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章 移魂(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鬼伙 书名:法网真情
    讲完太平间里的案发过程后,朱英武的身体仍有些止不住地瑟瑟寒颤着,作为一名小小的妇产科主任,他何曾遇到过这样诡谲离奇的事?

    之前在产科手术室里遇到异婴和鬼伙的那个经历虽让他感到无比恐惧,但当时他只是一名被吓呆了的看客,可这一次不同,整个过程他都在参与。

    为了让朱英武尽快从间接杀死亲人而带来的惧怕和悲伤的心理阴影中走出,秦良玉对朱英武开导安慰了一番后,让大东带朱英武去卧室里洗个澡换身衣服。

    大东带着朱英武离开后,秦良玉抬眼看向坐在对面的马依风,恰巧马依风也在同一时间看向她,毫无防备中,秦良玉带着试探性的眼神撞进马依风幽深的黑眸中。

    四目相对,马依风轻易便捕捉到了秦良玉的心思,他的眼眸一深,站起身走到秦良玉的身旁坐下。

    “他的那部分记忆不能清除,因为警方不定什么时候还会找他了解案情,而且从出事到现在他还没有回过医院,医院那边肯定还要向他了解事发过程。”

    秦良玉没想到自己还没张口,马依风便看穿了她的心思,她的脸上挂满了对他周全而又缜密思维的赞赏之色。

    “是我欠考虑了,毕竟无论前世还是今生,他于我们有恩。”秦良玉低声道。

    见秦良玉这样,马依风璨然一笑,拉过她的手握在他宽大的掌心中。

    “老婆,他于我们有恩,但他却并没有前世的记忆,在他并不知情的情况下,我们还是以一种普通朋友的身份去面对和帮助他就行,对他太好,反而会给他带来压力和不安。”

    见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马依风抬手看了下腕表,发现不知不觉间已经是晚上近七点了,距离给柳金蕊移魂还要再等两个多小时以后。

    “老婆,让老a去外面把晚饭买回来吧,吃完饭我们也好抓紧时间部署下给柳金蕊移魂的事。”马依风建议道。

    刚子闻言飘过来道:“不用他去,我自己就能把你们晚饭的事搞定。”

    马依风瞪了眼刚子道:“你就会偷,老实地在一边待着!”

    老a刚走没一会儿,大东带着已经收拾好的朱英武走了过来,朱英武穿着一身不怎么合体的很中庸的衣服。虽然脸色依然苍白,但整个人的精神状态看起来要比洗澡前好很多。

    对朱英武,秦良玉始终无法将他当外人,毕竟前世奔赴战场时,朱英武作为随军的军医,始终跟随在秦良玉和马千乘的身侧。

    “朱医生,医院里出了这档子事,晚上太平间里是不是会加派人手值班?”

    虽然不想让朱英武想起太平间里的事,但晚上要用到太平间,秦良玉不得不向朱英武打听。

    朱英武愣了下,想起了自己的侄子,他的眼圈一红,赶忙抑制住自己悲伤的情绪,点点头道:“应该会的,以前出过一次事,是因为死者家属没有付清医药费,就想将停放在太平间里的家属遗体强行带走火化,一大帮子的人把里面阻拦的两名值班人员给打了。”

    “事后,院方就加派了人手在太平间里,但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又变回两名,估计是找到合适的工作辞职了,毕竟但凡有份稳定的工作,谁也不愿意在那里上班。”

    听了朱英武的讲述,秦良玉用意念告诉王伟,让他带着马德间一起去趟太平间看看。

    对朱英武进行了一番开导后,秦良玉这才发现刚子不见了,问马依风和大东,他们俩也没有留意刚子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正在秦良玉打算让褚德重出去找的时候,老a开着车回来了。

    看到跟随在老a身后提着大包小卷一大堆的饭食的刚子时,秦良玉和马依风都有些哭笑不得,也明白老a为什么会这么快返回了。

    老a告诉秦良玉道:“一分钱没花,我刚停到一家饭店门口,车门就被人打开,一堆堆的盒装饭放进了后座。我问过那家饭店的老板,人家压根就没有丢失饭菜,我也不知道这些都哪来的,想去还钱都找不到地儿,见饭菜都是热的,我就回来了。”

    老a心里清楚又是秦良玉手底下那个能偷阳间东西的刚子干的,但潜意识里,他始终不愿去触及这个话题。

    见秦良玉要发火,马依风按了下她的手,冲刚子道:“以后记得要花钱买,别以为你变成鬼警方就拿你没招!”

    刚子缩了缩脖子,知道马依风的厉害,赶忙应了声。

    由于现在已经是晚上了,大东那九个鬼兵的魂力便发挥出来,将整个别墅团团包围起来,如果有路人经过,谁也不会发现这栋别墅里亮着灯。

    所以,秦良玉他们几个人便移步来到一楼的餐厅,几个人七手八脚地将这家人留下的碗碟等东西涮洗了下,再将老a和刚子带回来的饭菜倒进去,一起坐到餐桌前吃饭。

    一直到开始吃饭了,所有人这才发现原来朱英武是一个素食者,所有的肉食包括蛋类他都不食用,只吃一些蔬菜和米面类食物。

    见朱英武这样,倒让大东想起件事来,一边剥着手里的虾皮,一边对秦良玉他们道:“今天下午我带着我的属下去鬼伙暗室里转移冰柜里的东西的时候,发现了一件怪事。”

    秦良玉手一抖,刚夹起的一块西兰花掉回盘子里,眸光不明不暗地看向大东。

    坐在秦良玉身旁的马依风将秦良玉掉落的西兰花夹进她面前的饭碗,用关切的眼神看了她一眼,发现秦良玉拧着眉,神情中居然带着一丝慌乱。

    秦良玉这反常的举动让马依风心生疑惑,从桌子下探手轻轻地捏了下秦良玉的腿,秦良玉这才回神,埋头开始吃饭,闷声对大东问道:“什么怪事?”

    大东也发现了秦良玉的反常,笑笑道:“算了,不说了,等吃完饭再说吧,挺恶心人的,会影响在座的食欲。”

    马依风闻言冷嗤了声道:“明知道是影响食欲的话题,那你还要开头?既然都已经说了,就别吊人胃口,赶紧讲出来,你这样半截的话更影响人食欲!”

    大东嘴一瘪,耸了下肩道:“行,那我说了,你们谁受不了的话,事后饿肚子可别赖我!”

    老a脸上也浮起一丝不耐,干脆也不搭理大东,跟马依风比速度一样,闷头快速地往嘴里扒拉着饭菜。

    只有朱英武慢条斯理地吃着饭,虽然不知道大东嘴里所说的暗室是哪,但鬼伙的名字他之前从秦良玉和马依风他们嘴里听到过,所以一边吃着饭,他一边好奇地看向大东,等着他继续讲下去。

    “其实也不是我发现的,是我的鬼兵发现的。”大东接着刚才的话题开始往下讲。

    “因为之前我曾看过冰柜里的东西,结果下午过去打开一看,发现里面的肝脏像是被人动过。”

    “当时我也没怎么太在意,就让我手下的人往袋子里装,结果我的鬼兵对我说,在通往暗道的拐弯处发现有一堆呕吐物。”

    “过去后,我用手电照了下,果然,在一个非常隐蔽的拐角地面上,有一堆像是被人吃下又吐出来的肉,在那堆呕吐物的旁边还能看到一滩血迹,也像是呕吐出来的。”

    说完,大东扫视了圈在座的几个人,发现所有人都在安静地吃着饭,并没有谁受到他这个话题的影响而停下,包括朱英武。

    他这才想起来,在座的所有人都是经历过血腥残酷场面的人。朱英武经常给患者做手术,对于这样的话题肯定也是没感觉。

    “应该是鬼影,今天下午他去过那里,回来的时候嘴角挂着一丝血迹。就是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吃了又吐出来了?”秦良玉放下碗筷,没有看大东。

    朱英武虽然听得一知半解,但却插话道:“经常吃素食的人别说是吃肉,就连闻到肉腥味都会恶心,这个人的肠胃应该是不适应肉食才会出现这样的反应。”

    秦良玉、马依风和大东同时看向朱英武,秦良玉感激地对朱英武来了句:“谢谢你朱医生,你这无心的一句话,挽救了一个肉食者的生命!”

    已经吃饱饭的马依风这时候对大东问道:“冰柜里的那些东西你打算怎么处理?”

    嘴里塞着饭菜的大东口齿不清地道:“我让我手下的人今晚把那些东西带到肉联厂绞碎,然后开船出去撒到海里。”

    听到大东的这句话,秦良玉身体僵住,“富康肉联厂?”她的声音中明显带着一丝颤抖。

    大东疑惑地抬头看向秦良玉道:“啊,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秦良玉没有正面回答大东的问题,只低声道:“我……猜的。”

    饭后,老a开车将朱英武送回了他自己的家,而秦良玉他们三个人在别墅里开始商量晚上为柳金蕊移魂的事。

    除了秦良玉前世曾听闻过,谁也没有亲眼见过那个过程。

    “只要保证足够的安静,不被人打扰到,这个法事很快就能完成,我们十点过去都来得及。”秦良玉对众人道。

    大东给他的手下打了个电话,命他们去监狱接柳金蕊、鬼影和异婴。为了能够顺利接到人,秦良玉让王伟跟随大东手下的车一起过去。

    由于监狱里的就寝时间与柳金蕊移魂的时间接近,有大东民国时期的鬼兵在,他们也就不用担心柳金蕊离开后会被人发现。

    但为了谨慎起见,秦良玉安排褚德重前去监狱看着,一旦有什么情况也好随时与他们取得联系。

    时钟的指针刚刚跳过夜里的九点,马依风一行人先行到达医院。

    老a没有跟随他们一起下去,他留在医院门诊大厅为他们放风的同时,以防被人发现,他在用他带来的设备影响着医院里的监控设施。

    大东手下的人办事效率非常高,九点五十九分,他们将柳金蕊带到了医院。

    因为柳金蕊他们与老a见过面,所以在老a的引领下,他们一行人乘电梯进入太平间。

    当柳金蕊见到贝丹的尸体的那一刻,她的眼中闪过一丝惊喜。

    之前在监狱里伪装成秦良玉时,她在厕所镜子里见到了现在这具阳体的样貌,如果不是因为知道晚上就要换阳体了,她真的会因为这具阳体的丑陋而伤心到死。

    王伟和刚子将太平间里值班的四名工作人员的思维给控制住,让他们处于昏睡中,而大东的九个鬼兵和马德间则将整个做移魂法事的场所给包围了起来,防止有外人闯入。

    异婴警惕地守在柳金蕊的身旁,从他那紧绷的小脸可以看出,他对于这场法事也非常期待和重视。

    检查了番贝丹的尸体后,鬼影让柳金蕊与贝丹的尸体头脚倒置平躺在一起。

    鬼影按照鬼伙教给他的移魂方法,将箱子里的法器一一取出摆放到柳金蕊和贝丹的尸体旁。

    因为之前背着鬼伙他已经为柳金蕊偷偷地做过一场移魂法事,所以,于他而言为他人移魂已经算是驾轻就熟的一个法事了。

    还差一刻钟就要到夜里十一点的时候,鬼影点上了摆放在地面的白蜡烛,以及香炉里的香,移魂法术正式开始了……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法网真情》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法网真情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