是野草一样的东西猛地开始钻入我的手中,然后仿佛它的根部并不在门把而是我的手掌之中的,毛茸茸……并不是,而是新生的草尖一样带来的刺痛感,手掌之中不断冒出红色和绿色共同组成的奇妙植物像是开玩笑一样昭示着存在感。大量的鲜血井喷而出,把仿佛吸食鲜血才长出来的植物染成了红配绿这样及其恶心的颜色,虽然浓黑的血水让这两种颜色之间并没有显得过于突,但还是会引起轻度的不适,或者说这是必然的才对吧?反正也无所谓,我又不是什么学艺术的。

    对于这样一个一无所知的我,我所能说的就只有:这真的很痛,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痛,一种瘙痒一般的感觉在我的身体里流窜着,大脑开始变得沉重起来。

    在梦中感到头晕还真是讽刺,不过这就当做是真实感的一环吧?说不定这一点其实还是挺重要的。

    “啊……啊啊……啊……”身体里的力气仿佛被抽干,而且毛躁的感觉丝毫没有退去,甚至变本加厉,一种乏力感无法抑制地在我的整个血管中,搭配的是令人感到恶心的某一种物质把我强行塞满的感觉。

    “这是……呃……呃啊啊……”

    “给你一句善意的提醒好了,你现在的体内嘛,从我的角度来看,充满了一大堆……怎么说呢……相当污浊的灵魂啊。”

    “恩?那是什么灵魂……啊……”压抑感甚至于已经不仅仅在我的身体里,连口中都充满了草腥味,异物感更是铺天盖地,完全不顾及我的感受就把我嘴里完完全全地填满了。

    “你该不会想对我说这是草的灵魂吧!”我在大脑内向薛诗吼道。tisl

    “似乎的确如此。”这家伙也理所当然地接收到了我的信息,毫不迟疑地答道,“啊对了,顺便再说一句,我是肯定不会帮你的,不如说就算我想要帮你也力所不及。”

    “你怎么不用你的精密爆破把这一堆没用的草给烧掉呢?”

    “我没意见,来吧,要不咱们试试?”

    “不,算了……那什么,不,你还是用用那个方法吧。”

    大量的草已经不仅仅是填筑于我的口中了,在疯狂地吸食着我的血液并将之转化为营养的同时,它们已经扩充到了我的肺部和鼻腔,如果不是因为大小的缘故,只怕连我的每一处毛孔都要被它们堵得严严实实。

    以前我好像听过一个泡芝麻浴结果芝麻嵌进了毛孔,最后只好用牙签将它们一粒一粒挑出来的故事,而如果放到这里的话,从身体内侧向外长出草这种事情已经可以说是反人类行为了吧。

    从各种方面而言。

    “但是我拒绝,我不是说了不打算帮你吗?”

    “你这家伙……不会是收了玲漠什么好处吧……对了,这么说起来正好是你调查了玲漠的藏身处之后才开始突然闹气别扭来的。”

    “但是很可惜,我并没有找到她在哪。”

    “这可就说不定了,说不定你不仅仅找到她了……还发现了值得让你选择背叛我的理由呢唔唔唔唔唔呃呃呃……”

    大量的纤维终于让我喘不过气来,我就这样失去了呼吸的能力。

    然后,死了。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林零霖今天也想过平静的生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林零霖今天也想过平静的生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