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中举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逆之梦 书名:宫斗这点小事
    “就一个杯子而已,值不得几个钱。妹妹我虽拿不出钱来,也不过被打一顿而已,又不会真给打死了去,六姐不用在意。”叶思薇心中冷笑着,将刚才那人的话语给复述了一遍,“只不过,妹妹之前在家身子就不好,后来入了宫,还未养好就入了这冷宫。如今,更是在这冷宫里待得久了,身子越发虚弱了起来。六姐毕竟是妹妹嫡亲的姐姐,若是此事传了出去……罢了,六姐是个心善的,想来也不会对妹妹见死不救。”

    叶思薇的这番话,让叶思婷和她身边那人的面色之上,青了又白,白了又红,一时间倒是变化了好几种情绪。

    “我入宫匆忙,也没带什么银钱,这些钱你拿去,别说我对你见死不救。”最后,叶思婷还是铁青着脸,扔给了叶思薇一个荷包。

    这荷包倒是精致,不说里面装着的东西,就仅仅只是这个荷包交给钱嬷嬷卖到宫外去,就足以抵得上好几个茶杯了。更何况是,这荷包里面还装着些碎银子,大概有好几两。这些银子对于叶思婷而言,还真算不上什么,但是对于叶思薇而言,却已经不算少了。

    毕竟,这些钱财,可都是从叶思婷的手里坑来的,不管多少,都足够让叶思薇心情愉悦了。

    “我看你在这冷宫里也没什么好日子过。”叶思婷看着叶思薇面色之上毫不掩饰的笑意,又看了眼地上的茶水,眼中是显而易见的鄙夷,“也别说我这个做姐姐对你这庶女不好,这几样东西也一并给了你,也算是你当初为我找了个好夫婿的报答。”

    叶思婷说完,又从头上拔下了几只精致的发簪,扔到叶思薇面前的地面之上。那一副神情,当真是高高在上,似乎此时真的在怜悯叶思薇一般。而且说是报答,但是叶思婷的眼中,却是毫不掩饰的鄙夷与愤恨。

    若是自己从叶思婷手中坑来的东西,叶思薇便会欣然收下,譬如之前的银钱,毕竟也是自己智慧的成果。但是像现在这样,叶思婷明显是折辱于她,叶思薇无论如何都不会去捡那些发簪,即便那些发簪是多么的值钱。

    “六姐还真是嫁了个好夫婿,竟然都用自己戴过的首饰赏人了。我当初见六姐夫是个有出息的,怎么连些首饰都不为六姐置办?”叶思薇扫了眼地上的发簪,嘴角却是微微上扬,“六姐放心,今日如此待妹妹,等来日有机会见到六姐夫,妹妹定当为六姐好好讨个公道。”

    “叶思薇,你别不知好歹!”叶思婷就是个沉不住气的性子,不过几句话的工夫,就被叶思薇给气得原形毕露,“当时我是如何被你陷害,可还记得清清楚楚。之后我也打听出来了,他就是被你从外面找来的人,却污蔑于我。如今,他既中了举,也能谋得个一官半职,我才不与你计较往事,你别在这给我得寸进尺。”

    “不愧有了个中了举的夫婿,六姐如今说话都一套一套的了,妹妹还真说不过六姐你。”其实被提及到叶思婷的夫婿,叶思薇就已经想到了当初见过的那年轻人。看着确实是个不一般的,没成想,这么快的时间,他就已经谋到了官职,即便是有左相的帮忙,可中举也是要靠真功夫的。

    “六小姐这是命好,六婿爷为官也颇得器重,这不,惠妃娘娘那边一提及,皇上便直接准了六小姐入宫。”在叶思婷身边的那人,恐怕也没什么脑子,只不过比叶思婷强一些。这会儿,她没听出叶思薇话语里的讽刺不说,竟然还得意了起来。

    就连一旁的叶思婷自己,也是一脸的得意,再度摆出了一副高高在上的做派来。那副模样,就像是她的位分已经比叶思薇高了不少一般。

    叶思薇嘴角抽动了两下,想着皇上真将她给接了出去,就算仍旧只是个小常在,可叶思婷没有诰命在身的话,也是要向她行礼请安的。如此一想,叶思薇心里倒是平衡了不少。

    毕竟,当初叶思婷的婚事,可是出自于她的手。她原是想让叶思婷的日子不好过,人虽不是她亲自请的,可就是去请人的春榭也没想到,当初随便请来的一个算命先生,竟然能够爬到这般地步。就是叶思薇当初就觉得那人不一般,可一来没想到他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爬上来,二来则是没有想到,当初那样抗拒这门婚事的叶思婷,如今竟然也会炫耀起她的夫婿来了。这古代女人的脑回路,果然是不一般。

    “妹妹可得恭喜六姐得了个好夫婿了。既然六姐都说妹妹是这媒人了,六姐前来探望,怎的也没给媒人准备些谢礼,也不怕六姐夫知道了怪罪?”叶思婷扔的发簪,叶思薇是不会要的,这样好的机会,叶思薇可得好好敲诈一番。

    虽然,她就是敲再多的东西,叶思婷恐怕也不会因为给了就生活困难。不管是现在她夫婿的身份,还是她在左相府的地位,都不会缺了银钱。不过,既然能够恶心上叶思婷一回,叶思薇自然是不会放过的。

    “也好在你如今入了这冷宫了,不然这一副掉在了钱眼里的模样,还指不定怎么给陛下丢人呢!”看着叶思薇,叶思婷的神情满是厌弃。

    不过,叶思薇是个厚脸皮的,暗着反驳着刺上叶思婷几句,最终将叶思婷给惹恼了去,夺了身边那女子的荷包扔给叶思薇,之后也不管前来找麻烦的事情,气冲冲地转身走了。

    叶思婷直到离开之后,也没想明白。原本在府中可以任意欺负,连句嘴都不敢的庶女,如今怎么变得这般口齿伶俐,她竟是一句都说不过了。原是来找麻烦的,结果自己却是生了一肚子的气回去,还被坑去了不少好东西。

    “春榭啊,这地上的发簪,既是别人戴过的,我定是不要的,你扫了都给扔了吧。”看着叶思婷离开的背影,叶思薇原本是想将地上的发簪都给钱嬷嬷送过去的,不过这会儿却是突然转了念想,再刺激上叶思婷一回,“不过只是镶了些金线的物件,也值不得几个银钱,就是这些加起来,也比不上太后娘娘不时送来给我的一件玩物件。”

    叶思婷并未走得太远,叶思薇又刻意将声音说得极大。这些话,自然都传到了叶思婷的耳朵里。离开的叶思婷,脚步都随之顿住,身子更是气得发抖。若不是被身边的人给拉了一把,也不知叶思婷会不会当真被气到冲过来打她。

    不过,在之后离开之时,叶思婷却几乎是跑走的。这一次,想来叶思婷也被气得不清。至于之后出去了,会怎样编排于她,就不得而知了。

    那些事情,叶思薇也难得去管。这一次真从冷宫中出去,她的名声也不会好听到哪里去。就是一个狐媚子的称呼,恐怕都是洗不去了。毕竟,她可是入了冷宫之后,还能被皇上给接出去。既然已经几乎是要与整个后宫为敌了,就是说她的坏话再多些又如何?

    更何况,既然要与后宫众人为敌,那么值钱伪装出来的小绵羊形象,就肯定是不能继续下去了,迟早都要改变形象,何不让这些人先去传上一传,也省得那些人之后一时接受不了,又说她被妖孽鬼怪的附了身。

    “小姐,这些东西真要扔了去?”等叶思婷彻底离开之后,春榭看着地上的发簪,眼中却是露出了不舍的情绪。

    虽然,叶思薇刚才不断贬低了这些发簪,可到底是左相府嫡女带的东西,又能差到了哪里去。就是再不喜欢叶思婷,这样的好东西,也不能随意浪费了去不是。

    “那是气她的话,这些东西我虽不要,不过拿去给钱嬷嬷挺好,她定极欢喜。”叶思薇会嫌叶思婷,不过对于钱嬷嬷而言,值钱就行,哪里会在意谁带过的。就是掉进了泥地里,沾满了泥土的给钱嬷嬷,钱嬷嬷都会高兴。

    “那奴婢这就给钱嬷嬷送去。”春榭立即应了下来,找东西便收拾起了这些发簪来。

    虽然,春榭是不舍得这些发簪就那样被丢掉。可毕竟是叶思婷的东西,叶思薇膈应,春榭也同样是膈应。与其留在屋子里,倒不如现在就送走为好,正好眼不见为净。

    叶思薇点了点头,也不阻拦春榭的举动。甚至,连同刚才得来的两个荷包也一同给了春榭,让她也拿去给钱嬷嬷。至于两个荷包里的十来两银钱,却是被叶思薇收了起来。等出了冷宫之后,她要用钱的地方可多着呢,这肉再小,那也是肉不是。

    还有一点,当初来冷宫,她能带的东西不多。也只是让秋情连夜将一些值钱的东西收进了当初发现的那处密室里。至于其他从左相府带出来的嫁妆,还有入宫之后皇上皇后和太后的赏赐,大多都留在了锦瑟居。也不知道她这一入冷宫,那些东西会不会就入了国库。

    若当真如此,那么叶思薇除了自己留下的这些,可就再没有什么身家了。就算是过生活够用了,但是办事打赏起来,定是不够用的。

    叶思薇这边又回了房间,准备好好盘记盘记她如今的所有家当。而那边冲出了冷宫的叶思婷,一口气堵在心口,根本就下不去。

    “走,我们去找嫡姐,这口气定要让嫡姐为我出了。”叶思婷兀自生了会闷气,这才一挥手,竟是又走回了才离开不久的瑶华宫。

    “这个叶思薇,当真是欺人太甚,六小姐定要让惠妃娘娘好好教育她一顿才是。”在叶思婷身边的那人,听着叶思婷要再去找惠妃,眼中一亮,随即附和道。

    叶思婷闻言,这才满意了一些,匆匆往瑶华宫走去告状了。丝毫没有察觉,在她身边之人,眼中满是巴结讨好的目光。

    叶思婷去找惠妃告了状,不知惠妃那边究竟是何反应。总之,叶思薇在冷宫里,并未等到任何人有所行动,便在收拾好了离开的行李之后,迎来了浩浩荡荡的人群。

    “见……见过陛下,陛下怎么亲自来了?”听到了吵闹声,叶思薇就匆忙从房间里跑了出来,却没想到,皇上竟然也来了。

    之前既是得了消息,今日听到了吵闹声,叶思薇自然也就猜到了何事。不过,叶思薇也就想着,唐公公能来,她这面子就够大了,根本就没想过,皇上能来。这一乍见皇上,惊讶之下,竟然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朕说过,来接你出这冷宫。”皇上笑笑,竟直接走到了叶思薇的身边。在叶思薇有些呆愣的情况之下,一把牵住了她的手。

    “春榭姑娘,东西可都收拾妥当了?若是还没,尽快收拾,陛下还能等下时间。”唐公公看了眼皇上和叶思薇的方向,这才走向了春榭去问话。

    “收拾好了,都收拾好了。那日唐公公通知之后,就一直在收拾着呢。”春榭哪里敢让皇上等,就是没有收拾好,这会儿也要说收拾好了。更何况是,行李确实在早些日子就收拾妥当了,甚至春榭都检查了几次了,就怕带掉了东西,到时候留给了婧贵人。

    不等唐公公再去皇上面前说话,已经听到了这边动静的皇上,就已经牵着叶思薇往院子外走去了。

    不过,还没走出院子,皇上突然停下,目光竟然看向了院子的角落处:“那些东西呢?”

    “嗯?”叶思薇从皇上到来之时,脑子就一直没转过来,这会儿对皇上的问话,就更是反应不过来了。

    一旁,皇上看了会角落处,视线又在叶思薇的面色之上扫视了一圈,嘴角的笑容渐渐隐去了,也不知这会儿究竟在想些什么。

    见皇上脸色不太好,叶思薇才回过神来,不过仍旧有些晕乎乎地看向了皇上刚才看向的地方。那处角落,叶思薇有好些日子没再看过了。这会儿才望了过去,脑中就不自禁浮现出了那日的画面。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宫斗这点小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宫斗这点小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